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0章 坚定万变魔尊喵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西泽魔尊出身凡间大家贵族,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一个节俭的人。

    ↑然而这种节俭在天道看来,或许大概很可能,只不过是强盗进门取了金银首饰还不够,看家具摆设稍微值点钱,也就顺手捡回去省得摆放着蛀虫之流罢了。

    ┑( ̄Д ̄)┍再怎么花力气打杀都不嫌浪费力气的那种。

    然而也是华源大陆之上,哪怕正派修者都普世认可的那种。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这八字总结虽然最初是出自于凡人处,但修者们才是最先奉行这一点的家伙们呀!

    毕竟若没有在大多数同类都还对雷火充满敬畏的时候就有攫取日精月华以修炼自身、面对劫雷也迎头直上的决心,修者又是怎么从凡俗之中挣脱出来,而成为修者的呢?

    对于修者们来说,天地万物,但凡与我有益,那便是天予可取之物,唯有取之争之,才可能挣脱凡俗修得自身。

    这一点上,正修与魔修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差别,最多只是□□裸毫不掩饰的,或者多一句“取之有道”、“此物与我有缘”之类的差别罢了。

    然而说起这差别,西泽喵在还只是西泽魔尊的时候,是很不以为然的,有没有缘、有没有道的,说到底还不是看谁手底下硬气么?

    太过久远的且不去说他,只说近的,西泽魔尊渡劫之前最后一次出门“捡”宝,可不就撞到了那谁和谁在pk.“此物与贫道有缘”与“此物乃我先人遗落之物”哪个更有道理,结果遇上了西泽魔尊撞上去,管他什么先祖遗落什么缘分刚好,不都成了西泽魔尊兜里的么?

    虽然因为那俩识相,西泽魔尊当日也没有做绝,还算是扔了两件他看不上眼却正是那俩得用的法器过去……

    不过想一想,那年那月那一天,西泽魔尊被劈个只差点儿就魂飞魄散的时候,那俩识相的却已经能挤进魔尊渡劫观看座并且安然观看全程——

    虽然观看费用可能肉疼,魔尊大人在扛不住的时候感应到自己送出去的法器,还很不讲究地欺负人家实力不够没法子完全炼化他残留在其中的气息,直接将法器召回来顶天雷还顶不了半个雷就碎一地神马的……

    咳咳,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要是运气好能将碎片捡回去重新炼制起来,这扛过渡劫天雷的法器可不止进个一二三阶那么简单,就是捡不回去吧,只单看千年才一回的魔尊渡劫所得感悟,也足够抵得上他们熔炼在法器中的神识被天雷击毁的痛了不是?

    ↑于是魔尊喵还没反省到一半的“事出有因”,又在中途就回归了理直气壮。

    就是想得太过入神,魔尊喵差点儿直接抬起后腿挠耳朵。

    好在只是差点儿,魔尊喵到底是魔尊喵,他到底还是在后腿抬过胸口之前就想起来,此一时彼一时,好些毛绒绒已经被多嘴怪吐出来(并且正围在他周围),却不是之前除了个别说开启灵智,就连夸他一句本能行事都好像没本能对地方的多嘴怪(最重要的是那家伙只有嘴没有眼也没有神识外放的本事)之外,没啥生灵关注他的时候啦!

    魔尊喵非常淡定有范地将后腿儿放下来,他坚持在毛绒绒们面前的仪态就像他他在“节俭”一事上始终如一的坚持一般。

    是的,始终如一。

    多嘴怪的存在让魔尊喵发现了华源大陆修行界普世价值观上的某些误区,可那又如何呢?

    难道逍遥宗万年来最年轻有为的西泽魔尊,还能为了迎合法则就改变自己一贯以来的“节俭”作风吗?

    法则还不待见攫取天地灵气以修自身的修者呢,没瞧见哪怕是所谓最正道最不沾因果的正修佛修,成大道的时候都少不得要挨上个九九天雷吗?

    虽然据说天雷的强度有高有低,不过魔尊喵对这种没有亲身体验的传说不予评价,他能确定的只有一点:

    不管你修行之道多正,法则总归是不待见的。

    然而又有哪个修者只因法则不待见会自毁修为安于凡俗了?

    和正不正真心没多大关系,修行从来就是迎难而上逆境而为的事情。

    纵然多嘴怪几乎算是在某种意义上颠覆了魔尊喵的价值观,但左右魔修走的从来就不是讨好谁的路线,西泽便是在渡劫之后有些新的感悟,不再如原先那般急切地追求修为进境大道有成,但稍微放缓脚步享受喵生是一回事,要让他为了讨好法则就散去灵力做一只凡喵?

    做梦都不可能出现的场景好喵~

    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