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4章 番外-怒变祥龙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354章 番外-怒变祥龙

    碧莹道:“哥哥到现下还记挂着她么?她是故意下母后的面子,仗着她执掌天地墟洞,就不将母后放在眼里。就连离恨天十八摩的事,她早前一个字也不说,如果早知有十八摩,我当时派十八摩去打天魔,怎么也不会让他们闯入天界……”

    王母道:“我要让玉帝夺了她云虚圣母的封号,将她降为下仙,我要……要……”

    长瑶太子无奈摇头,“父皇已知当年愧歉于她,是不会同意的,再则为了六界平和,父皇不会罚她的。”

    王母道:“说到底,你们父子都被她迷住,她那张脸太诱惑人……”她紧紧握住拳头。

    长瑶太子心里暗叹:玉帝不会同意,他也不会同意,因为玉帝告诉了他一个大秘密。空桑雪前世是第一任九天玄女冰心,而冰心乃天地孕育,当年盘古寻到她时,是从不周山巅所得。不周山乃是定天神柱,空桑雪就是定天神柱所生,这也是为何她能镇守天地墟洞之故,那天地墟洞之内,其实藏着的就是定天神柱,是她将定天神柱练成了一座偌大无比的通天巨塔。

    这个秘密女娲皇、伏羲皇早就知晓,这也是空桑雪重返离恨天,女娲皇告诉玉帝的。冰心被剔神骨,灵魂重入轮回,她离开天界,天地墟洞就有了无数危险,便是伏羲皇也不能得解,而黄帝更是在墟洞迷路百万年。

    玉帝在天界浩劫后又闭关了。

    王母等玉帝出关时,狠狠告了空桑雪一状。

    长瑶太子当时就站在旁边,揖手道:“云虚圣母将天地结界往东移了千里之遥,云虚圣母请了下界夸父天尊将圣母宫移到天地墟洞之东。父皇闭关一千三百年,她在墟洞之东建了空桑城、神木城。八百年前,又将空桑、神木两族血脉最纯净的古神接至两城,那里已自成一国。”

    碧莹气哼哼地道:“父皇,还不止这些呢,她还扬言说,待神农皇归来,要劝神农皇将神农宫也移到东极地去。”

    王母道:“本宫遣了仙使去,却渡不过墟洞。一千年前,灵妘也跟着凑热闹,要请她去西地布阵,说那边是极西之地,归她管,她要把巨蛇国内古神血脉最纯净的人迁到那里建女娲城。

    灵妘这一闹,姬家的人也跟着嚷嚷开,说他们要占据南边建国。他们……这是要翻天,都想在天界建国建城呢。你可得好好的教训教训一下空桑雪!”

    玉帝歪着头道:“空桑仙子乃是天蚕,天虫为蚕,是该迁至天界,朕正好用他们吐的天丝织成仙袍,东地那么大,朕索性都划给她罢?敖骨是天龙神君,不若就大方些,封他一个东地之王。”

    王母惊呼一声:“玉帝!”

    她要告状,而不是由他纵容空桑雪。

    玉帝笑道:“那一片反正也空着,就赏给她罢!有修为通天的神仙镇守一方,朕也放心。”

    王母告状无果,反而是玉帝大方地赏赐,将东边天界极地方圆十万里全赏给空桑雪,而空桑雪大方地分赏给了神木、空桑两族建城建国。

    有了自己的族人,空桑娘娘、银娥等人在神农宫、神木府待不住了,率先带了仙娥乘上仙辇去东极地。

    灵妘念及空桑雪帮忙设了西乐地的守护神阵,帮忙说合,给松长青弄了个“木德真君”的封号,又允松长青回东极地神木城建造真君府,松长青自是愿意与相熟的故人亲厚,欢欢喜喜地回了神木仙城。

    *

    又过了几千年,空桑雪在蟠桃盛宴上与王母娘娘发生了口角。

    这一年,蟠桃丰收,王母娘娘故意在空桑雪姑嫂二人的桌案前摆上了最寻常的仙果,却在其他人桌案上摆放神果。

    空桑雪睨了一下,索性不要王母娘娘摆的仙果,自己令弟子、仙娥摆上比王母娘娘预备的仙果、神果更精致的各式神果、神花。

    银娥夫人道:“雪姜,这样……好吗?”

