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九十四章 :繁华落尽尘埃落定——大结局(上)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风萧山。

    “怎么了绝儿?”即墨阡漓看着面色有些苍白的她,担忧的问道。

    暗夜千绝摇摇头“应该是太累了。”

    即墨阡漓点点头,轻轻握住她的手。

    青鸾垂头走在后面,以至于没人看得清她眼中的纠结和别样的情绪偿。

    麒麟和毕方则是悠闲的跟在后面,时不时欣赏风景。

    风萧山是江湖和墨夜国的一个屏障,里面四季如春,环境美好,但是却有很多危险的动植物撄。

    暗夜千绝不知为何心有些不安,一种恐慌感蔓延全身,无奈的看了眼前方。

    青鸾抬眼看着前方的两人,很快又垂了下去。

    脑海中浮现出火凤脆弱的样子,眼中浮现担忧。

    “王……”看着两人,青鸾欲言欲止。

    暗夜千绝微微停下了脚步,拉住了即墨阡漓。

    即墨阡漓无奈的停下脚步,宠溺的看着她“怎么了?”

    “青鸾有事找你。”说完她回头看向那纠结欲言又止的青鸾。

    即墨阡漓漫不经心的转过身去。

    “嗯?”

    淡淡的扫了眼青鸾,他不紧不慢的开口。

    麒麟和毕方看着青鸾欲言又止的样子,有种不好的预感。

    “王……您、您回去看看火凤吧。”青鸾一咬牙,慢慢开口道。

    暗夜千绝猛然感觉心口一痛,冷汗直流。

    “绝儿!”即墨阡漓一惊,一把将她搂入怀中。

    一双紫眸满是担忧的看着她。

    暗夜千绝轻轻摇摇头,声音有些飘渺“我……没事。”

    青鸾看着两人的动作,一种气闷的感觉由心而生。

    咬咬牙“王,青鸾求您回去看看火凤吧!”

    即墨阡漓眼中闪过冷光,慢慢睥向她“本尊为什么要回去看她?”青鸾有些哆嗦,明显感到了王山上散发出的威压和无可比拟的气势。

    额头有些薄汗,攥了攥拳头“火凤她本就中了毒,身子虚得很,这次又受到了这么重的惩罚,昨日出发的时候我就看她受不住了,不知道现在……”

    青鸾音调很低,带着忧伤的尾音,忽的抬起头“所以我想让王回去看看火凤,如今……只有王能帮她了!”

    即墨阡漓冷哼一声“和本尊有什么关系?”未了温柔的看向怀中的人儿。

    青鸾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王上,为什么这样的陌生……火凤和他们一起生活了百万年千万年啊!一心一意的保护他!为什么、为什么王会这么不在乎?

    难道真的那么冷血么……不可能!原来的王虽然冷血,但是从来不会对他们这么冷血,眼睁睁的见死不救!

    王虽然没有恢复神位,但是王恢复记忆了!恢复记忆了所有的事情都记起来了。

    可为什么是这么冷血?为什么……

    “王,她是火凤啊!她是一心一意保护您的火凤啊!您怎么能……如此冷血!”

    青鸾摇着头看着即墨阡漓,眼中是不解、痛苦和惊异。

    “那是她自作自受。”淡淡的扫了眼青鸾,他抿唇开口,一样的清冷毫无感情。

    “不!火凤她没有,她怎么会是自作自受呢!她是一心为了王啊!”

    麒麟嘲讽一笑“青鸾,我想你应该先知道火凤做了什么,在来着下定义。”

    毕方没有开口,却是赞同的挑眉。

    青鸾咬牙“谁说我不知道的?可你们又是怎么知道那事情一定是火凤做的?我们在一起百万年,难道你们连这点对火凤的信任的没有么?”

    “如果这是尸魔的离间计,那我们岂不是都中计了么?火凤是什么人难道你们不知道么,她对王忠心耿耿,难道你们不知道么?”

    麒麟张张口想说什么被毕方拉住了,对麒麟摇摇头。

    麒麟只好看了眼青鸾,没有开口。

    “王,难道火凤对您的心思您不知道么?难道她会背叛你么,真的会伤害你么?她宁可伤害自己、宁可舍弃自己的生命也不会让您受伤啊!”

    青鸾看着那高高在上、不容侵犯、冷酷无情的神祗,声声悲切,渲染了最真挚的感情。

    即墨阡漓没有什么表情,但也没有开口。

    暗夜千绝只感觉心口越来越痛,看着跪在地上的青鸾,满眼的对火凤的真挚和担忧。

    她百分百肯定火凤和尸魔有一定的合作关系,和幻蓝打斗不是意外,清逸中毒也不是意外,火凤之所以也会中毒那是因为不引起怀疑。

    但后面却有很多漏洞,比如为什么火凤恢复的那么快?或者是她武功怎会飞速提升?

