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2章 未来(八)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听见李荧蓝那声“来不及”时朱至诚表情凝滞,呆呆地看着前方良久都没有动,直到李荧蓝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草屑打算离开,朱至诚才低喃了一句。

    “真的没有一点用吗,我已经很努力很努力了……”

    李荧蓝身处这个圈子里,哪怕他平时再不喜交际,但是身边合作演员的一些所谓八卦,他还是能听到的,朱至诚不信自己的选择李荧蓝会完全被蒙在鼓里,但是现如今看他的模样,似乎自己的经历并没有挑动他的半点神经。

    朱至诚如坠冰窖,这段时日他过得颇为风光,现如今的日子相较于他曾经的清贫简直天上地上,也更衬得他往日的那些坚持那些清高显得尤为可笑,他在蜕变的同时,伴随的还有阵痛般的自我质疑,这些被他一次次的压制而下,可是如今到了李荧蓝面前却又一股脑的全翻了出来,连带着这么多年的感情,倾泻奔涌。

    “我真后悔……李荧蓝……我真后悔,如果没有认识你多好呢……如果没有认识你……”

    朱至诚咬牙切齿,表情都有些扭曲,他字字如刀,自己也有点控制不住那些脱口而出的话。

    “你其实都知道,我怎么对待你的你都知道,你为什么不早一点推开我,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把我远远的赶出去,说白了,我怎么样你从来没有在乎过,无论是一个人在阴暗的角落里傻傻地期待,还是现如今死乞白赖地只想求你看一眼,你根本无所谓……你真狠心啊……真狠心!”

    面对他泣血般的控诉,李荧蓝还是一言不发,只是淡漠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浅浅的裂痕,然而仅只一瞬,但又很快消弭于无形。

    朱至诚似乎并没有看到,他只是用力抓着自己的头发,陷入一种痛苦又自厌的情绪里,然而随着时间的过去,周围那空茫般的死寂让他慢慢地冷静了下来,也像绝缘的空间一般将他心中最后一点痴心妄想的烛火彻底熄灭了。

    他重重地抹了把脸,喘出两口气抬起了头来。

    “对不起……这不怪你,荧蓝,不怪你,是我失态了……”

    李荧蓝已经做得很好了,从一开始他就没有给过自己希望,他那些微小的回应不过只是停留在朋友的立场上而已,说穿了,应该也是看自己可怜,是自己抱着那细枝末节的温暖死不放手,李荧蓝能做的不过只是在自己演完一场独角戏后,同情的给予自己两下惨淡的掌声而已。

    “其实我应该谢谢你,是你让我看透了以前的自己有多傻,人不应该只停留在原地,想要得到什么至少应该有争取的实力才出手,我还是太嫩了……”

    面对重新武装起来的朱至诚,李荧蓝终于说了话。

    “你本来就是个聪明人。”

    当年朱至诚和他一起选择了这所学校,他家境不好,却凭借自己的才能在学校混得风生水起,他天生就是个演员,如果有人能给他机会,他一定可以做的很好,只是以前的朱至诚还带着幻想带着天真,那东西又傻又美好,却不能带他爬上顶峰,如今这一切都被残酷的尖刺所戳破,他甩脱了他人生围着李荧蓝转的圆心,选择了另一条荆棘却又野心的路。

    面对着这不知是赞赏还是恭维的话,朱至诚只是无奈的笑了,但是他的口气却是认真的。

    “李荧蓝,我的未来会得到很多很多……”它会很辉煌,很光明,也许会比眼前这人拥有的还多。

    尽管,这些都未必是自己最想要的那一样。

    李荧蓝只是点点头,没有讥讽,没有怜悯,他说:“你一定会成功的。”

    接着在朱至诚直直的目光里,转身离开。

    朱至诚看着那个渐渐远去的背影,他很想一如曾经,告诉他晚上要早些睡,早晨一定要吃早餐,不要喝酒,收工晚了也不要一个人开夜车回去,冬冷夏热都要注意天气,拍戏也不要太拼命……

    可是这些话全都说不出口了,因为有另一个比自己更合适的人会关心他,在他身边嘘寒问暖。从此以后,李荧蓝都会好好的,两个人一起好好的。

    朱至诚双拳紧握,用力闭上了眼睛。

    而往前走去的李荧蓝一时间脑海中也掠过很多画面,当年休学后重回新班级的自己,因为接受治疗而孤僻自闭的自己,是那两个人用过分热情的关心将他拖出了那个冰窖一般的空间里,哪怕他一直在咬牙让自己坚强,在朱至诚和王宜欢的心里,自己永远弱不禁风脆弱的不堪一击。

    朋友这个东西啊……就像枝叶就像花,削去了,树其实还是挺疼的。

    所以他应该会一直记得走进班里的时候那个男生抓抓头发跟他说的那句话。

    你有事找我就行了,我叫朱至诚……

    ……

    李荧蓝抬起头,就看见一个人站在不远处,也不知他在那里站了多久了,又是不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但是高坤什么都没问,只是对李荧蓝伸出了手。

    剧组大部分的人都散了,零散的还有一两个收器材的工作人员,李荧蓝望着高坤的脸,他的额头上都是汗,李荧蓝问:“去哪里了?”

    高坤抬袖抹了抹:“拿了点东西,没什么。”

    “拿了什么东西?”李荧蓝却不放过他,体力活都有旁的人干,有啥事需要高坤那么卖力操劳的?

