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凌晨二点四十分,叶秋涵检查了一遍刚写完一半的病历准备下楼买点吃的,心里盼着时间能过得快些,最好这一夜就这么安然度过别有任何意外。

    三年前她硕士研究生毕业后托二叔的关系才进了本市的三甲医院二院做住院医师,她二叔叶之林是省内有名的心脑血管方面的权威专家,本来他是盼着自己的两个儿子接自己的班好让叶家成为医学世家,没想到大儿子直接跑到南方做大闸蟹生意去了,二儿子则去了沿海城市圈海搞起了海参养殖,两个儿子不但全从事了水产和海产业,而且每次逢年过节回来时还大谈生意经,老人家根本不屑去听。

    因为自己的父母也在经商,父亲和二叔这一辈的一共也就他们兄弟两个,所以二叔对于自己这个考入重点医学院的侄女那是相当重视,她成绩还算不错一直中上,所以毕业之前二叔就千方百计地为她联系好了医学院的附属医院,当然人情费花销也很可观不是一般家庭能承受的,不过好在是留院没问题,当初定科时她选了心脏外科,所以今年上半年第三年轮结束就直接留在了心脏外科第一科室。

    而在医院这三年多的时间她也明白了为什么二叔家的那两个弟弟都不愿意当医生,一个是太累想出头就得熬,再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像自己好些初中高中同学都已经结婚生子了,而自己二十五六岁才毕业不说,年近三十工作上才算是刚刚起步。

    “孙姐,我下楼去买个饭,一会儿就回来。”出了值班室叶秋涵到护士站打招呼,今天正好是护士长孙迪值班,按理护士长一般是不需要值夜班的,但因为今天有个特殊的病人在icu所以护士长特意留了下来。

    孙迪笑着说:“去吧,幸亏你家里条件好,不然就你挣的那点钱除了吃饭还能剩下什么,我看小张平时夜班都是自己做饭带来的。”

    孙迪说的小张是叶秋涵的男朋友张耀申,家在农村。

    张耀申的父母再加上一个姐姐两个妹妹五个人一起努力赚钱才把他这个大学生供出来,这还要算上他学习优秀能得到奖学金又在外面打工的钱。

    张耀申学习非常优秀,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当时学校有个扶助优秀毕业生计划,选中的人可以直接进学校的附属医院培训就业,这样的好事名额本来就是打破脑袋抢的,好在张耀申是第一名别人想挤掉他都不行,再加上院里也很重视优秀人才特别还是自己学校的毕业生,所以定科时给了张耀申很大的选择空间,张耀申自然倾向于和自己女朋友在一起,理所当然地也申请了心脏外科,只不过他被留在了心外二科。

    这三年里他们两个名义上是轮转,实际上因为定科时选的是心外所以这三年基本上是在普外呆着即使轮转到其他科室时间也很短,为的就是给进心外做准备。

    其实护士长说的话倒是不假,他们这些培训的住院医师每月补贴全加起来才1600元,真是做什么也不够,就是年底转正了也不过三四千块,要慢慢熬年头再就是职称上去了才能好起来,而且收入多少奖金才是关键,这个奖金呢全看各科室自己的效益,不过她还没资格分成所以给多少算多少,最少的时候六七十块钱的奖金也拿过。

    所以即便爸妈为了让自己上班方便想给她买辆车她都没要,本来嘛,快三十岁的人了在家啃老已经很失败了哪还好意思再额外置办汽车这样的消耗品,何况路况也不好堵得很。

    “他是吃不惯外面的东西,嫌太油腻了。”叶秋涵替男朋友解释。

    孙迪抿嘴又是一笑,那表情一看就是不相信叶秋涵的话,叶秋涵也不多辩解,反正他们科大多数人都觉得张耀申家庭条件不好和自己不般配,但自己看中的是他这个人,看中的是他的才华还有肯努力上进,张耀申能力那么好将来还怕没出息吗!

    因为五楼就有超市,心外一科在七楼所以叶秋涵没等电梯直接跑楼梯,争取在十分钟之内回值班室。

    尽管有病人出状况需要值班主治医生经手处理,但她这个住院医师还是必须要在场的,不然真出了什么事责任肯定少不了她的,住院医师名头听着不错其实在医院只比实习生强一点,连资历老一些的护士都可以指使训斥他们这些新人,他们基本就是个打杂的,查房、换药、写病历、病程和出院记录不算,还要安排患者检查、化验、掌握每个患者病史,而最难的还是和患者本人及家属谈话,不但如此24小时夜班基本三天一个,不过心外女医生极少两个科室加起来也就她一个女医生有时候多少还能受到科里其他医生的照顾。

    在五楼超市买了方便面香肠和一大袋零食叶秋涵仍是准备走楼梯回去,结果刚走几步就听后面轰隆隆地手术推车响,她赶紧让开然后看着一行人推着一个疼得脸煞白的小伙子小跑着进了手术室。

    “怎么回事啊,这么晚还做手术?”叶秋涵问站在一旁的护士。

    “自找的,这个人在饭店后厨打工一天没吃饭,晚上一下子吃了四个烤玉米就感觉肚子疼,晚上十点多来的医院,吴大夫怀疑他肠梗阻让他住院他说没下班老板要扣钱不听劝走了,结果刚才自己骑着自行车又回来了,已经确诊了是肠梗阻必须立即手术,不然有生命危险,他这才给老乡打电话借钱。”

    叶秋涵叹息,这还真是自找的,哪能这么吃东西呢,不出事儿才怪。

    拎着东西回到七楼刚出楼梯间就远远听见走廊里有哭声,叶秋涵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怎么自己买个饭的时间就出事儿了!

    顾不上多想随手把吃的放在窗台上她撒开腿就往重症那边跑,等她跑到地方就见五六个女的正扑在病床上哭,旁边还站了几个男的,再看病床上的患者就一点儿也不意外了。

    这位老爷子都82岁的高龄了,本来就有手术禁忌症,但因为病重不做手术肯定挺不过半个月,做手术吧又有95%以上的机率下不了手术台,不过他那些儿女都孝顺啊非让手术,说只要有一线希望无论花多少钱都要让老爹得到救治,科里院里研究了几次都不同意开台,于是这家子十多口人在科里天天闹,闹得其他病患全都休息不好,最后院里实在没办法专门召开会议让他们所有家属全都签了保证书,保证一旦老人在手术中出了什么事绝不会在医院闹事,这才解决了问题。

    还好老人挺过了手术,但进了重症后情况也一直不乐观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