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3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203章

    福余还没出宫时,有不少皇子主动找上门来。

    他受皇上宠爱,自然有不少人想着要与他打好关系,好为自己拉一份助力。几乎每一位皇子都来过,福余也全都拒绝了,可还是第一次见到靖王。

    他与靖王的感情不算差,但也不算太好。

    毕竟进宫之前,靖王与裴家的关系也不算好,靖王是个风流人,还对甄好起了非分之想,两人头一回见面,那就是互相看不过眼。在进宫之后,福余还帮着裴慎怼过靖王好几回。

    靖王见着了他,还要恭恭敬敬喊一声皇叔,可再多的关系,除了逢年过节礼节性的送个礼之外,再多的也就没有了。

    福余听到下人通报,说是靖王登门时,还吃了一惊。

    他不明所以,可还是让人把靖王请了进来。

    谢琅来时做了许多准备,想过见到宁王时要说些什么,可没等见到人,先被王府里头一地的菜给吓了一跳。福余开府时,他自然也来看过,王府花园是工匠精心设计打造,如今却看不出半点原来的影子。

    谢琅嘴角抽搐,等见到福余时,一时半会儿都有些没反应过来。

    福余见到他,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你来做什么?”

    “我这个做侄儿的特地来看皇叔,自然是因为有要事相求了。”谢琅也不和他兜圈子,直接便道。

    福余没想到他会这么直白,一下子噎住,“你有事找我?”

    “没错。”

    “有事找我帮忙?你也看到了,我现在什么也没有,可没什么能帮你忙的地方。”福余不以为意地道:“你靖王神通广大,有什么事情,你自己就可以做到,还需要用到我?”

    “我既然来了,自然也是当真有事想要求皇叔了。”谢琅将自己带来的东西放到了桌上,他打开箱子,里头是满目金翠。

    福余瞥了一眼,便不禁睁大了眼。

    “你这是做什么?”

    “自然是投其所好了。”谢琅说:“我打听过,皇叔最爱这些金银之物。”

    “你这是什么意思?”福余皱起眉头,冷眼看着那个装满金银珠宝的箱子,却没有动。

    “我的意思,皇叔应该明白。”

    “你想收买我?”

    “收买人心,当然要投其所好。”谢琅并未否认:“我有事求皇叔,自然也要带上筹码,不知道皇叔是否心动呢?”

    “你要收买我,做什么?”

    “做先前皇叔想做的事情。”

    福余一时沉默下来。

    晌久,他才动了一下。他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依旧没有多看那箱金银珠宝一眼。

    “你要是调查过我,你也知道,有不少人来找过我,可我一个都没答应。”

    “我知道。”

    “你知道还来找我?”

    “他们是他,我是我,他们的请求,皇叔不答应,不见得也不会答应我的。”

    福余笑了笑,给自己续了一杯茶水。他将那箱子推了回去:“你回去吧。”

    “皇叔就不考虑考虑?”

    “我已经考虑清楚了。”

    “我是真心来和皇叔交易。”谢琅又把那箱子推了回去:“皇叔帮我,那对皇叔来说,是有益无害,若是我赢了,皇叔能得到的好处自然多的是,就算是我输了,以皇叔的身份,也不会落到什么境地。”

    福余嗤笑一声:“你说的倒是好听。”

    “父皇对皇叔是什么态度,我这个做儿子、侄子的,自然是最清楚不过。父皇向来宠爱皇叔,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有诸多人来寻皇叔的帮助,我也不例外。”谢琅道:“再说,皇叔是不相信我吗?”

    如今朝中就剩魏王与靖王两方势力,最后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不是魏王,就是靖王,两人旗鼓相当,各占一半的优势。

    “你靖王这样厉害,自然也用不着我。左右不管是谁继任,都与我没什么关系,我为何要帮你?”

    “因为我胸有成竹,势在必得,比其他人都可靠。”

    福余毫不在意地说:“帮你对我来说好处不大,不帮你,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坏处。金银之物,我自己就可以弄来,你这筹码看起来可不够大。”

    “的确是如此。”

    “既然你知道了,那还待着做什么?还要我留你用膳不成?”