    她慢慢看向即墨阡漓,她选择了告诉他火凤与尸魔的关系,但他会选择相信她的话么?毕竟火凤跟随他那么多年……

    “本尊为何要相信?”即墨阡漓看向青鸾,眸中虽没有了刚刚的冰冷,但他的话还是证实了他没有相信了青鸾。

    暗夜千绝握紧的手慢慢松开,还好他没有信……捂住心口,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她此刻的不安都来自火凤……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他若是真的信了青鸾的话,真的离她而去,那她会……疯的,会死去的……

    “王,青鸾不相信您是这么冷血的人!青鸾不相信您会见死不救!火凤她真的很危险!”青鸾跪着苦苦哀求,满眼担忧。

    暗夜千绝捂住胸口,费力的拽了拽他的衣袖“漓……”

    “绝儿?”他微微蹙眉垂下头,满眼的温柔掩饰不住里面的宠溺。

    “王……难道您真的要这样么!火凤她真的不可能背叛您!”青鸾不顾别的大声吼了起来。

    “王……您以为当初您和夜帝为什么没有魂飞魄散?您以为您当初和夜帝为什么会没受到尸魔的攻击?您以为您和夜帝为什么会转世成人?难道您以为这一切都是巧合么?都是幸运么?!”

    青鸾慢慢站起身,眼中是深深的痛苦和不甘“为什么火凤为你们做出了那么多你们却还要怀疑她?伤害她?”

    “火凤爱的是您王!火凤可以忍住您去不顾一切的为了夜帝的疯狂而舍弃道行保住你们的魂魄!阻止尸魔!为什么你们不想相信她!?”

    “当年您为了夜帝舍弃生命,但是如果没有火凤你们早就魂飞魄散了,怎么会有今日?不可能!”

    “如今你们反过来怀疑火凤?王,您到底是怎么想的!?火凤她害谁也不可能害你啊!她那么爱您!”

    麒麟和毕方皆是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向即墨阡漓。

    即墨阡漓身体不可察觉的一僵“你……说什么?”

    暗夜千绝唇有些颤抖,他是要相信了么……?

    青鸾看着即墨阡漓,泪水在眼中打转“王,我说的都是真的,当初火凤舍弃了一半的道行去救您和夜帝,您怎么能这么怀疑她?”

    即墨阡漓抿唇,冰冷的目光扫向青鸾,似乎在考虑她的话是假是真。

    暗夜千绝只感觉心在一点点下沉,不要相信她……不要……

    青鸾眼前划过其他东西,慢慢垂下眸“火凤她身体本就因失去了一半的道行而虚弱,又因中了毒而昏沉,可笑竟然还受到了那么严重的刑罚……”

    “青鸾,你知道本尊不喜欢听假话。”即墨阡漓微微沉眸看着她眼中闪动着冷光。

    青鸾握紧了拳头,又慢慢放开“王,青鸾怎么会骗你……”

    即墨阡漓看着怀中没有说话的她和那边口口声声说着他冷酷的人,他慢慢扶稳怀中的人。

    “绝儿……让麒麟和毕方陪你回去夜宫,我要回去看看。”他溺宠的看着眼前的心爱之人,非常温柔的开口。

    暗夜千绝心口一痛,眼中出现水雾“漓……别走……好么?”她怕,她真的怕……心好痛……

    即墨阡漓心中一怔,但是……

    “绝儿,我……不能不回去,等你恢复了记忆你便会知道了,正如青鸾所说,火凤救了我们……”

    暗夜千绝听着他的话,慢慢张唇“为什么……相信她?”

    青鸾听的有些气愤,手中出现一颗珠子。

    “这是忆珠,可以记录发生过的事情。”青鸾说完这句话,把珠子跑向空中。

    珠子慢慢在空中投出画面。

    而上面赫然是袅袅天宫,云层飞卷。

    画面上的红衣女子凝结儿一半的功力包裹住前方那下落的白色光芒,额上流下冷汗,脸色逐渐苍白。

    忽然她猛地后退。

    一口鲜血喷出,只见女子后面赫然出现一片黑雾。

    是尸魔,诡异的笑声响起,瞬间将女子打倒在地……

    而那被包裹住的白色光芒逐渐消失……

    “王……您还不信么?那是火凤啊!她是为了救你们……”青鸾咬着唇没有再说下去,非常的替火凤痛苦。

    即墨阡漓垂下了眸“绝儿,如果当时没有火凤,可能我们……”

    他没有说下去,因为他知道他明白。

    暗夜千绝苦笑,最终不相信她了么?