    “王母娘娘就是故意想让我们出丑,不还回去,我空桑雪岂不成好欺负的,她当我们姑嫂是冲她的神果仙果来的,要说种神果,除了父亲,天地之间就属我最厉害。

    若非我当年传授碧莹那丫头与神树、仙花沟通之术,碧莹还能在蟠桃园里种出几株神果呢?就算是种了,那果子可比离恨天的小多了,看着还是乾坤果,最多也只能称仙果,真正的神果是必须要在类似离恨天之地才能种出来。

    神果,他们的不是神果,我们桌案上摆的才是真正的神果。”

    待玉帝等人赴宴时,却看到空桑雪桌案上的品种最全,式样最多,就连琼浆也最是醉人。

    灵妘一进来,舔了舔舌头,弃了自己的位置,提着裙子往空桑雪姑嫂二人中间一坐,“哟,王母娘娘待你可真好,你们桌案上的果子一瞧就不是寻常物。”她抓了一枚又大又紫的乾坤果,一口咬下:“好吃!”她顿了一下,“这是神农天宫的神果吧?婆娑宫里的乾坤果可长不了这么大。”

    空桑雪点了一下头,“姐姐爱吃,不妨多吃些。”

    银娥夫人道:“妹妹定要多吃几个,你肚子里还怀着个小的呢。”

    灵妘凝了一下,盯着空桑雪的肚子,“你有了?怀多久了?”

    银娥夫人笑道:“有三千年了。”

    “这么大的事,竟还瞒着我。”

    玉帝眼馋地瞧了眼空桑雪这桌。

    空桑雪与墨玉使了个眼色,墨玉识趣地各取了一样神果捧到玉帝桌案前,之后又与玉帝添了一盏琼浆。

    想让她师尊出丑,这神果在各路神仙瞧来是宝贝,对他们东极王宫来说还真算不得什么宝贝。

    王母娘娘气恨地望向空桑雪,闻着玉帝酒盏里的琼浆,可比她从离恨天宫取来的还香。

    空桑雪的不远处坐的正是四地之王,上元仙界姬宁终得飞升,成了南极王,南极地二万里成为他的封土。

    敖骨终究没做东极王,空桑雪将东极王之位让给了神木秀,也因此帮,神木族对空桑雪很是敬重,东极地有一万里之遥属于空桑族,神木国独占五万里,再剩下的五万里又分赏给了上元仙界古神各族,大族建城,小族建庄,统称东极地,意即东方尽头。

    敖骨心下不快,空桑雪是邀请的客人,王母娘娘故意要下她面子,连摆的琼浆玉液、仙果神果都次旁人一等,空桑雪哪里受得,对她看重的人,她会退让服软,可王母如此行事,便是敖骨也生气,这个蟠桃盛宴,他就不想来,在东极地陪着妻子多好,尤其是空桑雪有孕以来,敖骨事处顺从,捧在手心里疼着。

    王母娘娘道:“云虚可真会藏私,你案上的神果是从神农天宫采来的吧?”

    “娘娘蟠桃园里亦种植神果成功,别说几枚,他日就是成百上千枚也是有的,定不稀罕。”空桑雪抓了一枚神果,大大地咬下。

    碧莹冷笑道:“云虚圣母不妨多拿些神果出来,好与众仙共享。”

    空桑雪道:“岂能喧宾夺主,今日的东主可是王母娘娘。”

    当她好拿捏么,她知道,因为离恨天九天玄女之事,碧莹公主是记恨上她了,早前碧莹做九天玄女,原就不妥。她能赐碧莹神器,授她神术已经是莫大的恩情,升米恩,斗米仇,碧莹、王母是不可能与她和平相处的。

    空桑雪不在乎!

    碧莹笑道:“谁人不知云虚圣母最是大方,何不将神果拿出来与众仙享用。”

    “本宫是很大方,可当年大方地授某人神树仙花沟通神术,又赏赐神器、修炼神术,有些人这么多年不念此情,反而因为自己修为低下不堪大任而耿耿于怀怨责本宫。吃一堑长一智,本宫的大方从那时起就因人而宜了,对不了解的人,真不敢大方啊!”

    她言下之意,是说她碧莹忘恩负义么?

