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5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一百二十五章

    纣王十六年,夏七月,陈塘关李靖三子哪吒因玩性大搅得东海龙王水晶宫晃荡不已,敖光发怒,其三太子敖丙自请上岸捉拿捣乱者,因不敌哪吒反被打死,并抽掉了龙筋。龙王大怒,恨不能即与其子报仇,随化一秀士,径往陈塘关去。

    敖光找到李靖要个说法,李靖在后院找到哪吒,哪吒不知祸事将近,还将龙筋拿出来炫耀,只把李靖吓得够呛,连忙带哪吒去向敖光赔罪。哪吒人小不理事,只以为把龙筋交还给敖光赔个不是即可,却不曾敖光见物伤情,欲上奏玉帝,李靖听言大惊,怒骂哪吒是个闯祸精,殷氏亦泪如雨下。

    哪吒见父母哭泣,坐立不安,双膝跪下,道:“爹爹,母亲,孩儿今日说了罢。我是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弟子,我如今往乾元山上。问我师尊,必有主意。常言道:‘一人做事一人当。’岂敢连累父母?”哪吒说罢就出了府门,径直往乾元山而去,向太乙真人道明来意,太乙真人教他一法,哪吒随即前往天宫大门,看到敖光正于宫外侯旨,就着“隐身符”的便利擒住敖光一通威胁。

    敖光见势不妙连忙求饶,哪吒亦不愚笨,怕他耍诈,让其变作一条小蛇带往陈塘关。敖光屈辱万分,见到李靖后挣脱哪吒束缚,把哪吒威胁自己一事告知李靖,并扬言要把四海龙王齐约到凌霄宝殿申冤。

    不久后,四海龙王齐聚陈塘关,捉拿李靖欲往天庭而去,哪吒怒瞪着敖光,厉声喊道:“一人行事一人当!我打死敖丙,自当偿命,岂有子连累父母之理!我一身非轻,乃灵珠子是也,奉玉虚符命,应运下世。我今剖腹、剜肠、剔骨肉,还于父母。不累双亲。你们意下如何?如是不肯,我同你齐到灵霄殿见玉帝。”

    待四海龙王放过李靖夫妇,哪吒便右手提剑,先去一臂膊,后自剖其腹,剜肠剔骨,散了七魂三魄,一命归泉。

    且说哪吒魂无所依,魄无所倚,飘飘荡荡径直往乾元山去,太乙真人早以算出哪吒有此劫难,出洞迎接,并告知他托梦与殷氏,离关四十里,有一翠屏山,山上有一空地,可造一座哪吒行宫,受香烟三载,又可立于人间,辅佐真主。哪吒依言托梦与殷氏,殷氏说与李靖,李靖不允,遂暗着心腹往翠屏山兴工动土起建行宫。哪吒在此翠屏山显圣,四方远近居民俱来上香,日盛一日,往而不断。不觉乌飞兔走,光阴似箭,半载有余。

    某日李靖听说翠屏山圣像显灵,心中有异,遂前往,发现是哪吒神像,勃然大怒,提起六陈鞭把哪吒金身打的粉碎,回府又把殷氏怒骂了一顿。哪吒见昔日父亲如此冷酷无情,不觉心中悲痛万分,去乾元山找太乙真人哭诉。太乙真人亦觉李靖过分,遂取五莲池中荷叶、莲花重塑哪吒身形,哪吒得以复活。

    哪吒复活后对李靖充满恨意,欲除李靖而后快,李靖岂是哪吒对手,狼狈而逃,后得一道者相救,哪吒打之不过还吃了大亏,欲请师尊出面,不想那道者竟与太乙真人是旧识。哪吒见师尊亦不帮自己,表面答应不伤李靖,却暗中追之,也不知李靖哪来那么多好运,又一道人送与李靖一宝塔,哪吒尚不知其厉害,结果被烧得跪地求饶。哪吒虽心性不羁难驯,然李靖手中有相克之物,这才断了杀李靖的念头,回乾元山继续跟着太乙真人学艺。

    且说姬昌被困姜里,七载已满,纣王似是忘记此人,未有任何表示。武成王黄飞虎与姬昌关系交好,多次暗中探访,如今七载囚刑已满,自是希望对方尽快得以自由。奈何早朝上陛下只字未提,文武百官猜不准陛下心思,莫敢开口。

    这日,黄飞虎再次探访姬昌,说道:“侯爷辛苦七载,如今刑满,陛下未有表示,群臣亦不敢言。不若明日早朝我试探陛下一番,好知侯爷归期。”

    姬昌感激涕零道:“承蒙王爷这么多年的关照,姬昌无以为报。”

    二人相谈甚欢,黄飞虎连夜赶回朝歌。

    翌日早朝,奉御官高声喊道:“有事起奏,无事散朝。”

    黄飞虎出列,上本启奏道:“臣闻姬昌素有叛逆不臣之心,一向防备。臣于前数日着心腹往姜里探听虚实。姜里军民俱言姬昌实有忠义,每月逢朔望之辰,焚香祈求陛下国祚安康,四夷拱服,国泰民安,雨顺风调,四民乐业,社稷永昌,宫闱安静。陛下囚昌七载,并无一怨言。据臣意,看姬昌真乃忠臣。”

