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27.【大结局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可能是破腹产遗留下来的症状,顾和欢晚上会疼得睡不着,而且也不能洗澡,会影响到伤口。

    孩子也还呆在保温箱里不能见到,她想做什么,荣斯江也是守在她的身边,亲力亲为,而她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快要郁闷死了。

    艰难的熬了一个星期,顾和欢终于得到了荣斯江的允许,可以出病房,去看看她的宝贝儿子了。

    其实,从怀.孕前,荣斯江就跟她明确表明他想要个女儿了,但无奈这个生男生女岂是说定就定的,上天硬是要赐给他们儿子,这也是没办法的啊崾。

    况且,她也不见得晨晨有多调皮啊,相反的,男孩子小时候调皮一点是好的。

    顾和欢能够明确的感受到荣斯江对她的关注多过于对刚出生的儿子。

    “你就不能对儿子好一点吗?”

    保温箱面前,顾和欢看着里面的儿子,喜欢的不得了,转过头刚要跟荣斯江讨论一下,后者的脸色就十分的差躏。

    戳了戳他的脸,“好歹是你的儿子,你就不跟他打个招呼啊!”

    荣斯江哼了一声,“以后尽给我调皮捣蛋的,还指望我给他打个招呼?”

    要不是顾和欢在面前,荣斯江就哼鼻子瞪眼了,生个儿子,是个头痛的事情。

    顾和欢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你这怎么当爸爸的,对孩子要小声说话,知道吗?”

    一旁的护士走过来,“放心吧,你们的孩子很健康,你们要不要抱抱?”

    “真的吗?”顾和欢一脸惊喜,“我们可以抱吗?”

    护士笑着将宝宝从保温箱里面抱出来,“没关系,抱出来一会儿是没有关系的。”

    顾和欢有些紧张,这还是她第一次抱孩子,甚至有些不知所措,双手僵硬的不知道该如何的摆姿势。

    最终还是护士小姐教了她抱孩子的方式,顾和欢才安心的将孩子抱在怀里。

    荣斯江低头正好看到顾和欢温和的侧颜,这就是他想要的生活,简单而美好。

    “宝宝,你认不认得妈妈啊!”顾和欢抓.住宝宝的手,轻轻的挥动着,真想亲一口上去。

    差不多一个星期,孩子也不像刚开始生出来那样皮肤皱皱的,此时的五官真正的像极了荣斯江。

    “刚生出来几天,你能指望他认得谁!”

    “你好好说话,别吓着孩子了!”顾和欢严肃的训斥了他一声,转过头来又跟怀里的孩子轻声细语的说,“宝宝别怕你爸爸,他就是一个纸老虎!”

    一边说着,一边抱着孩子让他的视线正好对着荣斯江,“宝宝看,这就是你爸爸!”

    “你要不要抱抱宝宝??”顾和欢扭头看着荣斯江。

    “不要!”荣斯江严肃的拒绝,然而顾和欢却硬是将孩子塞进他的怀里。

    想当初晨晨他还没有抱过呢,也是第一次抱小孩子,顿时也手忙脚乱起来,比顾和欢还不如。

    顾和欢按照刚才护士教自己的方法让荣斯江抱着孩子,“这样是不是很容易!”

    殊不知,荣斯江的手胳膊僵硬的动都不敢动。

    要知道话里抱的这个可是自己的孩子,不能太用力了,也不能力道太轻了。

    荣斯江抱完孩子之后,只有一个感觉,心惊胆战。

    在医院里大概又休养了大半个月,这段时间里顾和欢每天就忙着恢复身子,拼命的吃补品,偶尔的会带宝宝过来吃点母乳。

    差不多,在孩子满月的那天,顾和欢跟孩子回家去了。

    晚上,家里摆了满月酒,没有邀请客人,只是一家子聚在一起吃了一顿饭。

    顾和欢本来是想让荣斯江给儿子取个名字的,但奈何荣斯江是着实不喜欢这个儿子,没有办法之下,就只好让荣景世取了名字。

    是荣家的第二个孙子,就取名为荣安阳。

    自从生完孩子之后,顾和欢被养胖了不少,想着也是时候该减肥了,晚饭没有吃多少,就上楼给荣安江喂奶喝。

    过了没多久,荣斯江也上楼来。

    怀里荣安阳正扒着顾和欢的乳.头喝奶,吃的特别香,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看的荣斯江很是不满。

    那里明明是他的福利,结果现在倒是被这个小子给占去了。

    感受到荣斯江那太过炽.热的眼神,顾和欢将衣服往下拉了拉,“怎么这么快就上来了。”

