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5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要是往常赵瑾玉肯定就觉得自己有些太冲动了,可是这会儿原本就憋着一肚子气,又被老夫人这么一训斥,火气腾腾就冒了上来,说道,“祖母,我原本就是个没有规矩的孩子,你现在才知道?”

    “你这个丫头!”老夫人气的差点跳起来。

    赵瑾玉是个吃软不吃硬的,见老夫人越发强硬,那一股不服输的倔劲儿就涌了上来,说道,“看来,那个白三公子确实是有妾了,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要让我嫁过去?你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赵瑾玉一句接着一句就像最严厉的质问,让老夫人的脸色顿时变的难看了起来。

    老夫人说道,“你敢这样质问我……,你这孩子可真是……,那白三公子身边是有个妾,可那也不过是个妾而已,他们家答应你嫁过去之前就会把人安置掉,有什么可怕的?”

    “一个妾?随意打发了是吗?”赵瑾玉心渐渐的沉了下去,说道,“祖母,你当初嫁给祖父的时候要求祖父只有祖母一个,怎么轮到我的时候却是说一个妾不算什么?”

    老夫人气的差点仰倒在地上,呵斥道,“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老夫人说道这里气的手指颤抖的指着她,回头对着李嬷嬷说道,“难道我费心费力的把她找回来,又想着好好给她操持一桩婚事,风风光光的嫁出去,就换来这样狼心狗肺的报答?”

    李嬷嬷赶紧上前去给老夫人顺气,说道,“老夫人,大小姐还小呢,不懂事也是正常,你慢慢教就是。”

    “她还小”老夫人说道,“我像她那么大的时候已经和老太爷成亲了。”

    李嬷嬷变成了夹心饼,急的汗水都冒了出来。

    赵瑾玉直挺挺的站着,,目光里有种不服输的傲慢和冷硬,就好像眼前的祖母突然变成了一个让她无视的陌生人,而这样的态度越发激怒了盛怒中的老夫人,她何曾受过这样的蔑视?气的抖着身子吼道,“把这个不听话的丫头给我关祠堂里跪着,不认错就不许出来!”

    李嬷嬷心神一震,这大小姐一看就是个倔脾气,老夫人越是强硬她就越是不服输,老夫人和大小姐之间又没有相处的情谊,全靠着一点血脉相连,在这么下去别是把这么一点情谊都给耗光了。

    她赶忙走了过去,对着赵瑾玉说道,“大小姐,你赶紧给老夫人认错,她最疼你了,只要你认个错,她是不会舍得罚你的。”

    赵瑾玉咬着嘴唇,好一会儿才吐出一句,问道,“我就是想知道,我的婚事为什么不告诉我实情?难道就要把我当傻子蒙在鼓里?”

    老夫人原本还指望赵瑾玉说点软话,谁知道又冒出这么一句不逊的话来,说道,“婚姻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也是读过书的,连这点道理都不懂?”

    赵瑾玉心里渐渐沉了下去,只觉得浑身无力,剩下都是满满的无奈和失望,她真是傻……,这几日祖母疼爱着她,顺着她,几乎要把她宠上天了,弄的她都快分不清现实了,无论祖母如何心疼她,在祖母眼里她也不过是一个需要听她摆布的孙女,连婚姻的自由都没有人而已。

    其实这也怪不得祖母,祖母就是受了这种传统思想的人,她还能跟祖母去理论婚姻自主的重要性?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只是虽然这样想但心里哪一点积攒起来的孺慕之情就这样没有了。赵瑾玉平静的说道,“我不过希望祖母将心比心而已。”

    老夫人看着平静下来的赵瑾玉忽然就觉得有点慌。

    赵瑾玉回头对着李嬷嬷说道,“嬷嬷,祠堂在哪里?”