    纣王听言恍然大悟,似是才知道姬昌囚七载之期已满,指尖敲打宝座扶手,道:“时光匆匆,不觉间已过了七载。爱卿不愧孤之左臂,孤还未曾想到,爱卿亦帮孤办成事了。但知人知面不知心,姬昌城府极深,说不定外有忠诚、内怀奸诈,包藏祸心呢。”

    黄飞虎如何不知纣王在找茬,又道:“据人言,昌或忠或佞,入耳难分,一时不辨。正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姬昌数年困苦,终日羁囚,训姜里万民,万民感德,化行俗美,民知有忠孝节义,不知妄作邪为,所以民称姬昌为圣人,日从善类。”

    亚相比干、梅伯等俱上本启奏,恳请纣王赦免姬昌之罪。

    纣王看了他们一眼,又问道:“国公以为如何?”

    申公豹出列,亦赞同黄飞虎等人之言。

    纣王别有深意地在申公豹身上转了一圈,而后收回视线,似笑非笑道:“姬昌贤名远播,爱卿俱为其说好话,孤若是不同意,岂不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文武百官皆沉默。

    纣王眯起眼,正欲说什么,忽然午门将士来报,太师闻仲凯旋而归,已至朝歌城外。纣王眼睛微亮,连忙起身,连早朝也不顾了,命随侍官准备乘辇,又嫌辇车太慢,干脆徒步径往城门而去。闻太师身份极高,又是陛下的老师,文武百官亦前往城门迎接。

    闻太师骑在战马上,身着青铜铠甲,威风凛凛,以胜利之态凯旋归来,老远看到纣王亲自出宫迎接,闻太师连忙驱战马奔跑起来,快来到纣王面前时猛地拉住马缰,而后利落翻身下马,半膝而跪行礼道:“参见陛下,陛下万福金安。”

    纣王笑着迎上去,亲自将其扶起,道:“太师一路辛苦了,可惜孤没能及时得到消息,行程有些仓促,望太师不要介怀。”

    闻仲大笑道:“陛下能亲自出门迎接臣,臣已经感激不尽了,怎会有介怀之心?陛下,微臣离开后朝廷一切可还安好?”

    纣王与闻仲并肩回城里,不过碍于君臣礼仪,闻仲脚程稍慢,落了纣王半个肩膀。纣王故作不知,开玩笑道:“太师不在,孤倍感寂寞啊。”

    闻仲听言哈哈大笑,安顿好军士,正是早朝时间,便随文武百官一同进九间殿上朝。

    早朝继续,有闻太师坐镇,百官如同被打了一剂定心针,黄飞虎再次出列启奏赦免姬昌之事。

    闻太师,名闻仲,师从截教通天教主门下四大弟子之一的金灵圣母,道行高深,擅长行军大战,手握兵权,常年征战沙场,为殷商平定叛乱,对江山社稷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且太师奉先帝之命,从小辅助纣王帮其登上皇位,亦是纣王的老师,纣王一般不轻易反驳他的话;再者太师手持打王金鞭,虽是臣,却拥有下打奸臣上打昏君的权利,纣王亦不敢与之作对。

    纣王冷眼看着黄飞虎,暗忖,黄飞虎多次暗中去姜里看望姬昌,如今为了姬昌却是连孤的脸色都不会看了,更仗着孤不敢得罪闻太师再次直谏,叫孤不想赦免姬昌也得赦免,当真是可恶!

    太师闻仲回朝歌路上听说过西伯侯被纣王囚困之事,特地拐道去姜里探望了姬昌,与对方交谈了半晌后心中只有佩服,贤明如姬昌是百姓之福,被囚七载亦无怨言是陛下之幸。思及此,闻仲出列上奏,巧言道:“陛下,姬昌之可赦不可赦,臣不敢主张,但姬昌忠孝之心,致羁姜里,毫无怨言,若陛下怜悯,赦归本国,是姬昌以死而知生,无国而有国,其感恩戴德陛下再生之恩,岂有自时。此去必效犬马之劳,以不负生平报德酬恩。臣量姬昌以不死之年忠心于陛下也。”

    纣王虽有意为难姬昌,却也不能拂了闻太师的面子,且太师亦给了他台阶下,让他不至于太难看。纣王神色稍霁,道:“闻太师所言极善,孤便赦姬昌归国,给他一个效忠朝廷的机会。”

    文武百官俱叩首谢恩:“陛下英明。”

    纣王拂袖而去。

    朝散,闻仲见朝堂上有一面生者,心下疑惑,仔细打量,发现对方竟也是道中之人,适时亚相比干为其解惑道:“据闻申公豹是阐教教徒,奉元始天尊之命下山辅佐陛下,于是陛下将其封为国师。”

    “阐教?”闻仲双眼微眯。

    闻仲身为截教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