    碧莹“你……”了一声,笑问道:“云虚圣母,想讨回早前所赐的神器、神衣不妨明言。”

    空桑雪淡淡地道:“你若原物奉还,我自会收下。”

    碧莹当即就把当年她所赐神器、神衣取出,令仙娥还与空桑雪。

    空桑雪望了一眼,“白玉,收好!改日让你二师伯给改炼成更好的。”

    松长青坐在一侧,看着而今的空桑雪,爱恨分明,越发鲜活生动,竟与碧莹公主、王母娘娘斗嘴。

    王母娘娘有多厌她,天界世人皆知。

    空桑雪却以此为乐,当成了一桩快事。

    也因此,天界神仙皆知:天界里唯一不惧王母的女神是云虚圣母。

    碧莹道:“云虚圣母,只怕这与神树仙花沟通神术、修炼神术是没法还给你了。”

    “只要你想还,也是能还的,本宫只屑抹去你的记忆即可。”

    碧莹凝了一下。

    她退还的东西,空桑雪收了。

    如果真要忘掉神树仙花的沟通神术,以空桑雪的修为,还真能做到。

    空桑雪勾唇一笑,不是讥讽,而是不以为然的淡漠。

    王母娘娘道:“你……哪里还有女神的样子?竟和一个晚辈计较。”

    “她敬我是长辈,我方才是长辈,若她不将我当成长辈,我却将自己当成长辈,岂非是自以为是。娘娘,你说这话对么?本宫可不想做这自以为是之人。”

    王母娘娘噎了一下。

    空桑雪这不是说王母娘娘自以为是了。

    在口舌之上,她们母女的赢面就很少,着实是空桑雪说话越来越犀厉、毒舌,从来就没想过给她们母女留面子。

    空桑雪慢吞吞地斟了琼浆,呷了一口,淡淡地道:“娘娘是不是又在想,寻个什么理由,抓住我的把柄,好剔我神骨,贬我入凡尘。娘娘可得想好了,要抓我的把柄前,且先想想你有没有把柄落到我手里,到时候,我们好一起被剔神骨、仙骨再轮回一遭。”

    这样的话,空桑雪是第二次说,第一次是私下与王母斗嘴时说的,可这次她却是当着众仙说。

    王母面容俱变。

    空桑雪神色淡淡。

    众仙则有些惊愕,空桑雪这话是公然要胁王母娘娘,她的胆儿可是越来越大了,可这些年任空桑雪如何闹腾,玉帝一直都有维护之意。天界众仙只当是玉帝愧对空桑雪,所以才一再纵容,便是王母与碧莹也是如此看的。

    玉帝轻斥一声:“好了,你们都少说几句!王母行事得体,云虚也进退得宜,哪有什么过错。”

    空桑雪笑应一声“是”,“只要娘娘不咄咄逼人,我空桑雪也是能容人之人,是吧,王母娘娘。”

    王母想分辩几句,可玉帝眼里分明有不耐,只得笑应道:“陛下勿恼,在这天界也只有云虚敢与本宫斗嘴,这也算是本宫的一乐。”

    空桑雪陪着笑脸。

    她才是真正当成乐子玩呢,但心里没有半分仇视、气恼王母,就是想气气王母,看她吃瘪的样子就觉得痛快。

    未来很漫长!

    生活里怎能个个是亲友,有个对手、斗嘴之人不错。

    生活得有苦有甜,苦到尽头,自然回甘。

    生活亦有悲欢离合,每一次分别,是为了下一次重逢的喜悦。

    这,就是她的生活。

    *

    又两千年后,白玉墨玉二人终于配合天界神将在中元仙界拿住了逃跑在外的天魔。

    白玉墨玉在仙界捉拿到不少逃亡的妖魔,是古妖域、古魔域就送回二域,若是天魔界的又重新封印进天魔界。

    两万年后,再值开启天地墟洞之时,空桑雪挺着大肚子进入墟洞查看天魔封印,正待离去时,肚子疼痛难耐,更不能行走半步。

    敖骨得闻消息,唤了空桑娘娘、银娥王妃赶至,在经过几个时辰的痛苦分娩后,空桑雪产下了一只蛋!

    王母娘娘与碧莹公主听到消息时,乐得哈哈大笑,“云虚圣母生了一只蛋?”

