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5章 未来(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之后的几天,李荧蓝又去医院看望过一次李元洲。他的身体状况已是稳定下来,正在慢慢地恢复中。

    李元洲对李荧蓝的态度依旧冷淡,李家人向来骄傲,是李荧蓝自己选择要抛弃亲人和一个男人双宿双栖,李元洲怎么可能放低长辈的姿态再把他求回来呢。

    这情景也是李荧蓝想到的,他所做的也只是让自己的良心可以安定那么一点而已。

    日子又回到了当初的轨道里,李荧蓝的身体虽没有一下子就健壮如牛起来,但是至少在高坤的照顾下又重新开始了好转,包括那痛苦的睡眠问题。

    生活本就如此,既然无法放弃无法分离,只能继续,那么就改变不能接受的,接受不能改变的。

    高坤倒是对那个敏感的话题重又回到了讳莫如深的态度,反而是李荧蓝,随口提起了那么两次,一次问的是他婶婶后续如何安置,高坤说自己会继续给她寄钱,只要她有养老费用,她娘家的孩子应该也会帮着照顾下。另一次是把高慧和高娟所在的和庆疗养院的地址告诉了对方,至于高坤之后有没有去,李荧蓝并没有问。

    回u市一个多月后,又到了李荧蓝拍《仙宫》的阶段,这回搞定,他在这部戏的戏份也就杀青了。

    要走的前两天,两人有些放纵,毕竟上一次深入接触还是在李荧蓝受伤前了,这几个月来,两人历经各种起伏各种冲击,如今重新亲近只觉得就像做了一场光怪陆离的梦。

    难得的是,高坤这回比李荧蓝竟还要冲动,途中一度几乎有些失去控制,要不是李荧蓝的低吟将他拉回,高坤差点就要把人生吞活剥了。

    但是那一刻的迷离也让李荧蓝仿佛触摸到了高坤深埋的内心。

    高坤的人生,不得已被浸透了太多的黑暗污秽,偏偏他为了母亲的话,为了自己,必须生活在光明之下,为了不被当做异类骇到旁人,他只有压抑隐忍,久而久之,一切都已经成为习惯。

    而当李荧蓝忽然问道:“如果那时候……我想离开你,你是不是不会挽留?”

    高坤一怔,他伏在李荧蓝身上,双手撑开能看到臂膀和背肌的完美线条,麦色皮肤上泛出晶莹的汗水,有几行从额际滑到挺拔的鼻尖,不过一低头便就势缓缓滴下,滴落在李荧蓝的脸颊、前胸,烫得手指脚趾都不由跟着蜷缩。

    高坤维持着这个姿势,沉声问:“你想离开吗?”

    李荧蓝抿着唇,没有说话,只目光牢牢地和身上之人相对。

    高坤忽然眉眼一深,抬起李荧蓝的腿便更用力地压了下来,那气势狂猛,动作激烈,撤掉枷锁的高坤是一头出笼的凶兽,如果他恣意放纵,李荧蓝根本不是对手,可是他却偏偏由着高坤作乱,明明受不住,却仿佛自nue般的沉浸在这样的碾轧之下,直到高坤察觉到李荧蓝的异样急忙收手。

    昏沉的神志间,李荧蓝还是紧紧地抱住高坤不放。

    高坤低下头愧疚地去吻李荧蓝的唇,在对方的耳边低声道:“如果这样……对你来说会更好的话。”

    他曾说过,只希望李荧蓝好,他高坤以后做下的任何决定,都是以不伤害李荧蓝为前提的。所以,如果李荧蓝觉得离开自己,他的生活会更好的话,那高坤自然……

    李荧蓝无力地哼了一声,迷糊着闭上眼,道:“要是不好呢……”

    离开你,我怎么会好。

    高坤望着他,良久未语,李荧蓝没有等到他的回答便撑不住地沉沉睡去。

    直到他的呼吸彻底平稳了下来,高坤这才慢慢自他身上退下,又小心地去浴室搓了毛巾来给对方擦洗。

    半晌待一切全忙完,屋内才响起若有似无地一句。

    “如果不好……那就哪儿都不能去了。”

    ********

    《仙宫》代替胡阳的男二还是柯卡的新人,叫渠巍然,比原来的胡阳要年长两岁,模样倒是不错,显然是曾老板喜爱的那类,随着他的到来,片场又有了些风言风语,不过那新人姿态倒是摆的很正,半点不拿乔,对另外几位主创该尊敬尊敬,该拍马拍马,演技也算过得去,于是很顺利地就把前面的镜头补拍完又开始后续的拍摄,后半段少年将军的戏都是在关外的,于是剧组也因此跟着转到了以崇山峻林而闻名的c县。

    万河在看到李荧蓝又开始回到天天等电话的状态,这吊起的心终于慢慢放了回去,不过因为女主的戏份被大幅删减,剧本也重新更改,剩下的戏份都被平摊到了其余几位主演身上,李荧蓝回去的时间又相应延长了十来天。

    一转眼,时间已进入到了六月。

    一大早李荧蓝接到了王宜欢的电话,时隔半年没有联系,那头大小姐的语气显得有些小心翼翼,不过在听得李荧蓝的态度毫无异常后,她也稍稍放开了些。

    两人聊了些不痛不痒的话,大多都是王宜欢的近况,李荧蓝却没怎么说,临到要挂电话的时候,王大小姐憋了半天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怪我了吗?我们以后……是不是就要疏远了?”

    李荧蓝此时正站在剧组搭起的临时城墙上,身上还穿着少年将帅的戏服,烈烈的风将他的衣摆吹得不停飘扬,他眯眼看着远处,回道:“我没有怪你,因为你不了解他,而我……也从来不祈求任何人比我更了解他。”

    至于疏不疏远,李荧蓝说:“如果适合,自然还会有机会再聚。”反之,如果不合适,再如何勉强也总是会散的,反而还磨光了原来还剩的感情。

    那头王宜欢沉默须臾,再开口竟有些哽咽:“荧蓝,你……和朱至诚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

    李荧蓝轻轻“嗯”了一声。

    挂上电话,他静静地遥望着不远处被剧组隔离出的拍摄区边的一处小门,那里正停着一辆汽车,前来探班的曾兴达和渠巍然有说有笑地从一路从山道走到门边后,身边还跟着一个瘦高的青年,之后曾兴达和渠巍然告别,牵着那个青年的手一道坐进了车里。

    李荧蓝看着那车启动,缓缓地开出了蜿蜒的山道,等到再也看不见了,李荧蓝才收了电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