    苦笑的看向那画面,她非常清楚即墨阡漓不是这么莽撞的人,他绝对不会只因为这一个画面而相信这件事情,但是他需要一个理由来让他回去不是么?哪怕这个理由看起来不成立,但是他一定是要回去的,因为他还是担心火凤不是么?毕竟百万年的跟随,怎能那么无情?

    还有便是眼前的画面他信了一半……

    或者是就算他信了火凤背叛,也不想让她死。

    其实这能理解,就像是如果清韵他们犯了错,她绝对不能轻而易举的下决心处死……

    可是她再一次看着他“漓,答应我别走……好么?”

    眼中带着雾水的迷茫,她第一次这么彷徨,这么揪心、这么不安、这么恐慌……

    即墨阡漓在她额上轻轻一吻,笑的温柔如水“绝儿,你先走,我一会就回来。”

    暗夜千绝摇头“别走……”紧紧地攥着他的衣角,紧紧拉着他的手。

    他面上带笑,但却慢慢离她而去去,越来越远……

    最终手垂了下去……衣角飘然远逝。

    “绝儿,我去看看便回来。”声音消散在空中。

    她眼睁睁的看着空中的身影越来越远……

    青鸾也随着即墨阡漓离开,此刻只剩下麒麟毕方和她。

    她捂着针扎的心口,痛的不能言语,唇边扬起凄凉的一笑。

    不是说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开手的么?为什么……你食言了呢……

    她垂下头愣怔的看着那玉般无暇的手指,为……什么……

    你还是放手了……

    忽的捂住胸口,一阵锥心的疼痛……

    “噗……”一口鲜血喷出,染红了雪白的纱衣,开出了妖艳的花瓣……

    麒麟和毕方脸色一变,知道大事不好。

    “夜帝!”两人急忙上前。

    暗夜千绝唇边的鲜血不断下流,她轻声笑了。

    身体如枯萎的花朵,猛然的坠落。

    向地上倒去。

    麒麟和毕方一惊。

    忽然一阵妖异的香气传来。

    一抹血红从天而降。

    一把将要倒在地上她抱在怀中。

    美的窒息的面容上带着浓浓的怒气,但看着怀中人儿虚弱的样子,那双惑世的眼眸微微垂下,带着慌乱和无限的悲哀窒息,担忧……

    “小夜儿……小夜儿你怎么了?”纤长如玉的手指把她的碎发拨弄到而后,颤抖的看着她。

    为什么身体这么冰,为什么脸色这么苍白。

    而麒麟和毕方瞬间止住了脚步,不敢上前一步,那个人……

    “小夜儿……”看着她那精致的容颜,他只感觉心在颤抖,为什么会这样?他只是一会看不到,他的小夜儿怎么会变成这样?

    漓墨究竟做了什么!(漓墨是即墨阡漓恢复神位之后的名字,墨皇是尊称,漓墨是名字。)

    忽然看到她额间那闪烁的光芒,那是……血滴的形状……是血咒!

    祸国殃民的面容瞬间变的冷冽,眸中隐藏着狂风暴雨。

    “小夜儿……”紧紧地将她圈在怀中,声音轻柔而又染上了凄凉的,带着浓浓的思念之情。

    麒麟和毕方冷汗直流,谁也不知道为什么青鸾会忽然发难,谁也不知道王竟然会回去,谁也不知道夜帝竟然会吐血,更是谁也不知道燃尊竟然会出现!

    完了,这下是真的完了……

    燃烬冷冷的回头看着两人,妖娆的面容带着冰冷的杀气。

    “告诉漓墨,他没有资格去爱小夜儿。”

    语罢小心翼翼抱着怀中的宝贝,瞬间消失、

    麒麟和毕方有些腿软,这下真的完了……

    ……

    ……

    “怎么回事。”即墨阡漓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火凤,皱眉看向青鸾。

    青鸾一脸焦急“我也不知道,难道火凤真的要……”语罢捂住了嘴,啜泣起来。

    即墨阡漓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转眼看向火凤。

    此刻的火凤脸色苍白的几近透明,病态的脸上带着虚弱,额上满是汗水,忽然他眯眼,似乎刚刚看到了红光?

    ……

    而此刻的另一边。

    豪华的宫廷殿阁,飘渺的仙气。

    燃烬看着床上昏迷的暗夜千绝,满眼的担忧。

    狠狠的咬咬牙,要是让他知道这血咒是谁下的,他一定将那人千刀万剐!

    缓缓抬起手,一个冰蓝色椭圆形的东西便慢慢出现。

    冰月心……

    燃烬缓缓走到床边,将冰月心放到她眉心上方。

    双手慢慢晃动,那冰月心缓缓放出冰蓝色的光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