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番外一

    被自家夫人教训了一通,裴慎才彻底放弃了自己的打算、可尽管如此,他看甄好肚子里还未出世的孩子时,回回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肚子里尚未出世,如今还不知性别的孩子不说,就连已经出生好多年了的裴昀,这会儿见着了爹,亲爹对他也是横挑鼻子竖挑眼,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裴昀已经在上学堂,《论语》也早就读完,这会儿已经是个有担当的大孩子了,可见着了裴慎,也如老鼠见着了猫,怵得慌。

    一有空,趁着裴慎不在的时候,他便连忙去找娘亲讨好卖乖。

    裴昀摸摸甄好隆起的肚子,眼中满是好奇:“我妹妹就在里头了?”

    甄好笑道:“还没出生,哪里知道是弟弟妹妹。”

    “当然是妹妹,妹妹好。”裴昀忙不迭道:“妹妹做好了,娘亲可一定要生妹妹。”

    甄好心想:他们裴家的儿子就这么不值钱?

    “我亲耳听爹说的,说要是弟弟,那他就不要了,若是个妹妹,他还能勉强接受。”裴昀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不管是妹妹还是弟弟,我都喜欢的,可爹爹喜欢妹妹,那还是生妹妹的好。二婶婶前头已经生了一个妹妹,若是娘也能生个妹妹,两个妹妹就能在一块儿玩,也是很好的。”

    甄好:“……”

    甄好勃然大怒:“你爹他亲口说的?!”

    “当然了,昀儿亲耳听见的,做不得假!”裴昀说的义正言辞,仿佛不知道给自己亲爹挖了多大一个坑。

    若是裴慎在自己面前,恐怕这会儿甄好就要揪着他耳朵关起门来骂上一通。自从又怀上之后,她的脾气就暴躁了不少。只是这会儿裴慎不在,儿子在面前,甄好也不好提这种事情。

    徐小姐怀的比甄好早,前不久刚生了,是个女孩,还没出月子。裴家甄家人丁都少,甄老爷更是只有甄好一个女儿,往小辈数,不管是亲的还是养的,这都是家中头一个姑娘,所有人都稀罕的很,连裴慎偶尔都跑去看两眼。

    稀罕归稀罕,不是自己家的,看两眼也就罢了,回头找甄好念叨起来,还要嫌那小姑娘长得更像裴淳一一些。若是能像她娘,那以后长大了,也是个娇娇俏俏的小姑娘,讨人喜欢的很。在裴慎嘴巴里,弟弟总是要遭埋汰的。

    若是自己家的,唉,他还想要一个都不生呢。

    先前在裴昀出生时,他就站在产房外面,里头是什么动静,他也都听见了,如今回想起来都要心肝颤。弟妹生产时,他也恰逢休沐,就与裴淳一块儿等在外面,嚯,徐小姐生产时的动静比甄好还大,把他心里头的那块阴影又翻了出来。

    更别说,甄好这胎怀得还不容易,比上一胎还要更大一些,徐小姐比甄好早怀上几月,可徐小姐足月时,甄好的肚子却与她差不多大。可把裴慎愁的不行。

    他是知道的,腹中胎儿越大,到时候生的也不容易。

    可偏偏甄好保养的好,除了肚子大一些,其他地方瞧着也与平时没有分别,若是遮住肚子,还能把外头年轻姑娘的风采给压过去,大夫也来了好几次,福余甚至是特地把王府里的太医请过来给她看,都说没什么问题。裴慎也就只能把自己的担忧咽了下去。

    私底下,他摸摸甄好肚子时,也不止一次抱怨过,这些孩子也尽会折腾,吃苦的可都是他们娘亲。

    抱怨归抱怨,甄好心里头清楚,回头等孩子生了,上赶着伺候的还是他。

    当初裴昀生下来后,也是裴慎一手喂养,生怕会累着了她,若是裴慎有空,便把孩子接过去,若是他没空,也会放到甄老爷那。也幸好甄好心里头喜欢,有空便把小裴昀带在身边,要不然真不知道最后亲近了谁。

    如今有了弟弟或妹妹,连裴昀都自觉做了兄长,平日里稳重了不少,吃点心都记着还要给还未出生的弟弟妹妹留一块。

    日常隔着肚皮与妹妹说完了话,裴昀才心满意足地去自己的小书房读书去了。

    等他爹回家,可还要检查他功课的。

    等着裴慎回家,没有先见到儿子,而是先见到了黑着脸的甄好。

    裴慎心中一咯嗒,脸上便下意识地露出了笑来,他走过去,把人半揽入怀中,关切地道:“今日孩子有没有折腾你?”