    谢琅慢悠悠地把那箱子盖上:“我来找皇叔帮忙,自然也是要得到了满意的结果才肯离开。就这么空手走了,可不是我的习惯。”

    福余笑了一下,起身往外走去。

    谢琅自然也是忙不迭跟了上去。

    他跟着福余一路走到了外面花园里,就见福余撩起衣袖与裤脚,拿起旁边的锄头,直接干起了活来。谢琅一愣,继而嘴角抽搐,看着旁边满地发芽了的菜种,他叹了一口气,从下人手中接过另外一柄锄头,帮着锄地。

    他身上穿着是精致华贵的衣裳,挥锄头都还有些不方便,又是头一回做这种事情,没一会儿,衣上就沾满了泥土。谢琅挥了几下锄头,又停了下来,无语地看过周围的菜种。

    “皇叔现在每日就做这些事情?”

    “你也看到了,我如今就对这些感兴趣。”福余举起锄头,用力刨着泥土:“你要是只说这一件事情,你回去吧,我不会帮你的。”

    “皇叔……”

    “你既然调查过我,你也知道我先前做了什么,虽然皇上是原谅了我,可若是我再多做什么事情,难免他会再生气,会再迁怒到你。你要是不想被迁怒,还是尽早放弃了比较好。”福余这几日都在学着干农活,已经比较熟练了,没一会儿便刨开了一段距离,“再说,我们俩的关系,也没好到这种程度,我若是帮了你,裴大人会不高兴的。”

    “关他什么事?”

    “当然关他的事。”福余说:“他说的话,我向来都是听的,他与你也不和,若是你们俩吵架了,我也会站在他那一边。若是你坐上了那个位置,就会高他一头,到时候,不也还是和我过不去吗?”

    谢琅:“……”

    他一下子沉默了下来。

    福余不提还好,福余一提,他就立刻想起了从前福余帮着裴慎针对他的场景。

    他心中嘁了一声,忽然便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这皇位之争,不管是他和魏王谁赢了,好像裴慎那家伙都不会差到哪里去。魏王那家伙虽然性情温吞,可会听人的话,只要裴慎有真才实学,迟早能得到重用,他就算是个王爷,哪怕之后还能风光,也会被新皇忌惮,爵位再高,也越不过一个受重用的重臣——哪怕如今裴慎的位置已经够高,可谢琅清楚,等新皇上位之后,裴慎那家伙定然不会止步于如今的位置。

    就算是他坐上了那个位置……

    他原本是想,若是他成功了,以后他就能压裴慎一头,任裴慎如何风光,往后还是要听他的话,想到裴慎忍气吞声的样子,谢琅便高兴的不得了。可如今看来……就算是他能压裴慎一头,可裴慎身后还站着个宁王!

    以皇帝对宁王的重视程度,肯定也不会亏待了他这个皇叔。宁王又是他的长辈,哪怕手中没有实权,可也能压他一头。

    一想到这个,谢琅脸色便有些不好看。

    福余说:“我不帮着魏王与你作对就不错了,你还想要我帮你?”

    “若是皇叔愿意,我自然愿意相信皇叔。用人不疑,皇叔与我是血脉相连的亲人,我想皇叔也不会害了我。”谢琅道:“再说,难道皇叔是觉得,我会比不过魏王那家伙吗?”

    “这可说不准。”

    谢琅想了想,又道:“那皇叔就不想要别的了吗?”

    “我没什么想要的。”

    “可我听说,皇叔最近也在为一事发愁。”

    福余顿了顿,直起身体来看他。

    “皇叔是天潢贵胃,自然也不可能一辈子做这等乡野之事。若说年纪,我比皇兄还年长许多岁,或许还还能帮上皇叔的忙。”谢琅拄着锄头,有些得意地看着他:“我心中有许多事情,只等着有朝一日,能够实施开来,那些都是利国利民的事,十分有意义。若是皇叔不嫌弃,不如坐下来听我好好说。”

    福余狐疑地看着他。

    过了好半天,他才又摇了摇头,继续低头锄地:“我不听,你回去吧。”

    谢琅:“……”

    “你……”

    福余头也不抬:“我觉得种菜挺好的,你要是有兴趣,等你走的时候,我让管家给你捞两条鱼带回去,我这个做皇叔的没什么好送你,就送你两条鱼吧。”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