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4章 冲霄楼大破铜阵襄阳王自绝山水居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行到半路,寻更的梆子响了,元翠绡心知一个时辰已过,换班的值守即将发现积雪楼遭袭,很快便会追赶上来。她的体力已濒临极限,春柳亦受了内伤,再加上一个昏迷的丁兆蕙,接下来的一段逃亡之路,可谓是举步维艰了。

    “呔!哪里跑!”

    “捉住他们!王爷重重有赏!”

    临近院墙,身后数十丈外已是沸反盈天,喊声不绝。

    元翠绡背着丁二,踉踉跄跄冲到墙角,一个站不住,“卟嗵”一声,双膝跪倒在地。春柳见状,赶紧将丁兆蕙从她背上挪开,架到自个儿肩头,焦急道:“小娘子撑不撑得住?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当然!”元翠绡摇摇欲坠地爬起来,从怀里摸出花冲的短匕,塞到春柳衣襟之内,“撑……得住!”

    春柳架着丁二,双手不得空,吃惊地问:“你这是做甚么?”

    “原本就是你师兄之物,以前我趁他不注意偷拿的,现在留给你做个纪念罢。”元翠绡说着,从她腰间解下百宝囊,取出如意绦,掷向高墙,又扶过丁兆蕙道,“你先上去接他一下。”

    “好。”春柳未及多想,迅疾跃上墙头,元翠绡旋即将丁兆蕙用绳绦缚牢,春柳出力一提,将其拎过了院墙,放下如意绦,朝元翠绡挥手道,“小娘子,快!快!”

    呼喝声渐近,元翠绡横下心来,一把扯落绳绦,冲着春柳道:“快去按院衙门!夏蝉也在那里!”言罢,低头拧身,一瘸一拐,朝前行去。

    “你!”春柳知其心意,不由变了脸色,无奈滑下墙头,负起丁兆蕙,吃力地逃往尤唐街方向。

    元翠绡走出未有多远,一群追兵便乌泱泱围了上来。

    “恶人!还我爹命来!”许茂两个儿子,各挺一杆(长)枪,直向其后心刺去。

    邓车连忙挥刀相格:“二位贤侄且慢!抓活的!”

    其中一人应道:“好!先不杀他!姑且让我刺他两个窟窿再说!”

    元翠绡转过身来,一把扯掉头巾,掷于地上,厉声喝斥道:“放肆!”

    众人里有些是见过元翠绡的,面面相觑,俱是大惊失色。邓车与其他几人商议了数句,朝她抱一抱拳道:“兹事体大,烦劳小娘子在此稍候,我等这就去请王爷前来定夺。”

    元翠绡冷哼一声,神色不屑道:“等就等!”

    难堪的沉默,未有多时,便被赵爵的到来打破。

    “卑职参见王爷!”众人纷纷行礼,退至两侧,让出一条道儿来。

    赵爵铁青着脸走近,怒声道:“人是你弄走的?”

    元翠绡扬起脸,大声道:“是!”

    赵爵目光森然,逐字逐句道:“你本事不小,你可知道你这么做是在害我?”

    元翠绡眸中恨意了然,反问道:“知道又怎样?”

    赵爵愤而挥掌,掴向她的面颊,失态地冲其大吼:“为甚么?!为甚么要这样?”

    “啪”地一声脆响,元翠绡结结实实挨了一记耳光,牙齿撞破了内颊,满嘴都是腥甜之味,她满不在乎地“呸”了一口吐出,一字一顿答道:“因为你该死。”

    赵爵的手掌再度举向半空,元翠绡不闪不避,目光中尽是讥诮之意,犹如一根根钢针刺向他的心头,他握掌成拳,慢慢缩进袖中,转过身下令:“来人,备车去城东别院。”

    风停雨歇,蒙蒙的弯月又从云层中探出头来。马车由东门出,在静谧的夜色里飞速行进。元翠绡被捆成个粽子,蜷伏在车厢一隅,颠簸得全身都快散架了。赵爵将其拖至脚边,手持灯盏照了照她红肿的面颊,啧啧叹息:“放着金枝玉叶的日子不过,偏偏要与我对着干。你们这一个个的,都是何苦来哉?”

    元翠绡心中一动:你们?奈何嘴里塞着布帛,只能偏头瞪眼瞧着他。

    赵爵看穿其心思,伸手抚过她的脸道:“你是不是想知道,我才将说的你们,除了你之外,还有谁?”