    荣斯江嗯了一声,往浴.室里走。

    顾和欢也没多在意,继续哄着荣安阳喝奶。

    小家伙吃了一会儿奶之后,就睡着了,只是也还一直含.着奶.头,不肯松口。

    顾和欢小心翼翼的把孩子放进婴儿床里,抱了一会儿,手胳膊酸的厉害。

    可这小子机灵的很,似乎知道自己离开了妈妈的怀抱,就睁开了眼睛,哇哇大哭起来。

    荣斯江洗完澡从浴.室里面出来,见到顾和欢正

    好重新将孩子给抱起来。

    “你先睡吧,我再哄哄阳阳。”顾和欢抱着荣安阳,轻微的摇晃着,嘴里轻声的哼着轻柔的歌。

    小家伙一到妈妈的怀里就不哭了,脑袋靠在顾和欢的肩膀上睡着了。

    今晚的荣安阳特别难伺候,只要顾和欢一将他放在婴儿床.上,就闹腾,一抱在手上,就乖乖的睡觉。

    顾和欢头疼,荣斯江也头疼。

    最后没有办法之下,荣斯江从顾和欢的怀里光荣的接下荣安阳,“你先进去洗澡吧。”

    “你行吗?”不行的话,还是去叫妈来吧,抱孩子哄孩子这种事情,还是女人来做比较好。

    顾和欢刚拿起自己的衣服,可能荣安阳就感觉到抱着自己的不是妈妈了,立刻就嚎啕大哭起来。

    扯着嗓子尖叫,声音刺耳。

    顾和欢丢下手里的衣服走过去,“还是我来吧,也不知道阳阳今天怎么了,一离了我就哭个不停!”

    平常不是这样的,谁抱着他都是没有声音呼呼大睡着的。

    难道是环境不同,所以小家伙不习惯?

    “你去洗澡吧,他我来搞定!”荣斯江不肯将孩子给顾和欢,而是一手推着她进了浴.室里。

    顾和欢忐忑不安,在浴.室里面听到荣斯江威胁的声音,“要是再敢哭一声,今晚你就给我睡沙发去!”

    提高嗓音训斥一声,结果小家伙根本就不买账,嘴一张,哭的更加大声了。

    “……”

    浴.室内的人沉默了,有这样威胁自己的儿子的么。

    过了一会儿,听到荣安阳的哭泣声越来越小了,顾和欢才安心的泡了个澡。

    顾和欢从浴.室里洗澡出来后,不知何时晨晨跑进来了,趴在婴儿床.上看着自己的弟弟。

    荣斯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法子,总算是让荣安阳安静的躺在自己的小床里睡着了。

    就说小骨头肚子里的一定是弟弟吧,荣安晨十分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弟弟,长得跟自己真的好像啊。

    “你爸爸呢?”扫视了一圈,没见到荣斯江。

    “爸爸好像去书房接电话了!”晨晨头也不抬的看着小弟弟。

    一想到小弟弟刚刚出生时,爸爸那张阴沉的脸色时,晨晨就笑的更加欢乐了。

    “你看着弟弟,我去书房瞧瞧你爸爸!”该不会是被阳阳的嚎啕大哭给气到了吧。

    ——

    书房的门是半掩着的,可能是荣斯江进去的时候门没关上。

    刚要敲门进去,就听到荣斯江怒吼的声音,“夏静一定要坐牢,谁也不能将她给保释出来!”

    顾和欢一愣,刚才荣斯江说坐牢的人是夏静吗?

    “有手机的录音这个证据还不够?我会想办法再弄一些证据来,她有这个胆子开车撞人,怎么就没勇气承认了呢!”

    荣斯江又说了两句,挂了电话。

    顾和欢敲了门,“我可以进来吗?”

    荣斯江募地转过身来,愠怒的脸色逐渐的平和起来,露出温色来,“你怎么过来了!”

    上前揽住顾和欢的肩膀,顺势的握住她的手,发现她的手冰凉的厉害,用力的握住,给她焐热,“怎么不知道多穿一件衣服呢,你刚生完孩子,抵抗力差,不能着凉!”

    顾和欢的脑子里是有点糟乱的,“开车撞我的人是夏静,是何颜的妻子?”

    仰着脖子,想要从荣斯江的眼神里知道答案。

    那天她刚找完自己,所以就想着开车把自己给撞死了?

    如果她不是命大的话,那她就已经是一尸两命了。

    荣斯江的脸色一沉,大概知道她在门口听他讲电话有多久了。

    也没否认,“是她开车撞的你,我会让她为此付出代价的!”

    顾和欢没说话,觉得有点累,转身回到房间。

    当天晚上,夫妻俩终于睡在同一张床.上。

    荣斯江抱着手脚冰冷的顾和欢,两个人都睡不着。

    到了半夜,顾和欢小声的问了一句,“你刚才是在跟谁打电话?”

    “华锦。”

    “夏静是因为开车而被抓进去坐牢的吗?你刚才说到保释,是谁要保释她?”

