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5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霜娘强忍着澎湃的笑意——负担太重,她不能大笑,把周连营扯了回来,因为一边要忍笑,一边要说话,很是花了点时间,才跟他解释了明白了什么叫做“胎动”。

    又问他:“你从前面一路过来,没人告诉你吗?”

    “我只见了父亲,父亲忘了说与我。”

    闹了这一遭小笑话,周连营终于闪回神来了,他在外面平乱了半年多,初进家门,又未洗尘,身上多少还带了些锋锐萧杀的气势,但他现在再坐回去时,整个人的气场焕然一变,望着霜娘时眼角眉梢都洋溢笑意,那笑容且多得有点盛不住了,直往外冒喜气——呃,要说傻气也行。

    “我摸一摸可以吗?”他的目光又回到霜娘的肚子上去了,十分专注,喜悦里又还掺点敬畏,因为他觉得霜娘的肚子实在有点太大了,他印象里大嫂几回有孕好像都没这么大过。

    金盏本来取了双软履正要来给他把湿了的靴子换上,听了这话,忍不住偷笑一声,也不进来了,直接回身出去吩咐人备热水去了。

    “当然可以。”霜娘大方地道,见他的手掌伸过来,却虚虚悬在她腹部上方不敢落下,她笑着把他的手按下来,“担心什么呀,摸不坏的。”

    “……”周连营没说话,掌心初隔着衣料碰触到她高耸腹部的时候,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一瞬,而后又以那只手掌为中心,飞快地整个松弛了下来。

    “什么时候会再动?”他期待地问。

    霜娘:“这我说不准,看他们的心情吧,不过现在月份大了,他们活泼许多,一天总有好些次的。”

    “他——”周连营复又僵住,“们?”

    “哎,没来得及和你说呢,我肚子里有两个宝宝,上个月太医来把脉说应该是龙凤胎,不过他没有十分把握,说以前偶尔也有过脉相显示和出生的胎儿性别相反的情况发生,双胎的变数又更大一些。”

    霜娘说着,捏捏他的手指,“我觉得,只要宝宝健康,男女都无所谓,对不?”

    周连营怎可能说个“不”字?在他的预计里,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有子嗣,毕竟他在家的时间真不多,所以这于他实在是天降惊喜,更别说现在还变成了双份的。

    “都好,都好。”他满口道。

    便在此时,他感觉掌下一动,似有一只小脚踢了踢他。

    他一下绽开满脸笑意,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动了!”

    霜娘当然也感觉到了,温柔地摸摸肚子:“嗯,跟你打招呼了。”

    周连营俯身贴上来:“我——”他要说什么,话出口又顿住,想了想,郑重地改换了词,对着手掌下的两个小生命道,“爹回来了。”

    **

    周连营这回的假期长一点,除了往东宫走了一趟之外,别处他哪也没去,就呆在家里,守着娇妻同即将到来的爱子爱女,颇有万事皆足别无他求的心态。

    相比之下,周连平就不那么愉快了,周连营是没告他的状,但他在军中行止落了无数人的眼,周侯爷陆续听到,气得半死,回来揪出了儿子就要行家法,结果事有凑巧,刚打了一板子,来自宫中的封赏到了。

    这是专给周连平的,赏他救了齐王。

    ——这倒霉儿子,要不多事,由齐王死了大事就定了!

    周侯爷更加生气,送东西的太监一走,又把板子挥起来了,周连平原以为能逃过一劫,没想到他爹揍他的心这么坚决,这下迫不得已,只好把自己这“功劳”的内情给招了。

    周侯爷考虑了一下这个儿子的德行,确实不大可能为护主而奋不顾身,这才气平了些,但仍是狠狠骂了他一顿,又禁了他的足,有他的狐朋狗友来找,都叫门房上回说他病了。

    不过这回的禁足时间持续不了多久,因为周连平是有职差的人,假期一结束,他就要返回营里去了。

    周连平走的是连滚带爬,飞快跑了——家里太危险了,他总觉得周侯爷随时有可能操起板子给他一顿。

    周连营走的则是一步三回头,这时霜娘离生产还有一个月左右,他再拖也拖不到那时候,只能再三叮嘱了望山,一听到里头有发动的消息,立刻飞马去报他。时近年根,不会有什么要紧的事,无非是值守而已,他肯定能请到假脱身回来。

    回去营里果然无事,连操练都稀松了,唯一一件就是接了来自朝廷的正式封赏,周连平有救主之功,周连营擒住了魁首,两人都各升了一级,周连营的职位还是坐营官,但从虚职变成了实职——这个职位的活动性比较大,他原来的职司主要是替主将传令发讯,离上官近,易于表现,但并不实际掌管领兵事宜,通俗点说,就是手底下没人。

    他入军以来和中军提督相处良好,提督那时令他带队上山,原也有给他机会的意思,他运气好,一去就抓到了孙八,毕了全功,遮掩了些中军保护齐王不力险些致他受伤的过错——虽然是齐王自己指挥不当,但假如他真受了伤,震怒的皇帝是不会管这枝节的,怒火只会冲着中军来。因此提督十分高兴,折子上替他报了功不说,军里也分了人马给他。

    闲言少叙,时光很快飞逝到了腊月,算着产期将至,周连营心里焦躁,每天都要往营区门前去走好几回,终于有天等来了望山。

    他飞奔去请了假,出营上马,一路狂奔,向城里而去。

    **

    霜娘是半夜里发动的,好在产房等早已备好,她是双胎,安氏尤其重视,提前半个月就把两个经验老到的稳婆直接请来让住在了府里,迎晖院里除了初始的一阵兵荒马乱外,很快进入了状态。安氏那里接到了信,打着灯笼亲自漏夜赶来,有她坐镇,院子里的人心又定了些。

    但安氏本人心下却是十分不宁,因她母族那里是有过惨痛先例的,要不是安老太太当年生她一双弟妹时出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