    甄好摸了摸肚子,冷笑一声:“我今日倒是听到有人在背后说孩子的事情。”

    裴慎眼皮一跳,面上不动声色,反而露出了严厉的目光:“什么事情?谁敢在你面前说这种话,你告诉我,我这就去收拾他。”

    甄好不禁白了他一眼。

    “今日昀儿和我说……”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裴慎打断:“竟然是裴昀那个臭小子?如今你有身孕在身,他不知道体谅你,竟然还想尽办法折腾你,实在是不孝!”

    甄好瞠目结舌。

    眼看着他就要出门去收拾儿子,甄好连忙把他叫了回来,原来还装出来的半点火气,也被他这番话给说没了。

    “好端端的,你又迁怒昀儿做什么?就是这样,他每回见到你,心中都怕得很。”甄好没好气地道:“你自己说的话,难道你还忘了不成?”

    裴慎勾了勾嘴角,朝她露出一个讨好的笑,之后半句话也不敢提,慢腾腾在她面前坐下,听她教训自己。

    甄好说:“是不是你在昀儿面前,说了想要女儿的事情?”

    裴慎无法反驳,乖顺地低头认错。

    认错了也不止,甄好还要数落:“你心底是什么想法,我当然是清楚的,都是自己的孩子,你不要?你哪里舍得?这些话你与我说也就罢了,听听就过去了,昀儿还这样小,你说给他听,他却是会当真的。当初昀儿出生时,就遭你嫌弃,那会儿他人小不记事,也忘得一干二净,可弟弟妹妹的事情,他最是上心不过,所有话都会当真。”

    裴慎连忙应下:“是,是,夫人教训的是,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这些话,往后都不可再提了。”

    “夫人说的是,回头我就亲自向昀儿道歉。”

    甄好满意了:“既然如此,今日你就陪昀儿一块儿睡吧。”

    “我……”这话,裴慎是应不下来了。

    他大惊失色,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连忙说:“夫人身边怎么能少了人伺候。”

    “还有枝儿在,你也不必担心我。”

    “可……”

    可甄好也不给他解释的机会,不由分说地把他推出屋子,赶到了裴昀的院子里。

    裴昀还在抓紧时间背书。

    听说裴慎来了,裴昀连忙把书拿起来翻了几遍,而后便胸有成竹地等着他爹过来。

    没成想,他爹来了之后,却是没有先检查他的功课,而是站在他的面前,眉头紧皱,满脸不悦地看着他。

    裴昀心中一跳,小手立刻背到了身后去:“……爹、爹?”

    裴慎先叹了一口气。

    他伸手揉了揉儿子的脑袋,把他头顶束的整整齐齐的发髻揉乱,而后将递到手中的书本放到一边,把裴昀抱了起来。

    “爹?”

    “你娘说了,今天要我陪你睡。”裴慎叹了一口气,捏了捏儿子的小肉脸:“小没良心的,趁我不在,就偷偷摸摸说我的坏话,当我不知道呢?”

    裴昀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屁股,又把脸埋进了他的怀里。

    裴慎没留情,手上不轻不重地拍了儿子一下,才道:“在你娘面前说我的坏话,若是下回让我知道了,可定要在你娘面前拆穿你。”

    裴昀又捂着脸,扭扭捏捏地说:“娘才不会怪我呢。”

    “是,你娘不会怪你,但也不会如了你的意。”裴慎掂了掂儿子,道:“你都这么大了,要做哥哥了,还想粘着你娘,羞不羞脸?”

    裴昀果然失望:“唉,我想要娘陪我睡觉的呀。”

    裴慎哼了一声:“想得美。”

    夜里,把儿子哄睡着了,裴慎又趁着夜色偷偷摸摸爬了起来,脚步静悄悄的回了院子。

    屋里头已经黑了,只有几个小丫鬟在外面伺候着,裴慎轻手轻脚走进去,果然见里面的人已经睡沉。

    自打有了身孕之后,甄好变得十分嗜睡,也睡得一日比一日早。裴慎不敢惊扰她,小心翼翼在她身旁躺下。

    睡梦之中,感受到熟悉的气息出现,甄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