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4章 挑拨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太子停灵二十一天,到了正月十七这天发丧。

    而直到这一日,立安城中上上下下这才偷偷松了一口气。这十多天,真不是人过的日子。知道内情的都明白,如今这是清扫的差不多了,皇后娘娘才愿意给太子发丧了吧?

    不知道内情的,都要感叹一声皇上对太子真是父子情深,果然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睿王和霖王这样的乱臣逆子就不得好死。

    而林紫苏在林宅都能够听到外面热闹的声音,她略微翻过一页书,心中盘算着既然太子都发丧了,只怕皇上是活不了多久了。估计过不了几日,皇上就该伤心过度,久病不愈了吧?

    她想着抬头看了看外面艳阳高照的天空,蕲州冬日倒是少见这样的天气。纵然不是阴雨绵绵,怕也是乌云密布才是,一个月里有那么十天是天清气爽就算难得了。只可惜,这立安城却没有蕲州让人过得安心。

    “上次去谭夫人处拜年,她不是说在京外有个温泉庄子吗?”林紫苏合上了手中的书,转头看向玉尧:“让玉枝和玉叶收拾了东西,咱们去庄子上寻谭夫人说说话吧。”

    谭夫人当时就说要去京外庄子上住上半个月,当时还说让林紫苏得空了就过去。如今算算日子,正巧也该给她诊脉了。正好收拾了过去,避开京城里的这些祸事。

    玉尧不懂,不过还是出去传了话,转身又问道:“姑娘准备去谭夫人的庄子上住几日?”若是住久了,是不是先派人去说一声比较好?

    林紫苏略微一盘算,道:“最少也要住到出了正月才是。”

    “那奴婢让黎护卫先跑一趟,免得失了礼数?”玉尧说,就听到外面匆匆的脚步声,然后还是小丫鬟慌忙的通传声:“姑娘,萧将军来了。”

    说话间,萧祁就掀开帘子进去,道:“快收拾东西,等我回来就送你出城去姨母那边。”

    林紫苏见他这般匆忙也立刻起身过去,“已经让人去收拾了,我还说要住到出了正月呢。”

    “正该如此。”萧祁点头,缓了一口气,神色也舒缓了些:“我是半路过来的,不能久留,你收拾好东西就关上门等着我过来亲自送你出城。你放心,姨母那边,我已经让史军过去打过招呼了。”

    林紫苏点头,快步跟着他出去,等快到了门口这才忍不住问道:“你,你可无碍?”

    萧祁一愣,这才展颜露出了笑容。他忍了忍,最后还是忍不住把林紫苏搂入怀中用力抱了一下,闷声在她头顶道:“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林紫苏在他胸口闷闷地点了下头,想了想还是忍不住提醒道:“我不知道你与靖王,或者是萧家与靖王有什么协议,总归……”她挣扎着抬起头看向萧祁,认真道:“你要小心才是。”

    这几日里面,她越想越觉得宁氏那日那般直白、连掩饰都懒得掩饰的举动背后定然还是有原由的。思来想去,林紫苏只得出了一个结论。这结论虽然有些自恋,然而可能性却极大。

    当初在颍州说好的决裂,只怕靖王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旁人不知道,与他同床共枕的宁氏却是明白的。所以,她才会这般直接表明态度。

    宁氏背后可是有着宁国公的,若是在这种关键时候靖王失去了宁国公的支持……

    她挑选的时机实在是太好了,所以林紫苏才怀疑她那日一切都只是做戏。

    “倒真是要承她的情了。”林紫苏低声说,萧祁扬眉,她这次低声解释了下。萧祁闻言点头,道:“此事,靖王妃已经派人私下与我说过了,还说这事儿让你受了委屈。”

    “我倒是不在意这些。”林紫苏后退了一步,帮着萧祁整理了下衣衫,“若真是如同我所想的那般,你千万要小心。”

    萧祁点头,往前走了两步,才又回头道:“宫里的事情,尽可以说给姨母听。”说话他推门出去,反而是让林紫苏站在院内愣怔了片刻,不明白这话究竟只是字面的意思,还是另有深意。

    说是收拾行礼,然而一些乱七八糟的琐碎东西也是必不可少的。毕竟,等到了庄子才发现缺东少西就麻烦了。玉尧和玉叶拉着玉枝盘点行礼,这般一折腾等到都收拾好竟然就到了下午。

    他们这边才整理好,萧祁就到了。他一脸的风尘仆仆,却是连坐下喝口茶都没有,直接道:“东西收拾好就走,若是少了什么,姨母那边也准备的很是齐全。实在不行,回头我给母亲带个信儿,她明日去庄子上给你带过去。今日太子发丧,怕是晚上要提前关城门了。”

    林紫苏也不敢耽搁,立刻就跟着出了门。等到坐在了马车中,这才想起来问道:“萧夫人也要过去?”

