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韩雨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汉武王朝,沂州,遂宁府。

    乌泱泱的一群少年,手持刀枪棍剑,追着前方一道鬼魅般的身影,涨红着脸怒骂道:

    “韩雨,别跑!”

    “站住,你个杀千刀的!”

    “你不是说要单挑我们一群吗?”

    “你有本事抢灵药,你有本事回头啊!”

    “狗贼,还我血冰莲!”

    四周行人见得此景,又听得那韩雨之名,各个神色大变,均作鸟兽散。

    而那被追在最前方的矫健身影,却是一个肤色黝黑、相貌俊俏的少年郎。

    此刻他一身黑衣劲装,面对身后的破口大骂,却是呵呵一笑,浑不在意,一个跳跃,脚下生风,接连掠过几道阻碍,转瞬间便与身后一众追兵拉远了距离。

    他一边疾跑,一边游刃有余的打量着手中的一株泛着红色光霞、冒着寒气的白色莲花:“这就是血冰莲?”

    “好像没多少灵气。”

    随后,他便张开口,三下五除二,把这血冰莲吞入腹中。

    那白莲入口即化,没等他回过味来,药液就已经流入腹中。

    下一刻,他只觉全身上下一阵寒冷,腹中犹如藏了块冰精,源源不断的散发着寒气,让他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打眼了,是个好东西!”

    感受到一股灵气开始在腹部酝酿,且来势凶猛,他暗赞一声,脚下一个急刹车,便是在青石板的官道上席地而坐,无视后方的喧闹,直接闭上眼睛,运功炼化灵草。

    此刻,韩雨体内,一方七彩宝塔静静的伫立在丹田中央。

    随着灵草药液缓缓流入体内丹田,那七彩宝塔竟散发出绚烂的白光。

    但仅仅一刹那,所有的异样全部消失,七彩宝塔重新回复了寂静。

    “还是不行?”

    韩雨睁开眼,蹙起了眉头。

    这七彩宝塔是他前世在北京城古玩街淘宝得来,不仅带他来到这陌生的汉武王朝,更是帮助他在这三年之内,快速的在这个世界站稳脚跟,被他视为此生最大的秘密。

    塔身一共有七层,每层都有一种色彩,从下到上依次是赤橙黄绿青蓝紫,因此韩宇便把他称之为彩虹塔、七彩宝塔。

    彩虹塔与他的肉身融为一体,无时无刻不在滋润着他的资质和天赋。

    他亦能感受到彩虹塔每一层都存在着强大的封印,因为这三年来,他依靠师门功法修炼来的真气,有大半都被这彩虹塔吸入其中。

    每次师门奖励的丹药、灵草,只要吞入腹中,几乎都被这宝塔吸收的干干净净。

    原本韩雨抱有极大期待,深信有付出就有回报这件事,可这宝塔就像是个无底洞,不仅把他三年来修炼出的真气吞了大半,所有入口的灵丹妙药所产生的灵气,也都被这宝塔收缴的干干净净。

    但好在韩雨能够感觉到宝塔似乎存在封印。

    当所有的真气、灵气被吸入其中后,宝塔的第一层封印,竟似乎有逐渐解封的迹象,这让韩雨产生了极大的期待感。

    特别是最近这段时间,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就更让韩雨激动莫名了。

    他不怕宝塔吸干他、榨干他,就怕这个宝塔是个忘恩负义的玩意儿,只要这彩虹塔解封后,随便扔出几本高阶秘籍或者高阶仙灵器,那他就是血赚。

    就在韩雨停下运功的时候,身后的追兵也很快就追撵了上来。

    看着就地打坐的韩雨,少年们一个个恨得咬牙切齿,怒目相视,纷纷叫骂:“无耻恶贼!”

    “快把血冰莲交出来!”

    叫骂归叫骂,但他们似乎对韩雨颇为忌惮,尽管恨得牙痒痒,却一个个都是站在三丈开外,手持刀枪棍棒,不断掠阵,大声呵斥,仿佛面临生死大敌。

    不过,当其中一名红衣少年,目睹韩雨就地打坐,且浑身上下突然冒出寒气时,却顿时是气的双眼通红,怒不可遏,毛发根根竖起,一副即将把持不住的样子。

    “你、你竟然就这么把我的血冰莲给吃了?你个狗日的,那可是我父亲花了大价钱买来给我筑基所用,你竟如此囫囵吞下?混蛋!暴殄天物啊!”

    血冰莲为三阶灵草,通常生长在极寒之地,在汉武王朝属于中等灵草,广泛被许多修士筑基所用,而且药劲极强,一株血冰莲足以让一名练气士筑基率成功一半以上。

    若是经过炼丹师炼化成丹,更是有几率让三五名练气圆满者打下筑基基础。

    此等灵草,凡人终生难见。

    即便是当今修士,也难以通过普通渠道获得。

    韩雨等人虽说隶属于遂宁城府三大修士门派之一的星象门,但宗门对于此等品阶的灵草,也是小心谨慎的处理,除非立下重大功劳,否则再聪颖的弟子也非常难以获得。

    若不是红衣少年张君之父,是城府内有名的乡绅,动用大半的家资方才觅得此物,单单是星象门,是断然不会随意把一株雪冰莲交予到门下弟子手中的。

    因此,失去这血冰莲,张君想要杀了韩雨的心都有。

    但冲动之下,他也非常理智。

    韩雨虽然是门内上下有名的混账东西,欺男霸女,欺行霸市,但到底是同门师兄弟,同门相杀是门中大忌,历来被刻入门规,违规者杀无赦。

    而且,最近一年来,这韩雨更是犹如开了窍一般,迅速如彗星般崛起,堪称是天纵奇才,渐渐成为星象门最具修炼天赋的弟子,门内师长对他可以说是疼爱有加,非常倚重。

    因而在众目睽睽之下,在对方运功之际,他张君也是难以立即动手,唯恐落人口实,当然,最重要的是,双方修为相差甚远。

    他打不过。

    但他再理智也不过是个十多岁的少年。

    因此,心底已然在伺机报复。

    双方不合由来已久,从三年前韩雨第一天踏入星象门开始,两人就互相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他知道,如果不把韩雨除掉,在这星象门,他始终是个弟弟。

    而这血冰莲,就是他咸鱼翻身的最大倚重。

    可今日……

    今日……

    张君恨得牙齿咬得咯吱响,丝毫没有掩饰心中的恨意。

    他盯着韩雨,眼神宛如两杆刺刀,像是要在韩雨身上刺上两个血窟窿,心底不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