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二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番外二

    魏王登基,福余也还是宁王。

    他的辈分大,先皇驾崩之前,特地把魏王叫到面前,拉着他的手仔细叮嘱过,还给他下了圣旨。先皇对这个弟弟已经是仁至义尽,该做的,能做的,凡是他能想到的,全都已经做了。所有记挂的事情都叮嘱完了,先皇才安心离开。

    魏王生性温吞,平日里最会听部下们的意见,也是个孝顺的人,先皇留下来的话,他不敢不听,还记在了心中。

    等魏王登基,成了新皇,京城之中,更是没有一个人敢打宁王府的主意。

    谁都知道,宁王是当今圣上的叔叔,哪怕是比皇上年纪差了不少,可辈分大,皇上也的确是敬重宁王,不让任何人欺负,处处给宁王留面子。朝中上下,所有人都知道,得罪了谁都行,唯独不能得罪宁王。

    也因着如此,福余在京城里头,可谓是最逍遥自在,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只要他不生出反心,就算是皇帝也不会拦着他。

    可就算是如此,宁王也还是低调的很。

    从前皇子夺权时,除了上早朝,他就闭门不出,等新皇登基之后,他连早朝也不去上了,每日都躲在王府之中,反而是城外的养猪场与养鸡场养鸭场开的越来越大,如今非但是京城,连京城之外的其他地方,都尝到了宁王府出品的鸡鸭猪肉。

    这满京城的人,除了皇上有事吩咐之外,也就只有裴大人裴夫人能让宁王给几分面子了。

    想与宁王交好的,求不得皇上,便得先求去裴府,可裴大人是个油盐不进的,裴夫人也是四两拨千斤,谁也不应下,想要找宁王办事,那是难如登天。

    这样的情况,反而还让甄好吃惊。

    她最是清楚先前发生了什么,也知道福余心中的想法变幻过多少,可见福余这般冷静,过的日子比甄老爷还要清闲,更是担忧不已。

    好在福余虽是经常闭门不见客,可有空还是会到裴家来。甄好生了一对双胎之后,他看着稀罕,来的就更勤了,还京城拉着双胞胎的小手教他们叫哥哥,跑了几年,双胞胎与他很是亲近,平日里见不着他,便要哥哥长哥哥短的。

    甄好见的多了,便旁侧敲击:“我听裴慎说,前些日子,皇上还想给你件差事,你都给拒绝了?先前争着要办事的,难道不是你了?”

    “裴夫人说的事,我记得,只是皇上这回要找我办的事,要离开京城大半年,地方又远,我实在是不情愿跑,就给推了。”福余漫不经心地说:“那也不是什么要紧事,朝中多的是大人办事,也不一定非要是我。”

    甄好又说:“我听说,你已经许久没出过王府了?”

    “裴夫人说的不对,我今儿不就出门去了?”福余捏了捏妹妹的嫩脸蛋,妹妹正在吃点心,被他一捏,满腮帮子的点心顿时掉出了不少渣渣来。她撅起嘴巴,不高兴的看了福余一眼,而后又背过身去,先把点心吃完了再说。

    这点心是王府里厨子特地做的,御厨的水平,自然是外头不能比的,宁王哥哥带来的点心也就这么一盒,她若是不多吃些,等大哥从学堂回来,可就轮不到她了。

    甄好无奈地道:“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福余摆了摆手:“出去也没什么意思,我看来看去,还是在王府里头待着舒坦,该办的差事我也还是会办,用不着我的,我也不必费这些工夫。最近王府里刚种下的花菜能收了,回去我便让人给裴夫人送一些过来。”

    甄好:“……”

    甄好不禁掰了掰手指头,数了数福余的年纪。

    福余与裴淳一样大,可裴淳都当爹了,性子也比从前稳重了不少,看着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反而是福余,刚出宫的时候,整日板着脸,装着好像比年龄大好几岁,可最近些年却是越来越懒,连性子仿佛也回到了从前,还会耍赖了。

    “裴淳可都在去年科举时,总算是考出了功名,虽然成绩没他哥好,可也上进,自请调去了燕城,已经上任去了。他与徐姑娘已经成婚了这么多年,孩子都已经能跑了,那你呢?你与裴淳一样大,这么多年了,身边也一直没个伴,上回我进宫时,太后娘娘还与我提起,让我来催催你。”

    福余顿时头疼,连忙背过了身去,拿着点心哄妹妹:“近日读书了没?读了多少?上回裴大人让你背的诗背出来了没有?背给我听听。”

    妹妹犹豫不已。

    甄好把人抱了起来,整盒点心都塞到了女儿怀里,妹妹便立刻机灵地抱着点心盒迈着小短腿跑了出去。

    甄好没好气地道:“你当我想要念叨你这个?还不是我进宫一趟,太后娘娘便要念叨我一回,你不愿意听,我也是不愿意听的。”

    “既然裴夫人都不愿意听,那自然是知道我心情的。”

    “那下回太后娘娘与你提起时,你别再找借口躲开,要不然,你躲远了,我却是躲不了。”

    先皇驾崩之后,皇后便做了太后,她膝下那么多孩子,个个都已经出宫建府,平日里忙碌的很,新皇的孩子们也忙着去上书房,嘉和公主又已经出嫁,太后便惦记着福余这个小叔子的事情,福余不耐烦听,次数多了就躲得远远的,她就时常把甄好叫进宫去,想让甄好劝一劝。

    甄好心中不大同意,可那是太后娘娘,她也不敢反驳,只好见着福余,提醒他一回。

    提醒福余搪塞太后娘娘的时候,找个合适的理由,别再让她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

    福余苦了脸:“我……我也只是辈分大了一些,要是说年纪,也不算是大。你看靖王,像我这么大的时候,家中姬妾成群,我总比他好吧?”

    甄好道:“可靖王与你不一样,这会儿躲得远了,待在边关一年到头也就回来不了几回,你就在京城待着,皇后娘娘不找你找谁?”

    福余又叹了一口气。

    “靖王比我年长那么多,他才是皇嫂嫂的亲儿子,到如今躲在边关不回来,也没有娶王妃,也没有生孩子,皇嫂嫂最应该去关心他才是,与他相比,我着什么急?”

    “这话你可不该对我说,而是应该对太后娘娘说。”

    福余蔫了。

    靖王远在边关,太后总不可能追到边关去念叨,也就只能念叨念叨他了。

    “这京城里头,这么多人,难道就没有让你看中意的人?”甄好心中也不禁生出了好奇:“太后娘娘也并非顽固之人,只要是你看中了的,哪怕是平民之女,也能给你做王妃。你出宫这么久了,见着的姑娘不少,满京城的姑娘,难道一个中意的也没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