    高坤大概不想说,但是在李荧蓝犀利的视线下,只有道:“唔……从家里带的,你要在剧组住好几天,上回没睡好……我给你把被子和一些生活用品都拿来了,刚才送过去了……”

    李荧蓝想到自己家那些从超级市场采购来的种种,真想说你傻啊,赫定川的戏经费那叫一个源源不断,所有主创的待遇不论名气绝对超出预想,只为保证过程期演员的状态,哪还需要高坤费这些心,可是一想到对方这大包小包跟农民工进城似的为了自己来回奔走,李荧蓝这心就咕咕的往外冒泡。

    “是不是……”

    见李荧蓝只瞪着自己不说话,高坤想是也觉得自己有点多此一举了,刚要开口询问,实在不行再给弄回来,千万别给李荧蓝丢脸了,结果这探出的手一把被对方拽住,然后拉着朝前走。

    “行了,热死了,找个凉爽点的地方呆着去。”

    “哦……”

    也许树没了枝叶花会很丑,会掉价,会没那么健康,但是如果没了水,没了根,那一定会死……

    所以,不能没有。

    决不能。

    ********

    两年后。

    李荧蓝沐浴在窗外西下的夕阳中,自沉沉的一觉中慢慢睁开眼来,便看见床边蹲着一个人,正小心翼翼地给他摆着鞋子。

    李荧蓝大大地伸了个懒腰,把手臂挂到了对方的肩膀上,迷糊着问:“几点了?怎么才回来?”

    高坤屈就着李荧蓝的姿势,没有直起腰来,便这么挨着和他说话。

    “今天店里最后排了线路,我给检查了遍,明后天再验收下就装修好了。”

    高坤最近天天都去店里当监工,他对这些也算内行,人又是姚正贵给介绍的,效率奇高,这才两个月不到就给搞定了,而且还是精装,找的设计师一道提供的思路,材料则高坤全权挑选把关,质量绝对满意。

    ——蓝色荷花私房菜馆。

    初听名字有些土,但不过一年多的时间在u市却已经颇有些小名望了,这一次是第二回装修,在原来的基础上又拓宽了一倍的空间,座位倒是没有增加多少,大部分还着重在顾客感受上,宁愿限人限量,色香味环境也是严格要求。

    当然一开始也遇到过一些困难,高坤的投入资金不算多,只允许李荧蓝资助了一小部分,其余的都是他自己所有的家当加之问姚正贵借的。姚正贵自然大方应允,剩下一半硬是要当做自己的入股,并且一力承担了营销的任务,前一个月几乎全是他给招揽来的人,接着口口相传,将消息散布出去。

    不得不说这种蠢办法是比较有用的,而且高坤的手艺的确过关,渐渐地顾客也就稳定了,在不用担心亏本的情况下,高坤从中吸取经验,自己研发了很多菜品,他做什么事都很认真,而且极其拼命,李荧蓝怕是一辈子都忘不了店铺的卷帘门放下,两人坐在油腻的厨房里对着满桌一模一样的菜一试就是一夜,那一段时间高坤累得眼窝都陷下去了,本就瘦削的脸一只手就能给握住,指腹上除了以前做苦力的厚茧外又增添了握勺掂锅的痕迹,还有时不时的各种小伤。

    然而皇天终究不负苦心人,如此的努力还是有了回报,随着时间的过去,蓝色荷花的好评也愈见增长,时常供不应求,人人都说私房菜馆的大厨是一个神秘又沉默的超级帅哥,而且烧的菜好吃得飞上天!只不过要凭运气才能看见他!

    如果说这些只是让蓝色荷花在口碑上打下基础的话,更让它人气大涨声名远扬的则是媒体刊载的一张照片,照片上李荧蓝戴着帽子墨镜和口罩,明明已经全副武装了,却还是被认出并拍到他走进蓝色荷花的大门,记者说,这是他最喜欢的饭店,时常会在此出入,而有未被证实的传言,则表示李荧蓝也是这里的老板之一。

    一时之间无数粉丝疯狂。

    自从一年前《仙宫》开播后,几位主演皆人气大涨,其中作为男一的元旗自然吸了一大批的爱慕者,而第二受欢迎的,便是戏份明明不多,但是人设讨喜,加之模样精致秀美异常的男三号,少年将军李荧蓝。

    那一段时间,李荧蓝在年轻人,特别是少女群体中可谓红得发紫,最直接的体现就是他代言的那些产品销量急剧上涨,各种片约广告如雪花一样飞到光耀来。

    不过这一切也算是公司预料到了,所以应对的非常得体,只不过让很多人不解的是李荧蓝并没有因此就急忙接拍许多同类的角色或出席各种场合继续刷人气,反之除了固定的广告,他的曝光率反常的低,不接受采访,不参与任何商业演出综艺节目,就好像从演艺圈消失了一样。

    这样的偶像明星,每时每刻都在后浪推前浪,观众虽舍不得他的容貌,但是并不是不可替代的,就当他的人气渐渐平息,再过不久就很容易被取代的时候,赫定川的新电影《亡命之徒》终于上映。

    如果说大众对于李荧蓝的印象大部分还停留在“长得很好看,演技算不错”的映像上的话,这部片子不得不说给了不少人较深的冲击。

    李荧蓝在里面演一个可谓是堕落、残忍、扭曲、神经质的青年,但是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