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7章 伤归耦园春柳赠药怒进冲霄玉堂探阵〔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天眼老人’?!”白玉堂吃惊道,“小弟曾听家师提起过,此人是机关术数、奇门遁甲的奇才,销声匿迹已有数十年了,想不到竟然尚在人间。”

    “是啊。”沈仲元环看斗拱枋梁,眉宇间横上一抹忧色,“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

    “解铃还须系铃人。要破此阵,怕是非得有他的阵图不可。”白玉堂若有所思道,“沈二哥,可有法子出去?”

    沈仲元苦笑道:“不好说。箱子一旦遭到触碰,便会启动阵眼机关。如今阵势已变,能不能出去,就要看你我的造化了。”

    白玉堂懊悔不迭道:“都是小弟莽撞,竟然连累哥哥!”

    “自家兄弟,说这些生分话儿做甚?”沈仲元一把揽住他的肩头,伸出另一只手道,“钢刀借我一用。”

    白玉堂依言递上,疑惑道:“哥哥要做甚么?”

    沈仲元沉声道:“赌一赌运气。赢了重出生天,输了命丧黄泉。五弟可愿一试?”

    白玉堂慨然道:“小弟的性命是哥哥救的,哥哥作主便是,小弟绝无二话。”

    沈仲元应了一声“好”,当即按照彭启所遗阵图所示,将钢刀掷向八门中坎位,但闻“轰隆隆”一阵巨响,盝顶之上陡然坠下一张巨大的铜网,四面墙壁更是弹出数十张遍布尖刀利刃的铁砧,直朝他俩逼轧过来。二人反应俱是奇快,双双喝了一声“走”,沿着尚未塌陷的窗台,拾级朝上跃出,眼瞅着快要翻上阑面,一张铁砧打斜地里刺出,千钧一发之际,居后的沈仲元双手抄住白玉堂下胁,拼力一举,将其托离了险境。

    沈仲元闷哼一声,胸腰以下,已被刀刃扎出数十个血洞,夹在板壁与铁砧之间,半分动弹不得。

    白玉堂震惊回望,不由肝胆俱裂,哀恸道:“哥哥!”

    沈仲元见他无事,眼底浮上一丝欣慰之色:“五弟。”

    白玉堂悲痛欲狂,双手奋力去掰铁砧,可那铁砧单块足有千斤,又怎是一人之力能够拨动的,他哭叫道:“哥哥接连为我舍身,玉堂还有甚么脸面再活在世上?倒不如与哥哥一块儿去了,黄泉路上做个伴罢!”言罢,起身便要往铜网里跳。

    “不可!”沈仲元心下一急,张口吐出一蓬鲜血,嘶声道,“愚兄有事相求!”

    白玉堂闻言,跪行到他面前,颤声道:“哥哥你说!”

    沈仲元盯着他道:“五弟你听着,我在陈州家中,尚有失明的老母与幼妹需要人照拂,愚兄这一走,难免奸王不会找她们麻烦。我便将她们拜托给你了,你若是不应,愚兄可是死不瞑目!”

    白玉堂知其一片苦心,咬碎钢牙,举手盟愿道:“我白玉堂向天发誓,从今日起,世间再无白玉堂其人。沈仲元的娘亲,便是我的娘亲;沈仲元的妹子,便是我的妹子。我必会悉心照料,保她们一生平安。如违此誓,黄沙盖脸,尸骨不全!”

    却说元翠绡,在密室干等了一会儿,倏地听到外间传来巨大的爆裂声,震得板壁都嗡嗡作响,忧心夫子安危,竟是如何也坐不住了,当即带着阵图手札,照其步法索引,往发声处寻来。兜兜转转数十道门,终于瞧见一道亮光,探头一看,正逢上白玉堂跪地起誓,再看他身前的沈仲元,大半个身子,已遭鲜血浸透,不由眼前一阵晕眩,膝盖亦是发软,险些厥了过去。

    沈仲元本已黯淡的目光,瞥见她的身影,骤然一亮,柔声道:“你来了。”

    元翠绡幡然惊转,由坎门狂奔而下至阑台,扑上前一把攥住他的双手,惊乱道:“夫子!夫子!我把你拉上来!”

    沈仲元掬住她的双手道:“你来得正好,我有重要的事情要交代于你。”

    “你说啊……”元翠绡泣不成声道。

    沈仲元肃然道:“听着,彭启留下的那卷阵图是假的。”

    头顶似有惊雷滚过,元翠绡倏地明白过来:想是白五无意中触动阵眼机关,引发阵势变化,夫子为助其脱困,铤而走险,依照尚未探明的阵图所示,做了决断,不料却陷入死路。“彭启!”她目眦俱裂地念出这个名字。

    沈仲元又道:“白五弟是被邓车诱入冲霄楼,阵内又留有他的雁翎刀与飞蝗石,明日一早,当值的起出铜网内的尸首,定然会将我当作五弟。我在住处,一直备有急事告假的书信,以防不时之需,赵爵发现我不在,必定会着人前去查看,暂时不会发现其中破绽。天意如此,不必揭穿。”

    “哥哥!”

    “夫子!”

    白玉堂与元翠绡闻听此言,俱是痛哭失声。

    “别哭了……”沈仲元轻轻捏了捏她的手心,唇边噙起一丝笑意,问道,“你我师徒一场,为师似乎还从来没有唤过你的名字,告诉我,你叫甚么?”

    “我叫熊猫!”她忍住恸哭,答道,“我以前的好朋友都这么叫我!在这里,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沈仲元勉力点了点头,逐字逐句道:“熊猫你听好了。一个能爱到忘记过去的人,一定有能力再爱一次。去唤醒他罢。”言罢,遽然爆发出一阵剧咳,飞溅的血沫星星点点地落在她的手上。

    她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