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6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206章

    裴家是不注重过年的,从前吃一顿好的就算是应付过去了,可在甄家待久了,甄老爷与甄好都是十分看重年节的人,裴慎与裴淳两人也就跟着一起看重起来。

    年前做了新衣裳,今年皇上龙体欠安,裴慎便暂时歇了买烟花来放的心思,但一应年货也准备的十分齐全,与甄好一道,早早便将年礼准备好,差人给各个府上送了过去。

    裴淳已经不是小孩,心思便比从前活络许多,除夕那日一早,便心痒痒出门去寻徐姑娘,一大早就不见了人影,甄老爷也一早等着,等着亲外孙起来了,便带着亲外孙出门去。他在京城定下来之后,平日里生意往来,交了不少朋友,大多年纪相仿,家中都有孙子孙女,这会儿便是要带出门去炫耀的。

    甄好起的迟了些,起来时,家中人都空了一半。

    她顿时无奈地道:“平日里忙,好不容易得了空,竟是一个记得我的都没有。”

    裴慎在一旁附和:“那不是正好?家中只有我与夫人在家,连裴昀都被爹带出门去了,一个打扰的人也没有,爹与裴淳应当都是天黑了才会回来,这样一来,我与夫人就能有一整日的空闲时间,能做许多事情。”

    “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该做的准备也做完了,都到了今日,还有什么没做的事情?”

    裴慎想了想,说:“我好像还欠着夫人一幅画。”

    甄好愣住。

    她想了好久,才总算是想出来,这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也是某年过年,裴慎兴致冲冲说是要给她画一幅画,可却是提笔数回,一次也没有画出来过,说是自己技艺不够精湛,画不出她的万分之一。那都是两人互通心意之前的事情,后来再没提过,甄好险些就把此事给忘了。

    这会儿裴慎又来了兴致,甄好也没有拒绝,与他一块儿到书房里头,在书桌对面坐下,看着裴慎摊纸磨墨。

    一回生,二回熟,两人都成婚那么多年了,连裴昀都已经能背书了,甄好坐直了身体,任由裴慎打量,却还是忍不住被他的视线打量的有些脸红。

    “你动作快些。”甄好忍不住催促。

    裴慎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提笔描摹,动作却是又轻又慢,每一笔都极力画的小心精致,生怕画不出自家夫人的好。他气定神闲地道:“此事也不能操之过急,本就该慢慢来,夫人也无事,便多坐一会儿吧。”

    可甄好却坐不住。

    隔得远,她也看不清宣纸上画到了哪里,唯独只知道裴慎在看着自己,明明只是在画画像,可视线露骨,在他的注视之中,好像自己的所有一切都暴露无遗,连她的一点羞赧都轻易被裴慎发觉。

    甄好更加不好意思,她钻进了衣裳,忍不住又催促了一声:“你怎么还没好。”

    裴慎没有吭声,只盯着自己的画,眉头慢慢皱了起来。

    他动作依旧是慢吞吞的,手上动作不停,不时抬头看一眼甄好,到甄好忍不住要催促第三回时,他才终于收笔。

    “画好了。”

    甄好立刻便站了起来,急忙走过去要看。

    可还不等她看清,裴慎便已经先一步将画纸提起,避开了她的视线。画上墨迹都还未干透,甄好只觉得眼前一花,抬眼却见他已经将画纸揉成了一团。

    “哎。”甄好顿时急了:“我还没看见呢,你这是做什么?”

    “还是画的不好,夫人就别看了。”裴慎皱着眉头说:“过了几年,我的画技没有半点长进,给夫人画画像的事情,还是过几年再说吧。”

    甄好不信。

    她平日里可是见着过裴慎写字画画,就算公务再忙,裴慎也没耽误这些,有空便去练习,要不然,他那一手好字也不会引得人人夸赞。甄好平日里见他随手画的花草山水,也皆有风骨,画技精湛。

    怎么到了裴慎的口中,反而变得一文不值了?

    甄好狐疑,眼见裴慎又摊开一张宣纸,一副做好了准备要再画一次的模样,她趁其不备,将方才那个纸团捡了起来。

    裴慎顿时着急:“夫人!”

    甄好避开他的动作,将纸团展开,画像映入眼中,她也是呆了一呆。

    平日里随手画的花草都好看,这次裴慎上了心,更是叫人挑不出一点毛病来,甄好对这些不太擅长,可鉴赏眼光还在,她也看得出来,裴慎这画分明是画的很好,惟妙惟肖,将她的特点都抓牢,若是让外面那些敬佩裴慎的书生来看见,恐怕是能夸出花来。

    “这怎么就不好了?”甄好小心把纸摊开抚平,看着被裴慎随意揉成一团而造成的褶皱,不禁抿紧了唇:“我看是画得很好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