关灯
护眼
字体:

1.第1章 、战斗吧!城管!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白菜街位于市区边缘的城郊结合部,是一条非常平凡的小街。

    由于紧邻着本地最新设立的高等学府龙空山大学,以及几个外地民工聚居区的缘故,这里虽然离市中心比较远,但是人口密度却可能比市中心还要高,简直多得就跟垃圾堆里的苍蝇似的。

    ——无论在白天还是晚上,沿街总是散布着许多错落有致的地摊:烤羊肉串的、卖甘蔗的、卖凉粉冰饮的、卖手机挂件的、卖盗版书的、卖点心小吃的……无数推着小车吵吵嚷嚷的小商贩,把窄窄的人行道堵得水泄不通,甚至还蔓延到了机动车道,堪称是本市的地摊一条街。

    时值六月盛夏,又是下班高峰期,马路上人来人往,小贩们操着南腔北调大声吆喝,地面上横流着五颜六色的污水,空气中飘着各种小吃的香味,而可怜的司机们则焦急地按着喇叭……

    非常幸运的是,那些喜欢撞人的宝马车似乎很少来这里闲逛,而“70码”的悲剧更不可能在这里上演——要是真有谁敢在这种地方开车开到时速70公里,那就已经不是飚车,而是屠杀兼拆迁了。

    当然,有人的地方必然会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必然会有斗殴,凡是人流越拥挤的地方,各种冲突就越频繁。白菜街自然也不会例外……这不,在昏黄的斜阳下,又有一场“热烈”的肢体交流即将上演了。

    “……****先人板板的!压坏你一只西瓜就要老子赔六十块?我呸!”

    身材黑瘦的重庆民工两眼一瞪,操着完全不标准的普通话骂道,蒲扇般的大手往案板上重重一拍,“……现在都已经快到七月了!哪里还有这么金贵的西瓜?讹人也没这种讹法的吧!”

    “……切!不要脸的小气鬼,既然压坏了老子的西瓜,就得给老子乖乖赔钱!”

    膀大腰圆的水果摊主眯起一对小眼睛,挥舞着雪亮的西瓜刀威吓道,“……老子卖的可是正宗南京陵园瓜,还嫁接了进口改良品种,只收你六十块还算便宜了呢。一句话,赔?还是不赔?”

    “……操!想杀人啊!”看到雪亮的刀锋袭来,那民工身手敏捷地往后一跳,随即又叉着腰破口大骂起来,“……俺们重庆‘棒棒’莫得拉稀摆带的,你娃娃想搞什么就上来干两圈!”

    在众目睽睽之下,那重庆民工骂骂咧咧地解开背后的大麻袋,拔出一截貌似从建筑工地上顺手捞来的不锈钢自来水管,又将身上的臭汗衫脱下来随地一丢,展示出一身纠结的壮实肌肉,以及色彩斑斓的纹身,“……瞧瞧,本大爷的胳膊上可是左青龙、右白虎,老牛在腰间,龙头在胸口,人挡杀人,佛挡杀佛!轰杀个把你这种闷墩,根本不在话下!”

    他手操钢管,学着武侠电视剧里少林棍僧的模样,颇为熟捻地比划了个招式,得意洋洋地炫耀道。不想那水果摊主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眼神中竟然充满了不屑和……怜悯?

    “……啧啧,什么青龙白虎,这种陈年武侠小说里的东西,可是早就落伍啦。你这西南乡巴佬还是不是中国人啊,难道就不晓得要与时俱进吗?”

    水果摊主一边刻薄地说着,一边也解开了自己的花衬衫,露出一丛黑黝黝的胸毛,以及掩映在胸毛之中的红色螃蟹纹身,外加两圈分别纹在左右胳膊上的细小字样。

    “……瞧瞧,看清楚喽,老子可是左八荣、右八耻,三个代表腰间挂,河蟹神兽胸中藏,管保发一个大招就把你和谐掉!”

    “……哇啊啊啊!说啷个多搞锤子,咱们手底下见真章!”

    那民工见说不过对方,一时间真是给气得怒发冲冠,抡起自来水管往柏油路面上敲得邦邦响,“……敢跟老子动手?哼哼,非把你揍到连你妈都不认得!”