    元翠绡动了动眼睫,算是默认了。

    赵爵怅然道:“她是个温柔聪明的女孩子,长得与她的姑姑极像。虽然幼年失怙,但我与顺娘俱是把她看作亲生骨肉一样。顺娘过世后,我亦有心收她作义女,可惜她不识好歹,居然潜入我的书房,窃走数封密信,藉着回罗浮山修道的由头,转去京师想要告发于我。”说着,俯下身去,双唇贴近“元翠绡”耳畔,低声问道,“元翠绡这么做,我如何还能容她?你说呢?盼盼?”

    熊盼盼口内一松,填塞的布帛已被赵爵抽去,她深吸一口气,眼角余光乜向赵爵,厌恶道:“所以你便命人将她杀了。”

    “是。”赵爵颔首,“这都是她自找的。”盯着熊盼盼又道,“你也是。”

    熊盼盼阖上双目,不再理会于他。

    赵爵坐起身,搁下灯盏,轻踢了她一脚,幽幽出声:“盼盼,你说过一直要陪在我身边的。你还记得么?”

    熊盼盼默不作声,脑海里逐渐划过义兄一家、花冲、夫子、还有自个儿冒名顶替数月,却未曾逢面的元翠绡的身影。

    赵爵伸手捏其下颏,逼视着她道:“你是愿意去死呢,还是愿意一直陪着我?”

    熊盼盼抬眼看他,发现他的两鬓,不知何时亦染上了霜华之色,心下觉得此人又是可怜、又是可恨,哂声道:“你若是从来没有做过那些事,我想会有很多人愿意陪在你身边。”

    赵爵眉眼间漫上落寞的笑意,松开手,反问她道:“盼盼,你可知道我为何要这么做?”

    熊盼盼暗自翻了个白眼:老娘又不是你肚里的蛔虫,你为何要造反,我上哪里知道去……

    车身倏地一震一停,熊盼盼的后脑勺重重地撞到了厢板之上,赵爵也被晃了个趔趄,沉声道:“出了甚么事?雷英。”

    驾车之人恭声道:“主上,前头欧阳春、柳青他们入城了。”

    赵爵皱眉:“来得这么快?看来黑风寨已经被他们荡平了。”

    雷英应声道:“他们这一行不只有欧阳春、柳青、丁兆兰三名江湖高手,六扇门也是精锐尽出,龙涛、陶甘都来了,再有卧虎沟的沙龙三兄弟相助,莫说一个蓝骁,就是十个,也抵挡不住。”

    熊盼盼被摔得懵圈,恍恍惚惚似闻见“欧阳春”三个字,勉力撑坐起身,一头撞开车窗大叫:“爹!救我啊爹!”突然,颈后传来一阵剧痛,双眼一黑,重又瘫倒了过去。

    却说春柳,因“元翠绡”引走了追兵,一路护着昏迷不醒的丁兆蕙,总算是顺利抵到了按院衙门。她本是个爽利性子,惟恐门房通传一来二去的误事,径直走向登闻鼓,连击三通,入堂陈情。

    颜查散、公孙策彻夜升堂,见春柳竟携了丁兆蕙前来,不由得又惊又喜,忙将丁兆蕙转入内院救治。众侠义闻得动静,俱是忙不迭赶来向春柳打听事情经过。春柳便将丁兆蕙如何被“小瘟癀”徐敞带入王府邀功;又如何被她与小娘子合谋从积雪楼中救出,一五一十地道与众人知晓。

    听她叙完,卢方率先落泪道:“虽说丁二弟被救回来了,可我那弟妹还困在王府,这可如何是好?”

    艾虎跟着哭出了声:“卢大叔说得是呢!奸王一怒之下,会不会对姐姐不利啊”

    颜查散面露忧色:“赵爵心思狠毒,潘盼现在的处境,只怕是危险得很,不知诸位能否想个法子将她救出?”

    蒋平接口道:“先前我三位兄长参详阵图,已将八卦铜网阵的机关步法、破解之道,悉数整理完毕。拣日不如撞日,咱们索性趁夜由北门攻入冲霄楼,捉拿奸王,平定乱党。不知颜按院、公孙主簿,二位大人意下如何?”

    颜查散忙道:“蒋护卫言之有理。”

    公孙策亦是点头称是。

    展昭入内请出尚方宝剑,众人略作打点,便待出发。

    门前又闻登闻鼓响,这一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