    “夏静的家人,这件事情我来处理,你不用操心,你先睡觉吧。”荣斯江摸着她的脑袋说道。

    顾和欢没了声音,一点都睡不着。

    大概凌晨两点多的时候,荣安阳突然间哭了起来。

    本来就没睡着的顾和欢因为孩子的哭声,很快的开了灯,跑去看荣安阳。

    荣斯江看着顾和欢抱着孩子的背影,眉头紧皱着。

    ——

    第二天中午,顾和欢突然接到荣斯江打来的电话,说是出去吃饭。

    钟曼荣可高兴了,心想老二是真的疼儿媳妇,

    上着班还叫儿媳妇出去吃饭。

    顾和欢不太想去,以孩子为借口想拒绝时,钟曼荣率先的抢过电话,“行了,你们俩高高兴兴的去吃饭,阳阳我来照顾就好了。”

    分明将她的路给堵死了,没办法之下,顾和欢只好同意去了。

    荣斯江不放心司机,亲自过来接人。

    车子开向一辆餐厅,进去,氛围还算是不错,跟随着他走着,进入到一间包厢里。

    本来以为是真的只有他们两个人,不料进去一看,里面还坐着何颜。

    何颜今早接到荣斯江的电话,说是想让他跟顾和欢吃饭,能见到自己的女儿,他自然是巴不得的,早到了将近半个小时。

    顾和欢转身就想走,她还没有准备好面对何颜。

    手腕被荣斯江狠狠的攥.住,她挣脱不开。

    被荣斯江给强行的按坐在椅子上,就在何颜的边上,桌子底下,荣斯江紧紧的攥.住她的手。

    顾和欢扭头看他,荣斯江小声的在她的耳边说道,“你之前不是想说见一面么!”

    “我现在不想见了!”

    她怕夏静说的是真的,何颜是她的爸爸,那她的妈妈就是真的人人喊打的小三了。

    尽管夏静才是何颜跟她妈妈爱情上的小三,可是她妈妈也着实是何颜跟夏静婚姻上的第三者。

    爱情跟婚姻是不一样的,后者具有法律的保障,是被会社会所有人都谴责的。

    “现在人已经在你的面前了,你不想见,也见到了。”

    顾和欢看着他,他说的很对。

    明明已经见到何颜了,再当作没见到,岂不是自欺欺人。

    “你们谈着吧,我去外面抽根烟。”

    荣斯江起身往外面走,留给他们这对父女足够的时间。

    顾和欢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何颜,眼神有些躲闪的看着他,“何伯伯,好久不见。”

    何颜本来就没指望她知道自己是她爸爸之后,会叫一声爸爸,可是当现实真的摆在自己的面前时,心里还是难免有落空。

    他应了一声,“知道你最近生了孩子,你怎么样,阳阳怎么样?”

    “我很好,阳阳也很好。”顾和欢低着头,两个人都不知道说什么。

    一片寂静,大概半个小时过去,荣斯江从外面回来,看到沉默的两个人,就明白了。

    正因为彼此心知肚明,所以更加不愿意开口么。

    回去的路上,荣斯江开车问她,“为什么不愿意把话说清楚?”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清楚,他是我血缘上的父亲,可是我的心里真正的爸爸不是他,难道要我认他,从此以后改他叫爸爸吗,那我的爸爸入了黄土也会伤心的,还有我的奶奶。”顾和欢抱紧了自己的肩膀,十分困顿的说。

    何颜是一个好爸爸,于夏芊芊而言,他是一个温柔慈祥的爸爸,但是在她的眼里看来,他只是一位认识的叔叔而已。

    顾和欢的情绪状态很糟糕,不想将负面的情绪转给钟曼荣,传给孩子,跟着荣斯江去了他的公司。

    她在他的小套间里休息,电视机里在放电视剧,而她一点兴趣都没有。

    双目空洞的盯着前面,忽然听到外面荣斯江的声音。

    她走到门边上,听荣斯江的声音,他似乎在讲电话,处理夏静的事情。

    夏家也是有一定势力的,怎么可能会让夏静坐牢,并且还是一辈子。

    荣斯江这样做,无非就是与夏家为敌了。

    为了她,值得吗?

    很想这样问,但她已经猜到他的答案了,若是不值得,他现在就不会这么烦躁了。

    顾和欢坐在床.上,无聊的翻看着电视机,过了一会儿,门推开,荣斯江端了一杯牛奶进来。

    “不想喝,先放一边吧!”

    荣斯江将杯子放在一边之后,顾和欢便上前搂住他的腰,“你最近累吗?”

    “有什么好累的!”荣斯江拉过她的手,“你现在就好好的照顾你自己和孩子,我说过其他的事情我会处理,尤其是欺负过你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昨天晚上你说到录音,是什么录音,我可以听一下吗?”

    “录音是从你手机上找到的,录音也是你录的,当年的事情就已经足够让夏静坐几十年的牢了。”

    顾和欢靠在他的肩膀上,低声的嗯了一声,极其的不清楚。

    其实,她录下那段录音,只是希望夏静以后不要再来找她麻烦,她就可以既往不咎以前的事情,但是谁能想到她会那么心狠,想要撞死她,手机最终被荣斯江给拿去了。

    钟曼荣一整天在家都在哄着小孙子,看到夫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