    萧祁骑马跟随在马车一侧,闻言低声道:“今日太子发丧,她自然是走不了的,不过明日一早就会出城了。若是有人问起来,你就对人说是母亲身子不适去城外修养,你不放心,这才随行看顾一二。”

    林紫苏应了,原本想问有关谭夫人的事情,只是如今毕竟是在街道上,也不好多说。只把问题记下,想着得空了定然要问个清楚才是。

    谭夫人的温泉庄子在京外十多里处的一座山上。山脚下是农田,上面是盖好的庄子。等林紫苏他们倒是天色已经黑透了,谭夫人倒是早早等着,让人准备好了热水和房间,有着萧祁洗漱了一下,道:“你带些吃食路上用,我就不留你了。紫苏在我这里,你尽管放心就是。”

    萧祁点了下头,笑着道:“有姨母在,我自然是放心的。”他说罢回头看了一眼林紫苏,微微颔首这就翻身上马,策马带队下山。

    他这般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林紫苏纵然是心中有再多的疑问也只能够忍下,回头与谭夫人一起进了屋中,看着丫鬟摆膳这才与谭夫人一同坐了下来。

    “入宫京城之中事务繁多,他这般匆匆也是没有办法。”谭夫人笑着给林紫苏解释,她闻言回过神,抿唇笑了下道:“我知道,更何况,他能够抽出这段时间送我过来,已经足够了。”

    原本她是准备自己一个人来的,如今看来,还好萧祁带了人护送。不然上山这段路天色已经黑透,倒是真有些吓人。

    谭夫人点头,“你能明白就好。若是你们两人因为这个生了嫌隙,就太不值得了。”

    “怎么会呢。”林紫苏低声道:“他一直护着我,我又不是傻的岂会不知道?”谭夫人秉承着食不言的好习惯,两人吃过了饭,等丫鬟撤了饭桌,换上了茶水过来,两人这才坐在一起说话。

    刚吃过饭不适合把脉,两人闲聊起来林紫苏就想起了之前萧祁交代的那句话。宫中的事情,尽可以说给谭夫人听。她虽然不大肯定这话的意思,却也明白萧祁定然不是无缘无故说起这些事情的。因此就提起了宫中的事情。

    谭夫人果然感兴趣,不是问上两句,露出沉思的神色。

    “上次你去我那里拜年也没有细说,如今看起来,倒是与那位靖王妃有关了?”谭夫人手指轻轻摩挲着茶杯,垂下了眼帘。林紫苏倒是不以为意,笑着道:“若不是靖王妃如此,我如何能够从那皇宫之中脱得了身呢。回头我细细想了,倒越发觉得她这是想要卖一个人情给我了。”

    “依着我看,她帮你也好、卖你人情也好,都不过是防着你。女人嘛,也就是那点心思了。不过,依着她的行事来看,到还算是没有那些子的污糟心思。”谭夫人缓缓道,看了一眼林紫苏道:“我还是更喜欢你,只可惜啊……有些事情,错过了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林紫苏只觉得这话接得怪怪的,她自然是明白宁氏实际上更多的是私心。只是,谭夫人后面的话……

    不容她细想,谭夫人就又道:“出来了也好,那皇宫之中,本就不是人待的地方。里面住着的,都是一群魑魅魍魉罢了!”语调平静,然而那眼中透出来的深深的痛恨,却让人心寒。

    谭夫人,只是对皇宫里的人有所怨念,还是真的身处其中,有过什么往事?

    她一时有些失神,而谭夫人也自觉失言一般,两个人沉默了许久,等到茶水都渐渐散去了热气,她才回过神来,抿唇道:“我给夫人把把脉吧。这立安城毕竟不必蕲州,还是小心些好。”

    “也是。”谭夫人挽起袖子递了手腕过去,缓缓道:“等事了,我也回蕲州将养着就是了。这京城,我算是看清楚了,与我八字不合。”

    “姨母也要回蕲州?”林紫苏愣住了,若是按照她的猜想,谭夫人应当留在立安城才是啊。毕竟……她略微一愣,就忘记了手下还把着谭夫人的脉呢,还是谭夫人提醒她这才回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