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4章 真相(四)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那一晚,李荧蓝和高坤说完那些后便没再交谈,高坤只是坐在床边,而李荧蓝就这么靠在他的怀里,好像睡了过去,但彼此都知道对方一夜都是醒着的。

    天亮之后,高坤去做了早餐,李荧蓝又躺了一会儿才起床吃饭。他坐在桌边,看着一旁的柜子上放着用新的玻璃器皿暂代的鱼缸,几条鱼在里头摇摇摆摆地游荡,许是受了惊吓,远没有昨日神气,但至少还活着。

    活着就好……

    李荧蓝用筷尾轻轻敲了敲边沿,看着高坤拿了一袋饼干来喂他们。

    这顿饭吃得前所未有的安静,吃完之后便各自忙活,好像昨天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之后的几天也是如此,高坤报的厨艺班已经开学了,他早晨会给李荧蓝做好早餐,如果他中午也在家,那么又会留待一份午餐,让他稍加加热就可以食用,下了课后赶回来做晚饭,等到傍晚再去马记直到凌晨。

    一切都安排得紧凑且妥帖,只不过最近李荧蓝在家的时间比较之前也是少得可怜。他是真的有工作,一日八个小时满满当当,每天回来都是累得倒下就站不起来了。

    有两回高坤见他瘫上床就没了动静,怕自己睡下去的时候倒把人又弄醒了,于是就试着暂时在隔壁休息,反正现在天也渐渐暖了起来,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发现……李荧蓝和自己睡的时候反而夜不能寐,即便对方努力的克制着让自己看上去很安谧,但是一开始平稳的气息,在高坤靠近的瞬间总会大乱,那僵硬的肢体和剧烈的心跳都在显示着李荧蓝的挣扎和不安,而且第二日眼下的黑眼圈和疲累的气色也骗不了人。

    高坤不做他想,他没有深思李荧蓝的行为意味着什么,他们以后的相处又该如何,至少在目前为止,他只希望李荧蓝能睡一个好觉,养好身体。

    然而高坤离开了三回,三回却都以失败告终。

    明明关了灯蹑手蹑脚地在隔壁躺下了,可是每次睡不到五分钟,便会听见有另一个轻缓地脚步声从隔壁渐渐接近自己,床铺凹陷,紧接着一个略带冰凉的身体一点点贴了上来。

    客房的木床不大,高坤这么个大个儿一人睡就差不多够呛,为了怕李荧蓝摔下去,高坤只有侧着身紧紧地抱住他,两人这样反而比睡大房间时黏糊得更紧,而他也能感觉得到李荧蓝紧绷的躯体和紊乱的呼吸。

    可是尽管如此,却谁都没有放手……

    ********

    u市四月的天潮湿多雨,李荧蓝出门的时候淅淅沥沥已是下了一晚。

    这一个月来李荧蓝的体重下降了不少,本就窄小的脸更是要瘦没了,李荧蓝说因为他最近常在外面吃饭,太过油腻反而不吸收的缘故,为此高坤特意早起每天都给他做点心带在路上吃。

    李荧蓝接过今天打包好的点心,没和高坤说什么时候回来,只是默默转身下了楼,他知道高坤会一直站在围栏边看着自己直到上车,但是李荧蓝却没有回头。

    万河撑了伞给他开门,等李荧蓝做好,吩咐司机开车,车子在划出东卉苑后,李荧蓝这才拿出包裹里的点心慢慢地吃了起来。

    他根本吃不完,剩下的就放在公司的冰箱里,中午热了再吃,如果中午也没吃完,那就晚上继续吃,没有一天,是浪费的。

    此刻也是,万河接过剩下的半盒便当小心翼翼地收好,他其实有些分不清李荧蓝和高坤究竟是和好还是没和好,如果没有,李荧蓝却还是把他给的东西当宝一样的收着,每天也会定时打个电话。可是如果有,李荧蓝却明显不高兴……

    万河正思忖着,就听对方问:“怎么了?”

    万河一愣,抬头就见李荧蓝皱眉看着他。

    “有话就说。”李荧蓝捏了捏眉心。

    万河犹豫了下,他不知道该不该多嘴,但是他觉得如果不说,万一晚了……怕是后悔就来不及了。

    “我听到消息,今天凌晨李老先生他……”

    ……

    李荧蓝推了上午所有的通告直接赶到了中心医院,门外不见什么动静,但是有两个鬼鬼祟祟仿似记者模样的在蹲点。李荧蓝绕过对方上到特殊病房,结果却被拦在了入口处。

    拦他的是几个年轻男人,人高马大,而李荧蓝身边只带了万河一个。

    万河和他们争辩,却被毫不留情地推搡了出去,但是他们倒没敢动李荧蓝,许是听着热闹,不一会儿里头又走出两个人来,正是李荧蓝的亲大舅李乾和他的宝贝女儿。

    “哟,这是稀客啊,能见着真不容易。”李晔晔笑了笑,看着李荧蓝。

    李乾却很是不爽:“吵什么吵什么,不知道里面还在手术吗。”骂的是手下,瞪得却是李荧蓝。

    李荧蓝皱起眉头,问道:“外公怎么样了?”

    李乾却跟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他:“你还好意思问,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还管得着我们李家的家务事吗?”

    李荧蓝容色一冷,不期望他们的答案了,直接就要朝里走,面前却横出了一只手,纤细白嫩,属于李晔晔。

    李晔晔倒是比他爸的态度好,说得还语重心长的。

    “荧蓝,不是我们不让你进,是爷爷见了你会不高兴,这原本身体强健多少年没有犯病了,就是从上回你和他闹了以后心脏就一直不舒服,到现在还在手术没有脱离危险,你说说,要是这次又见了你刺激到了怎么办?”

    显然这事情也不知道怎么传了出去,反正现在该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