    “……这话应该是我跟你说的。”水果摊主哼了一声,弯腰就从电动三轮车的轮子底下摸出一块板砖,又顺手抄起了切西瓜的菜刀,“……今天老子不把你打出屎来,就算你昨儿晚上拉得干净!”

    “……大家快来看啊!要打起来啦!”

    “……啧啧,还都抄家伙了啊!”

    “……下注下注!”

    “……重庆‘棒棒’一赔二!红星农场卖西瓜的胖子一赔三!谁来买啊?”

    唯恐天下不乱的众人当即起哄,在十步开外围出一个圈子,作为这两个家伙的决斗场。还有不少人拿出了手机开始摄像,打算把这一幕真实的打斗场景给记录下来,以便日后挂到博客上向网友炫耀炫耀。

    于是,眼看着又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街头大战,即将在白菜街爆发……

    突然,透过平常用于叫卖的高音手提喇叭,一个充满了惊恐的声音,在不远处猛地响起:

    “……风紧!扯呼!城管来啦!”

    就在这一瞬间,街面上的空气仿佛急速降温到了绝对零度!原本鼎沸的人声顿时被凝固了!

    然后,在下一瞬间,街上的诸多小贩们,便有如士兵听见了冲锋号,学生听到了上课铃,都仿佛打了鸡血似的,把手机往衣袋里一丢,随即拿出田径比赛百米冲刺的速度,“飙——”地一声推着小车飞奔起来,让马路边顿时变得一片混乱。

    “……呸!这帮该死的灰皮又来了!”

    “……城管来了,快收拾东西!”

    “……那个别要了,抓着罚的钱可比这贵多了!”

    “……上个礼拜才刚刚折腾过一回,扣了老子一辆三轮车,怎么今天又来检查?”

    “……眼下这会儿还唠叨个什么?还不快跑?你想要等着再被抄一回家啊?!”

    “……快点,好狗不挡道!你再磨磨蹭蹭的,老子就撞过来啦!”

    整条街道一时间充斥着哭喊声,轰隆声,叫骂声……总之就是鬼哭狼嚎地响成了一片。

    就连那两位原本蓄势待发的街斗选手,此时也没了打斗的心情。水果贩子再也顾不得那个被压坏的西瓜,把刀子板砖什么的一丢就上车要走。而重庆民工也把自来水管塞进包里,转身消失在了人海之中。

    紧接着,在白菜街的入口处,终于出现了两名城管和两条狗的身影。

    “……汪~呜~汪!”

    “……畜生!站住!”

    两条气喘吁吁口吐白沫的野狗在前面狂奔,两名同样气喘吁吁的灰色制服大檐帽城管则紧随其后,手里还分别拿着电警棍和铁钳。不管是人还是狗,似乎都已经跑了许久,一副累得半死不活的模样。

    虽然只要一看这情形,就知道所谓的“城管查抄”乃是误会,但大多数的小贩都已经跑得挺远了。而且他们多半只顾着逃跑,根本没想到要回头看个究竟,所以犬类管理中心的两位城管,依旧仿佛是分开红海的摩西一般,硬是把原本人山人海的白菜街,给驱散得人去街空,只剩下遍地的果皮垃圾和烂草席。

    那位年轻的城管,似乎是在那些奔逃的小贩之中看到了什么熟人,便扯着喉咙喊了一嗓子:

    “……各位乡亲!稍安勿躁,稍安勿躁!请大家不用害怕,咱们今天只打狗不打人!”

    然而,他的话还没喊完,就被那位戴着老花眼镜的老城管给兜头打了一下。

    “……小王啊!你这是怎么说话的?想要抹黑我们城管的形象么?真是乱弹琴!”

    “……是是,孙师傅,是我说错话了。”

    被称为小王的年轻城管赶忙道歉说道,但一回头便惊叫起来,“……哎呀,糟糕!那两条畜生要溜了!”

    “……没错……嘿,明明都已经揍了它们好几下,可这畜生跑得还真快!”

    ——就在他们两人分神的时候,前面追了一路的那两条野狗,已经钻进了一条曲曲折折的小巷,然后在垃圾堆、破自行车和空调外挂机之间三蹿两蹿,便完完全全地不见了踪影,真是深得游击战之精髓。

    看到这等情形,城市综合管理执法大队犬类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