    仙娥连连点头,“消息是从东极地传来的,还是一只五彩的蛋。听说云虚圣母一见自己生了个蛋,当即就气昏过去了。”

    碧莹公主觉得很痛快,“若换成旁人生只蛋,也得吓昏,自以为是古神血脉,这生只蛋算什么?她是胎生的,天龙族的天龙也是胎生的,她怎么就生了一只蛋?”

    仙娥一脸茫然。

    旁边的仙娥福身道:“听说天龙神君的母亲可是战龙族人,战龙一族就是蛋生,然后由父亲孵化,一胎少的十几枚,多的能达到几十枚。”

    第354章番外-怒变祥龙

    王母娘娘捂嘴乐了起来,“想到天龙神君抱着彩蛋孵化儿子就乐啊,哈哈……云虚就是条虫子,这虫就是产卵的,就是最小的蛋。你真打听清楚了,她生的是一只蛋,不是上百枚卵?”

    玉帝与长瑶太子听到时,玉帝道:“冰心便是天地孕育的一枚枚远古彩蛋,朕听母亲说过,孵化之人是谁,出来的孩子就像谁。”

    孵化冰玉出世的是盘古,所以冰玉出生是以人的形象。

    这一次,敖骨孵蛋,出来的是龙还是空桑族?亦或根本就是一个神木族?

    蛋里的孩子出来才能定啊。

    长瑶太子道:“天龙神君见云虚圣母昏过去,宽慰云虚圣母好些日子,战龙族的战龙将军听闻消息,已经赶到东极地传授天龙神君孵蛋之技,还说那七彩蛋壳可以随孩子形成一件本命神器。天龙神君让空桑娘娘代为陪伴照顾自己就闭关修炼,大家都在说,天龙神君是云孵蛋了。”

    玉帝掐着手指,似猜到了什么,微微笑道:“朕很期待这个孩子的出世。”

    又不久后,天界所有人都听说空桑雪也闭关了。

    云虚宫上下很是忌讳有人提到云虚圣母产下一只彩蛋的事。

    五百年后,敖骨出关,怀里还多了一个襁褓中的孩子。

    天龙族白龙真君、金龙真君,就连战龙族将军也都闻风赶至东极地探望敖骨的小儿子。

    然,当看到那孩子时,龙族的人郁闷了。

    神木秀、神木青父子等人却乐了。

    王母娘娘母女这儿也早早得到了消息。

    碧莹颇是痛快地道:“天龙神君将那只彩蛋孵出来了,里头出来的是一只长着彩色翅膀的牛首人身之物,听说那额上还有一朵金莲图案,能闪五彩光芒。”

    王母娘娘怔了:“听说过长翅膀的天马,还真没听说过长翅膀的牛,这是什么东西?哈哈……想到云虚见到小儿子的样子,本宫就乐,哈哈,太有趣儿了。”

    碧莹道:“母后,还有更有趣的呢,孩子满月了,龙族、神木族、空桑族的人硬是没辩出男女。”

    “不是人身么?怎没辩出男女?”

    碧莹想了片刻,“儿臣听说,是牛首、人的上半身,偏下半身是个龙尾巴。神木族的人早前还乐,一瞧到龙尾巴一个个全都傻眼了。可不连男女都分辩不出来!”

    消息传出,天界众仙又趣谈了一阵。

    就连敖铮也被人打趣了。

    “天龙神将,你爹孵的彩蛋,给你添的是弟弟还是妹妹。”

    敖铮早就淡定了,在他知道空桑雪生了一只彩蛋后,“反正叫我哥哥,不会叫你们哥哥,我当兄长了!”

    他娘比他更郁闷呢,还大哭了一场,他们父子都商量好了,无论如何,都是骨肉亲人,生彩蛋,是因为敖骨的母亲是战龙族,这战龙一族都是蛋生啊,可那等漂亮的彩蛋,战龙族从未出现过,如此华丽的色彩,战龙族可比他们还宝贝呢。

    *

    若干年后,空桑雪出关,就看着敖骨怀里抱着一个牛面人身的小娃娃。

    空桑娘娘生怕她又哭,连忙道:“青儿出世时,也是牛面,再长大些自然就化成人面了,瞧你爹,长得多英俊,当年可是六界的第一美男子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