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二十三章 阴谋起9鸿门宴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什么意思?”林嫣儿不解,爹和大哥都伤透脑筋的事儿瑾瑜能有法子?

    两人谈着,忽然门口传来一声。

    “苏小姐的意思是,事在人为。”独孤傲站在门口,林衡东走了进去。

    “苏小姐。”林衡东朝苏瑾瑜行礼,“不知苏小姐可有法子?”他这次也是无计可施,方才还与独孤傲谈此事来着,想请独孤公子给出个主意。

    苏瑾瑜起身,朝独孤傲瞧了一眼,“此事,我还需与独孤公子商讨。”

    独孤傲站在门口,微微侧身,苏瑾瑜走了出去。

    两人漫步在长廊中,独孤傲问道,“你打算请我如何帮你?”

    苏瑾瑜想了想,“听闻皇上最近又为脑疾而苦恼了?”她倒是从父亲那里听了不少关于陛下的事,想着也该到时候进宫去为皇帝针灸。

    独孤傲点头,“陛下最近睡梦总是被惊扰,在下正想着去寻苏三小姐,想请小姐为陛下分忧。”

    “恩,这次我需在宫中小住几日,还请独孤公子安排。”苏瑾瑜笑道。

    那一笑,带着一丝狡黠,眼底那念冰碎雪,仿佛平静的湖底一阵波折光芒,直直地射入了他的心底,独孤傲那原本冰封了的心房,在那一刹那,被那道光击碎,暖暖的阳光透了进来,那暖意透过肌肤,直达指尖。

    苏瑾瑜站在扶疏的树影下,那些日光透过枝头,将她那瓷白的肌肤照的通透,明亮的让人心悸神摇。

    独孤傲缓缓靠近她,靠得很近,她那淡淡的药草的香味透了过来,引得他又靠近了几分。

    苏瑾瑜往后退了一步,瞪大双眼瞧着他,独孤傲的脸微微有了红晕,伸手探向她的发鬓,“有落叶。”

    苏瑾瑜愣了下,目光落在了他的手上,一叶拈在了两指间,递到了她眼前。

    瞧了一眼,苏瑾瑜缓缓道,“那独孤公子打算何时带我入宫为陛下治病?”

    独孤傲双手负背,往前又走了一步,苏瑾瑜往后微微倾倒,独孤傲则往前微微倾斜,吐气如兰,“你的算何时请我去醉月楼,算上这次的,你都欠了我三次了……可一次都不曾兑现过。”

    瞧他说话时拿哀怨的表情,仿佛是被人遗弃的小怨妇,俊美中染上了一层风流儒雅,恣意邪魅,那原本略带苍白的肌肤上,染上一层胭脂红润,醉酒一般熏人,看得苏瑾瑜一阵莫名心跳,这厮到底是喝了茶还是酒啊,她想了,她还真欠了他的,这厮果然还是一样的很记仇。

    “如何?”独孤傲问道。

    苏瑾瑜抬手,“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日吧。”

    独孤傲眯眼,直了身子,“好,就今日。”

    长长地呼了口气,苏瑾瑜笑着往旁边站,侧身伸手,“请吧。”

    独孤傲笑着抿嘴,随着她往外走去。

    ……

    独孤傲正坐在书房看书,慕容青云忽然从打开的窗户前探出头,歪着脑袋对他眨了眨眼,“你怎地还在这里看书,你女人要被人拐走了。”

    麒麟王放下书,抬头看他,目光幽幽,“是我的,跑不掉,不是我的,追不上。”

    慕容青云挑了下眉尾,眨了眨眼,良久才道,“好深沉,你就等吧,别到时候煮熟的鸭子都飞走了。”

    “让你去查的事儿,如何了?”麒麟王起身,走到了兰花跟前,取过帕子轻轻擦拭叶子上的尘土。

    “我办事,你放心!”慕容青云从窗口跳入,走到了他身后,将一卷文书放在了他身后的书桌上,“太子和扎伊勾结的一切罪证,你打算何时入手?”

    “那要看独孤傲打算拿什么来做交换?”麒麟王轻轻擦拭一叶后,将方帕放下,目光落在了那卷书卷上。

    “呵呵……原来如此。”慕容青云伸手摸了摸下巴,笑得如同狐狸一般,“难怪你不着急。”

    ……

    林氏坐在桌边,看着自己的女儿,瞧着她在嬷嬷的巧手下,展露娇媚如花的面容,那如婴儿一般的肌肤美得令人窒息,她瞧着仿佛又回到了年轻时的自己,那样的青春少艾,美丽动人。

    林氏朝嬷嬷挥了挥手,下人们退下,她握着女儿的手,“芙月,你这次要听母亲的,只要你听我的,就一定能达到你想要的。”她伸手握住了女儿的手,目光灼灼,“你只需将这个倒入太子的酒中,只需一滴,让别人看到他搂着你,你就能飞黄腾达成为太子的女人。”

    林氏倒是知趣,她知道太子不会娶苏芙月,因她只是苏家二房的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