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4章 求婚。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沈言止和顾意回家时,天已经黑了,二呆尽忠职守地蹲在玄关处。看到顾意手上提着的保温壶,自动就默认为了好吃的,飞扑而至。

    顾意被二呆缠得受不了,只好摸摸二呆的脑袋,说:“空的空的,二呆你看是空的。”

    顾意旋开保温壶,结果里头……不是空的,几块棉布上放着一个红色的方形锦盒,顾意打开盒子,却是一个羊脂玉手镯。二呆看果然不是吃的,摇了摇尾巴又去扑一旁的沈言止。

    沈言止见到那手镯时,不由一愣,继而低低地叹了一口气。

    那手镯在玄关处暖黄灯光的映照下,晕着柔亮的光泽,捏在手里,温暖柔润,显然是上好的羊脂玉。顾意有些犹疑,太模拟板对上沈言止同玉一般温润的眼:“收着吧。这是我祖母的。”

    沈朗把这个送了过来,看来是真同意了。

    他拿过手镯,握住她皓白的手腕,帮她将手镯戴了进去:“原先是有一对的。老太太在世的时候,将一个给了我母亲,后来她和我父亲一次吵闹时把手镯摔碎了。还有一个,是给她未来孙媳妇的。”

    他话说完时,已经帮她将手镯戴好,她手腕又细又白,戴着那手镯煞是好看。虽然早已明白了彼此的心意,顾意也还是对他方才那句话有些害羞,拨弄着手镯在手腕上转了两圈。

    沈言止却是误解了,两道挺括的眉微拧了下,道:“不许脱下来。”

    顾意贝齿一咬,冲他翻了个白眼,故意逗他:“那不行,怎么能随随便便成为你们家媳妇?”

    她以为沈言止会像以前那样,耍赖说“已经戴了就不许脱下来”之类的,毕竟耍酷式撩妹他是一把好手,加上那张脸,她薏仁米根本就是一颗软乎乎的的被水泡过的,哪里有多硬气。

    结果,他姿态挺拔地立在那里,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握住她的手,说:“进来。”

    顾意呆呆地跟他走了进去,他没说话,把二呆骗到阳台关了起来,自己径直进了房间。顾意想,不会轻轻逗他一下,就生气了吧,还变相把气撒在二呆身上。

    不过她没想多久,沈言止就出来了,手上的拳头紧攥。顾意先蹭了过去,眨着眼睛喊得格外腻歪:“谌儿。”

    客厅里只开了一盏小小的灯,他恰好站在灯底下,背上一片金灿灿的光,摊开掌心,却是好几枚戒指。沈言止拿起其中一个最小的,道:“顾意,这是你十六岁生日那年我买的,当时倒没想着求婚,就是想送你一个戒指,后来临到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最后换成了一本书给你。”

    那是一枚小小的玫瑰金指环,朴素没有任何装饰,但却如时光一般雅致。

    顾意还记得,她生日,他送了她一本数学练习册,被她念叨了好久,说他就算应付了事,好歹送套漫画书。他那时笑着说,送数学练习册是为了能上同一个大学,她傻乎乎的,还真的相信了。

    沈言止捏着那枚戒指,想替她戴上去,但她戴到一半就有点紧。她突然就明白了他这是要做什么,胸口不由有些酸涩,有一股横亘了十年的情绪期待着喷薄而出。她垂着头嘟囔了一句:“胖……胖了呢。”

    他眸中闪着笑意,将戒指穿进了她的小拇指,结果又有些松。顾意手一抖,戒指险些就掉了,她立即用另一只手接住,红着脸小心翼翼地又塞了回去。

    沈言止眸中俱是笑意,又拿起了第二枚戒指:“去美国做手术之前买的,那时候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明天。心里想着如果还能活下来,若还能见到你,一定要把戒指送给你。只是,那时候还没能力给你买超大超大的钻戒。”

    那是一枚交叉的戒指,铂金组成了一个小皇冠,皇冠上有亮闪闪的碎钻,刚好就戴进了她右手的无名指。

    “这个,是我拍了第一个片子后在布鲁塞尔买的,那天,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突然很想你。经过一个橱窗时,看到模特穿着婚纱戴着戒指,我就想,那个若是你该多好。”他一字一句说得缓慢,墨如点漆的眸子如同一汪清潭,凝着无限深情。他手中拿着的那枚戒指,镶着一颗海蓝色的钻石,清新得犹如江城的江水,也犹如那段青春时光里的他们。

    他的声音里带里些哽咽:“买的时候其实挺绝望的。因为那时候我已经长大了,突然就对未来有点害怕。不知道你还在不在原地,若你不在,我又怎能再出现?”

    顾意的泪水很快就盈了出来:“我还在的。”那枚戒指戴进了她右手的中指。她突然就想起了那天他跟她说“家里有”,那时以为是哄她,原来家里不但有,还有好几个呢。她哭着哭着就又笑了,晃着亮闪闪的手指冲他招摇:“都不太合手呢。”

    沈言止捧着她青葱般嫩汪汪的手指咬了一口,眉眼蕴着温柔的笑意,道:“别着急。”他手握成拳,而后如同变魔术一般又从掌心里取出了一枚戒指,应该是他原先在口袋里藏好的,道:“这是前一段刚买的。”

    他单膝跪地,用电视剧里标准得不能再标准的姿势,认认真真地问她:“顾意小姐,你愿意嫁给我吗?你最好的十年,我没能陪在你身边,但后面的好多个十年,我都想陪着你。”

    他以前想过各种各样的求婚方式,结果还是用了最直白的那种,但顾意瞬间已是泪眼斑斑,大颗的梨形钻戒在灯下,如她的眼睛一般璀璨耀眼。

    其实很多事情,他不说,她也知道的。但是他用这样具有仪式感的方式说出来,还是把她感动得稀里哗啦的。

    她还记得小时候她对他说过一些乱七八糟的调侃,比如她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