    李嬷嬷倒吸一口凉气,回头看了眼脸色铁青的老夫人,磕磕巴巴的说道,“大小姐,祠堂常年不开火,如今又是最冷的冬季,冷风嗖嗖的,地板砖凉的跟冰块一般,你要是真去跪了,这腿恐怕就要废掉了。”李嬷嬷后面这句话是说给着老夫人听的。“大小姐,你赶紧听嬷嬷的话,快给老夫人认个错就行。”

    “废就废掉吧。祖母想要的就是一个听话的孙女而已,缺不缺腿的谁在乎?那白家三公子明显是冲着祖母的和白家老夫人的情意才同意这桩婚事的,那既如此,我就是瘸了,瞎了,他们家看着祖母的情分也不会退婚吧。”赵瑾玉又说道,“祖母连有个妾侍都觉得是稀松平常的事情,那我瘸了腿嫁过去,过的好不好更是无所谓了不是?天大地大,哪里有什么比祖母的颜面更重要?”赵瑾玉这话说的特别平静,却是比刚才带着怒气还要戳人心窝。

    老夫人几乎是跳了起来,吼道,“就这样不肖的孙女,真要是跪死在祠堂里,我就当没这样的孙女!你快给我把她带到祠堂去跪着!”

    李嬷嬷快哭出来了,说道,“老夫人。”

    “怎么?连你都要忤逆我?”老夫人沉着脸说道。

    赵蕊芝得了信儿赶过来的时候老夫人已经气的病倒在床上,屋里弥漫着药味,李嬷嬷愁的头发都快白了,拽着赵蕊芝的手不肯放开,说道,“蕊芝姑娘,你可算是来了,老夫人和大小姐置气,都把自己气病了,这前几日病才好……,这可如何是好?”随即一脸殷勤的说道,“蕊芝姑娘,我知道你向来是个懂事的,知道怎么哄着老夫人高兴,你可不要推辞,好好的劝一劝老夫人,嬷嬷这里代替老夫人多谢你了。”说完就要下蹲行礼。

    赵蕊芝又怎么会让李嬷嬷真的行礼,赶忙单手扶着她说道,“李嬷嬷,你是祖母身旁的老人,就是老太爷也敬重的喊你一声嬷嬷,我又怎么能受你的礼?再说,我做一个孙女的孝敬祖母不是应该?你就不要跟我客气了。”随即又担心的问道,“可是看过郎中了?是怎么说的?”

    李嬷嬷见赵蕊芝这般识时务,比起那个油盐不进,桀骜不驯的赵瑾玉好说话许多,心里暗叹,如果赵蕊芝才是赵家血脉该多好?当然这念头一晃而过,很快就被李嬷嬷压了下去,如果赵蕊芝真的是赵家血脉,她还能这般谦虚谨慎,受了委屈也会自己忍着吗?

    赵蕊芝是伺候惯了老夫人的,很快就有条不紊的把事情安排好,然后端了药过去,她走到床边,对着闭着眼睛的老夫人,温声说道,“祖母,喝药吧?”

    老夫人只当没有听见,别过脸去。

    赵蕊芝也不生气,越发耐心的说道,“祖母,姐姐刚从外面回来,所以不懂规矩,难免会冲撞祖母,但其实姐姐心里是向着祖母的,我上次还听姐姐说要亲手缝个额帕给祖母。”赵蕊芝说道这里就见老夫人动了动,心里百般滋味,又是嫉妒又是愤恨……,嫉妒赵瑾玉惹下这样的祸事也能让老夫人心里疼爱着,愤恨却是觉得自己付出那么多努力,却抵不过血脉两个字,只是这些话她自然不敢说,压在心底,面上却是一点也不显,继续柔声劝道,“那祠堂那么冷,现如今都已经跪了快一个时辰了吧?要是膝盖真给跪坏了可如何是好”

    老夫人睁眼,冷冷的说道,“她说不在乎。”

    “姐姐年纪小不懂事,祖母怎么能跟姐姐一般见识?”赵蕊芝无奈的笑,“祖母怎么也跟小孩子一般闹脾气?”

    老夫人听了这些话心里很是妥帖,只是还还不解气,说道,“当着那许多人顶撞我,也不想想我平时是怎么对待她的?”老夫人说道这里眼眶一红,说道,“当真是捧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爱若珍宝也不过如此,她怎么能那样说话?简直就是戳我心窝子!”

