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60章:结局倒计时(3)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060章:结局倒计时(3)    消了一个多小时的食,白歆莉浑身虚软的趴在他的肩膀上,一点力气都没。闭着双眼,喘着气,有种小死一回的感觉。雙腿耷拉着,身体软的像没骨一样,依附着他。

    真心觉得这样的消食方式,还真比散步要靠谱许多。

    强化的双人运动,太耗体力。晚上本来吃的有些多,现在都没饱腹感了。这比上次车里没强到哪里去,这次的感觉更加的真实。

    室内开着暖气,一身的汗。坐在流理台上,从温热后,变得有些冰,没穿衣服肌肤起了一层层鸡皮疙瘩,有些不舒服的动了动,萧慕言双臂圈着她,稳稳的抱在怀里,不让她从流理台上跌下来。

    让萧太太靠在自己肩膀缓了缓,抱起靠在自己怀里的白歆莉,一把抱起,让她腾空起来,大手直接托着她。

    手在抱住的时候,没穿衣服,直接与她的肌肤贴在一起。

    白歆莉脸一红,自己一起来,都不用看也知道刚刚大战后,战场是什么模样。

    “你,弄干净!”

    白歆莉在萧慕言抱住自己准备上楼的时候,没去看自己刚刚坐的地方,刚结束后,缓了一会儿,这会儿虽然浑身还是乏力,却是慵懒的趴在他的肩上张嘴在他颈侧咬了一口,让他清理干净。

    他的车如果他不让司机接送,司机一般不会去开他的车,弄的乱七八糟的他晚点处理自己处理也就算了,但厨房,明天一早佣人就会起牀给他们做早餐,到时候,水池里的碗碟倒是没事,但这流理台还有这地上扔的一团团的,她想想都……

    “萧慕言!”

    见萧慕言不听,白歆莉又咬了他一口,这一口要比刚刚的一口重许多。萧慕言拿白歆莉没办法,脸皮怎么就这么薄,平时两个人在卧室里,有时候一地都是,不也是佣人们收拾吗?这厨房里,和卧室里有什么区别,不一样是做同样的事情吗?

    白歆莉让收拾,萧慕言只能抱着白歆莉,拿过纸快速的清理着,还好流理台上好清理,这比车里好清理多了。再弯身把地上的纸团快速的捡起,扔到垃圾筒里,这才调整了一下抱白歆莉的姿势问道:“萧太太,是不是很喜欢刺激?刚刚萧太太的水……”

    “嘶,萧太太,你属狗的啊!”

    萧慕言吃痛,白歆莉在他抱着她上楼时不正经时,又在他的颈上咬了一口。

    刚刚的画面她都不好意思想,他还提。

    “等会在阳台?”

    抱着白歆莉上楼,刚刚的衣服已经报销了,白歆莉被抱着,上着楼梯的时候,自然的足曾在一起。萧慕言的步子刻意放的很慢,似乎很享受这样的磨足曾。

    白歆莉不想自己下来走,就这样被他抱着。在察觉到萧慕言耍流亡民的时候,他耍流亡民,她就在他的颈上咬。一口,一口,又一口。

    他每每故意丁页她的时候,她就咬一口。等两人进了主卧时,白歆莉又浑身发软了。刚刚缓回的一点力气,被他这一路上楼梯,折腾的软成了一团。

    萧慕言的颈上被白歆莉口肯出了一个又一个牙印,每一个都不是特别的重,但是每一个都能看出齿印,交错在一起。白歆莉伸手抚过,唇角微微的勾起。

    “萧太太?”

    萧慕言直接把白歆莉抱进了浴室里,萧慕言坏坏的把刚刚托着她的大手抬起往她的面前晃悠。

    “你看!”

    白歆莉听到萧慕言叫自己自然的抬起头,在看到他晃在自己面前的大手,整只大手都被刚刚他俩……

    “萧慕言!”

    白歆莉脸一热,迅速推开他的大手,实在不忍直视。刚刚在厨房明明已经简单整理过了,不至于这么肆意,谁让他上楼的时候,总是故意的逗自己,才会让她本来就没缓过来的状态,失了控,他竟然还不要脸的给自己看!

    “呵!”

    萧慕言看着恼羞成怒的萧太太,双臂撑在她的两侧,拉近两人的距离,贴上她的小口解。

    ***

    萧慕言有些放肆,楼下的厨房,楼上的浴室,不消停的抱回房间,躺在牀上没休息多久,在她缓了好久缓过神来的时候,抬头想问问他公司的事情。

    她是看出来顾凤鸣今天来这里不对劲的,而萧先生的情绪也不对劲,可是,萧慕言并没有打算说。他既然不主动说,她主动问。

    可没给白歆莉问的机会,萧慕言在她开口的时候,萧慕言已经搂住她微起的身子,邪笑的说道:“萧太太没自己说的那么累吗?”

    双臂稳稳的抱着她,把她从牀上又转移到了阳台。入了冬的夜晚,离开暖气的房间有些冷,大衣披在她的身后,萧慕言抱着她。

    后面是温暖的大衣,前面是他温暖的身体。加之,随着慢慢升高的温度,已经忘记了是寒冷的冬天。

    等一切结束的时候,白歆莉是真的体力耗尽,昏昏沉沉的被抱回了卧室。

    ……

    夜已深,身侧的白歆莉累至极点,已沉沉睡去。萧慕言侧身抱着白歆莉,垂眸看着怀里睡的正香的萧太太,指尖挑过她鬓角的发丝,露出那欢好后媚人的脸。

    已是凌晨四点,体力耗尽,却没有一点困意。掀开被子起身,靠在阳台,萧慕言披着外套,点燃一支烟,袅袅烟雾一圈一圈的飘起,在夜色里燃起迷离的烟雾。拉上的阳台门,阻挡了屋内的暖气往外飘,寒气侵体。

    身体的温度在一点点的降下,握着手机的五指冷的有些僵硬。

    ‘萧先生,你知道薰衣草的花语吗?’

    薰衣草的花语。

    萧慕言的手指按在屏幕上,一字字的敲出。

    ****

    第二天,下午

    白歆莉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