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4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204章

    福余果真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认真的入朝做事去了。

    他想要上进,皇帝虽然警惕,可也没拦着,宁王府发生的所有事情,都瞒不过皇帝的眼睛,福余做了什么,自然会有人报到他的面前,若是福余有什么多余的动作,也会立刻有人把事情报到皇帝那。

    也因为如此,福余安安分分的,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皇帝也对他放下了心,他说要入朝做事,便尽心教他,给他官职与差事,其余便由他自己发挥了。

    朝中官员心中纳闷不已,眼见得宁王又得了圣宠,还有几人有意想要与宁王交好,可从前宁王来者不拒,这回却是拒绝的明明白白,不但王府避之不见客,就连当面碰见了,态度也十分冷淡,不愿意亲近任何人。

    众位官员丈二摸不着头脑,却也无可奈何,朝中的情势越来越严峻,也不再找着宁王讨好,而是想办法如何在两位皇子争权之中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

    魏王与靖王的争斗,几乎是要摆在明面上了。

    皇帝也知道此事,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自己什么也不知道,任由两个儿子斗来斗去,不是今日听这个来告状,就是明日听见那个出了错,谁也不饶过谁。

    靖王能力出众,在官员之中口碑甚好,他交往科举书生,年轻些的官员,都是科举出身,愿意站在他的身后。魏王虽生性温吞,可擅分辨忠奸,也能听底下人的建议,朝中不少老臣也都比较看重魏王的沉稳。

    两位皇子可谓是谁也不服谁,就连甄好每日待在铺子里,都能感受到气氛的僵硬。

    无他,每日来铺子里光顾的那些夫人小姐,身后的世家有的站在靖王那边,有的站在魏王那边,若是有人在铺子里遇见了,尤其是有些相对的仇家,便不给对方什么好脸色,哪怕话不是冲着自己来,甄好与秦云听着,都觉得累人的很。

    好在也有不少人,与裴慎一样,既不站靖王,也不站魏王,坚定不移地跟着皇帝的路子走,也正是因为如此,甄好还有了平日里能够来往的夫人。

    外头的事情如何眼中,都与裴家没有什么关系。

    等酷暑过去,天气转凉,眼看秋闱在即,裴淳更加不敢出门,每日躲在家中读书,而甄好也开始忙着给他准备婚事了。

    亲事已经定了,等明日一开春,裴淳与徐小姐就要完婚,不敢裴淳能不能考出功名来,这婚事都得办他,长兄如父,裴家已经没有了长辈,这婚事就得由甄好来操持。

    好在甄好也不是第一回操办大婚了,经验也多的很,不说上辈子的事情,前一回在怀州与裴慎再次大婚时,她也差不多将所有事情都摸清楚,这会儿上手起来,也并不慌乱。这时候距离开春还早,也只是想着早些准备,准备充分了,等以后徐姑娘嫁过来时,也不会亏待了人家。

    她这副样子,让裴淳压力更大。

    “我若是不好好读书,不考个什么功名出来,反而还给你们丢人了。”裴淳说:“费了那么大的劲,要是让徐姑娘嫁过来,却发现自己嫁了个一穷二白的人,那得多委屈啊。”

    近日他读书实在是辛苦,甄好也不想为难他。

    “你如今年纪还小,一次不成,也还有第二次,徐姑娘是真心与你过日子的,也就不会想着这么多事,自然是会安心等着你考出功名来。”甄好说:“左右住在家中,我与你哥也不会短了你吃穿,你也不用着急。”

    “哪里能不着急啊,嫂嫂,你不懂,我还要给徐姑娘长脸呢!”

    “长脸?长什么脸?”

    “这当然不一样了。”裴淳自得道:“以后徐姑娘嫁给了我,那就不是徐姑娘,也是裴夫人了。她以后走出去,介绍起我,说的是自家相公,要是能有出息,难道不是给她长脸?要是我什么也不是,她走出去,只能说她的相公是个秀才,天底下那么多秀才,这得多丢人啊。”

    甄好哭笑不得。

    她说:“当初我走出去时,也说我的相公是个秀才。”

    裴慎端着碗,抬起眼,眸色冷淡地扫过了弟弟。

    “那不一样,不一样。”裴淳连忙说:“我哥这个秀才,是出了名的,远近闻名,大家都知道他厉害。我这个秀才,就是个普普通通的秀才,一点名气也没有。”

    像他走在外头,说自己是裴秀才,人家还要想一想裴秀才是谁,要是他说自己是裴慎的弟弟,那人家立刻就能反应过来了。

    “再说了,我哥这么厉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