    “祖母,姐姐是一直长在外面所以不懂祖母的心情而已。”赵蕊芝好声好气的说道,“再说,祖母你一板着脸,别说是我了,就是祖父也会害怕,姐姐从来都没见过,她脾气又是倔强的,自然就忍不住顶撞两句,其实都是骨肉血亲的,没什么隔夜仇,谁不是为了谁好呢?”

    老夫人听了心里十分感动,握着赵蕊芝的手说道,“你真是个懂事的,要是青鸾有你一半懂事就好了。”

    赵蕊芝羞涩的笑,说道,“这都是祖母多年教导所致,也是我的福气。”随即又担忧的说道,“祖母,你赶紧让人去把姐姐叫回来吧。”

    老夫人心里毕竟疼着赵瑾玉,只是找不到台阶下而已,听了这话,轻轻的哼了一声,算是同意了,李嬷嬷心里火急火燎的,一直等着这话呢,赶忙说道,“奴婢这就过去领大小姐过来给老夫人认错。”

    谁知道李嬷嬷去了半个时辰,回来的时候却是一个人,她尴尬的说道,“大小姐说她……”

    老夫人心下一沉,喝道,“她说什么?”

    “她说她没错。”李嬷嬷哭丧着脸说道。

    老夫人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挥手推开一旁扶着她的赵蕊芝喊道,“就让她跪着,跪死了算我的!就是被我给惯坏了,不懂规矩,我这次要让她知道知道什么是赵家的家规,头一条就是不得顶撞父母长备。”

    “祖母……”赵蕊芝好容易站起来,恐慌的喊道。

    “你别替她说情了,我这次主意已定!”老夫人眼睛里喷着火喊道。

    其实李嬷嬷回去之后赵瑾玉就后悔了,祠堂里真的很冷,地板砖又跟冰块似的,不过一会儿就感觉到膝盖冷的都没有知觉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那样的骨气,竟然对李嬷嬷说她没有错?

    “你是不是傻?”皇帝气道。

    赵瑾玉倔强的绷着脸,说道,“我知道我傻,其实只要认个错就行,可是我就是不愿意,祖母她明知道白三公子有妾侍却让我嫁过去,我不是说她这样做不对,这世上许多父母都是这么想的,但是她和别人不一样,她懂的什么叫一生一世一双人,却反过来要求我宽容对待未来的夫婿,你说这公平吗?”

    皇帝吼道,“朕说的不是这个,是这里又没有旁人,你怎么还站着?还真就打算一直跪到底了?”

    赵瑾玉,“……”

    皇帝继续说道,“快起来,那边椅子上有垫子,去那边坐着。”皇帝又是心疼又是无奈的说道,“没见过你这么傻的,都不知道疼惜自己。”

    赵瑾玉,“……”

    赵瑾玉本来还想硬扛着结果听皇帝又说道,“你真残废了,以后怎么走路?可就再也穿不了你最喜欢的那件芙蓉色绣百花的十八湘裙了。”

    别说,这话比什么都管用,赵瑾玉就是重生了一次也是爱美的姑娘,本质是没变的,听了这话就赶忙站了起来,只是因为跪的太久血液不通,腿麻了,一个踉跄差点倒在地上,好容易用手撑着地面站了起来。

    皇帝只恨现在是石头的躯体不能把人抱在怀里,好一会儿才能压住心里的挫败感,见赵瑾玉坐在听话的坐姿放了垫子的椅子上,说道,“你这膝盖得用药水搓一搓。”

    赵瑾玉这会儿才感觉到难受,刚才就凭借着一股子怒气,等着怒气都消散了就觉得自己确实是有点傻。

    皇帝看着赵瑾玉疼要掉眼泪,心疼的不行了,厉声说道,“去喊你的丫鬟过来,就说你晕过去了。”

    赵瑾玉,“可是我没晕啊。”

    “你不会装晕?”

    赵瑾玉,“……”

    “真想废了自己?快点,别废话!”

    赵瑾玉想想还真就是,真把腿给废了,还不是她自己难受?朝着外面喊道,“珍珠,珍珠!”

    “大小姐!”

    珍珠不敢随意进祠堂,所以一直远远的站着,这会儿听到赵瑾玉的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