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7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207章

    年后,京城里的气氛彻底紧张了起来。

    按照甄好记忆里的,皇帝便是在这一年驾崩,传位给下一任皇帝。年前皇帝身体就不大好,年后就更差了,躺在床上一病不起,连早朝都免了好几回,朝中风起云涌,魏王与靖王谁也不服谁,平日里看皇帝行事也没有偏颇,一时大家也摸不准,究竟谁才是得皇帝看重的人。

    皇帝驾崩,那就是国丧。甄好数着日子,等一开春,连忙让裴淳与徐家的姑娘办了婚事,生怕会耽搁此事。

    裴淳大婚,倒是让家中热闹了好些日子,家中内外都是喜气洋洋的,裴淳更是一整天都挂着笑,直到把徐姑娘娶进门了,这才收敛了一些。

    他大婚那日,连福余也来了,不但送了贺礼,还亲自来了一趟。徐小姐在家中最小,也受徐家宠爱,见裴家看重,还有宁王这一层特殊关系在,心中也是满意不已。

    裴家上面已经没有了长辈,兄弟俩又已经成婚,等裴淳大婚后,他本想搬出去,连裴慎都给他在外头准备好了一间宅子,可家中人丁少,本就没有几口人,等他一出去,平日里裴慎甄好不在家,更是只剩下甄老爷与裴昀两人。甄老爷还没觉得什么,裴昀便先闹了脾气。

    小裴昀性情骄纵,又得家里头宠爱,如今还是唯一的孩子,他的要求,但凡能实现的,家里头也都会尽力实现。他与裴淳的关系本来就好,听说裴淳要搬出去,他便先拉着裴淳哭嚎。

    裴淳也左右为难。

    表面说是裴家,可当初裴慎却是入赘,实际上,偌大的宅子还是甄家的,当初是甄好出的银子,地契上写的也是甄好的名字。他作为小叔子,从前年纪小也就罢了,如今还要厚脸皮留下来,实在是不合适。

    最后还是甄老爷发了话。

    “家里头这么多空屋子,还能没了你的不成?真要搬,等春闱过去了,你考出功名来。再说,你们两人才刚成婚,原先就是家中娇惯了的,出去两个人过日子,还不知道要过成什么样,在家里头多待两年就是,等以后有孩子了,再计较这事也不迟。”

    只说裴淳如今还未考出什么名堂来,还在读书,等搬出去了,便不好再向兄长伸手讨银子花,徐小姐更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家中再养几个下人,难道还要为生计发愁不成?

    甄老爷年纪越大,往居养院跑的多了,便越是看不得家中孩子受苦,好说歹说才把裴淳的心思劝没了。

    反而是徐小姐有些紧张。

    她家中点头愿意让她嫁过来,一面是看裴慎在朝中得势,一面也是看裴家已经没了长辈,不必担心她会受婆家磋磨,徐小姐出嫁前,管事当家的本事学了一些,却没的用上。长嫂如母,她听说过裴夫人的名字,也见过几回,从前去如意阁里买衣裳首饰时,裴夫人是温柔如水的性子,也不知私底下如何。她有一个表姐,便是嫁出去之后,才见识到了婆婆的真面目,如今日子过得水深火热。

    可徐小姐却是白紧张了。

    她过门没几日,甄好便把她叫过去,还将几本账册给了她。

    徐小姐惊讶:“这是?”

    “这是裴淳院子里的账目。”甄好对她道:“既是没出门,他院子里的一切,也都是从公账走,只是你们成了家了,往后这些也要学着一些,你们院子里有多少人,月例如何,往后一应都得交给你。”

    徐小姐接的诚惶诚恐。

    等她翻开一瞧,却见所有账目条目清晰,就她那出嫁之前学得半吊子,看不出任何问题来,反而还要夸一声好。

    “你也知道,我是做生意的,毛病也有不少,账目便一定要理清楚,不得有什么隐瞒作假。裴慎在外清廉公正,家中要求也多一些,若是底下人有偷奸耍滑的,你尽管处置,若是有什么难处,就尽管来寻我。唯独只一点,不论做什么,都不得堕了裴家的脸面。”

    徐小姐郑重应下。

    裴大人的名声,她是听说过的,如今她也冠了夫姓,往后也要被人叫一声裴夫人了,裴家的脸面便是她的脸面,还是她夫君的脸面。

    徐家家风严谨,徐小姐回去之后,也不敢放松大意。

    大婚之后,裴淳休息了许多日,便要匆匆忙忙地准备春闱去了。

    这次全家上下都不敢大意,春闱至关重要,裴淳读了这么久的书,能否如希望之中的那样入朝做官做事,便就看这一回。

    这回是全家出动,把裴淳送到了贡院门口,不用甄好仔细叮嘱,新的小裴夫人便代替了她的位置,拉着裴淳的手念叨个不停。

    裴淳连连点头,把话应下。

    之后这一等,又是几日。

    裴淳在里面考,徐姑娘就在外头担忧着,生怕他会出什么事。往年她可听过不少考生的事情,要么病倒在里头,要么便是方寸大乱,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