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3|03.15 |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简千珝虽然兼任了少詹事一职,却没能一直做下去,在这个职位上发挥他最大的作用。

    倒不是简千珝不想,而是现实不允许,简老夫人的骤然逝世,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

    不过老夫人年岁已高,对于她老人家的岁寿,简家人早有心理准备,突然是突然了点,但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老夫人去世了,简家男丁该为老夫人丁忧了,简珞瑶的父亲和叔伯得守满三年的孝,简千珅简千珝这些孙辈,一年便够了。

    不过简千珝眼看着再干一年,明年开了春就是妥妥的正四品,说不准当今一个高兴,再给他给他升个一官半职的,指不定就能成为朝中最年轻的重臣。

    可人运气不好,偏偏在这个关口遇上祖母过世,丁忧一年回来,已经过了考评,圣人想提拔大舅子都找不到借口,少不得还要在从五品的位分上再待三年,至少三年,就这么白白浪费掉了。

    这是外界的想法,简千珝却没这么遗憾,他反倒还松了口气,同自家妻子说了,“这样也好,万岁爷对咱们家恩宠太过,少不得惹着了一些人的眼,还不知多少人在盯着咱们。有着万岁爷的维护,妹妹如今在那位置上坐着甚是稳固,犯不着咱们锦上添花,如今借着祖母的孝期沉寂下来,也免得那些人盯着妹妹不放。”

    周氏与简千珝也算是青梅竹马,成亲后举案齐眉,两人私底下相处,倒也没有旁人以为的一板一眼,虽然简千珝平日一脸严肃端方,周氏在他跟前倒也能放松说笑两句。

    听闻简千珝的解释,周氏便忍不住睨了他一眼:“夫君就只想着皇后娘娘呢?”

    “自然也念着夫人和崇儿。”崇儿是简千珝和周氏的长子,也是独子,他们夫妻俩成亲这么多年,子嗣却不丰,周氏自来把长子当眼珠子疼。

    简千珝说起这么具有温情的话,仍是一脸的端方,“这些年我一心扑在了政务上,对夫人和崇儿多有疏忽,倒不如趁着丁忧这段日子,好好陪着夫人和崇儿。”

    虽然简千珅神色冷淡,不像是在说夫妻情话,周氏仍忍不住微微红了脸,瞥了他一眼:“都老夫老妻了,夫君说这种话也不害臊。”

    话是这么说,周氏心里却是受用的,先前听着丈夫话里话外,都是为宫里的皇后娘娘考虑,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前程,她心里未免有些不是滋味。

    其实她也不是不知道自家丈夫的前程,与宫里的皇后娘娘脱不开关系,她自然是感激的,只是不善言辞的丈夫却时时把妹妹挂在嘴边,担心这担心那,难免让她产生些想法,好像他们才是一家人,她嫁进来这么多年,照顾丈夫,孝顺公婆,却感觉仍是个外人,格格不入,心里自然不舒坦了。

    不过简千珝这话说得漂亮,让周氏的小心思彻底烟消云散。

    简千珝说完又道:“父亲叔伯他们要送祖母回乡,与祖父合葬,恐怕就留在老家为祖母守孝了,索性京里也没事,我打算同父母一道回去,只是老家到底是乡野之间,未免简陋,恐怕就要委屈夫人了。”

    周氏心里其实都清楚,以自家丈夫的辈分,其实不用特意回老家丁忧,公爹叔伯他们回去便尽够了,如今丈夫特意提这个,还不是为了之前的那句话——低调行事,免得宫里的皇后娘娘被人惦记。

    不过周氏也懒得戳破,只温声道:“既是为祖母守孝,那便不必再惦记着享受,我心里有数。”

    简千珝点头笑道:“还是夫人善解人意。”

    虽然简家打定了主意,一家人全都回乡丁忧,一道圣谕却把简千珝几兄弟留了下来,圣人口谕上是说简家人都会念书,满腹经纶,正巧太子近来准备正式开蒙,那索性也不另外找先生了,就请他们兄弟几个为太子开蒙罢。

    末了萧长风还特意让人带了一句话,他们都是太子的舅舅,是为长辈,便不必顾忌太子的身份,只管用心教导。

    于是简家几兄弟都被抓壮丁了,留在京里当个没名没份、连工资都没有拿到的先生——萧重乾是开蒙,正式的拜师礼都没有,也不是日日都去简家读书,毕竟行程安排得太满,只能隔三差五的去一次。

    萧长风这完全是“反正不是自己学,不嫌老师多”的节奏。

    简珞瑶替她儿子数了数,萧重乾五花八门的老师,加起来都有十来个了,小小的孩子每天行程都排得满满的,可到这个时候,已经不是她能插得了手的了。

    太子的教育,事关朝局,朝上朝下全都盯着呢,别说简珞瑶了,就是萧长风想给自己儿子减减压,估计都有不怕死的老臣站出来大骂了。

    于是简珞瑶也只能安慰自己,想想上辈子的小学生吧,也有那么多门课程要学呢,她儿子有十几个老师也不算夸张。

    当然简珞瑶也确实没精力顾这么多,她肚子已经鼓起来了,产期就在这一两个月里。

    几乎在整个后宫所有人的期待中,简珞瑶顺顺利利的生下了女儿。

    萧长风临近而立之年,又是一国之君,得知自己从此有了香香软软的小女儿,顿时乐得不知南北,又是封赏后宫,还当场给小公主取好了大名——萧重熙。

    简珞瑶生完孩子便累睡过去了,一觉醒来儿子女儿和丈夫都围在自己床边,不过他们的关注都不在她身上,一个个全神贯注的盯着刚出生的小公举。

    萧重乾本性还是孩子,看着这么小缩成一团的小婴儿,抑制不住心头的好奇,伸出小手想要捏一捏小公举的脸颊。

    只是手还没碰到妹妹,被萧长风眼疾手快的挡回去了:“你手上没个轻重,别把重熙给弄痛了。”

    萧重乾不乐意的道:“父皇先前一个人抱了重熙那么久,把重熙弄得大哭,现在还好意思教训儿子。”

    萧长风身为父亲的威严被无视,顿时眯了眯眼睛,轻飘飘的瞥了萧重乾一眼,一身气势毫不掩饰。

    眼看着萧长风就要教训“不孝子”了,简珞瑶连忙轻咳出声,虽然声音有些虚弱,床边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却非常敏感,立刻抬头朝她看过来,动作如出一辙,跟排练过似的。

    简珞瑶心里发笑,见萧长风立刻伸手过来要扶她的架势,便摆了摆手道,“我就不起来了好,孩子呢?”

    “乳娘刚刚喂完,眼下正睡着呢。”

    当初能够亲自喂养萧重乾,是因为萧重乾身为先帝的皇长孙,被先帝和先太后当眼珠子看,简珞瑶才敢大着胆子做自己想做的。

    可如今,简珞瑶一没有向着她的先太后在,二来她正经的婆婆王太后,当年对她喂养萧重乾一事,还严厉的敲打过她,如今她要是还犯同样的“错误”,王太后恐怕就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因此简珞瑶胆子再大,也不得不对现实低头,好在她现在身份不一般了,内务府听她的指挥,给小公举找的乳娘,都是刚刚生养的,母乳的营养还算跟得上。

    简珞瑶点了点头,女儿吃饱了她也就放心了,不由眼波一转,看向萧长风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