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4章 G.人鱼帝国九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巴洛做了一个梦,梦里他第一次出海便遇上了海上风暴,然后被困在一个荒岛之上。和他一起被困的还有他的老板,以及几个同伴。

    其中有个叫做戴维的水手,经常与他作对,在下海打捞沉船物品的时候还来招惹他,于是他就一不做二不休的把他的四肢用海藻缠住,制造成淹死的假象。

    虽然事出蹊跷,但是当时大家都心事重重,只是稍微怀疑,并没有深究下去。

    本以为只是一场普通的风暴,但没想到竟是一次有预谋的骗局。而始作俑者,就是他们老板。

    老板的名字叫安其罗,是一个他非常不喜欢以及看不起的人,整日躲在房间很少出门,不修边幅脸色苍白的像个孤魂野鬼,还一惊一乍喜欢说些让人完全听不懂的话。

    这次出海根本就不是为了勘察什么海底,而是寻找传说中的人鱼遗迹,他骗了他们所有人,带着他们来到了一个死地。

    一个有来无回的死地。

    尽管非常生气,恨不得直接杀了他,但事已至此,并且要出去的话说不得还需要他才行,因此善于伪装的他表面上什么也没表露出来。

    他们进入了人鱼遗迹,那是一座让人惊叹的城镇,房屋奇异非凡,数不尽的珍珠玛瑙,整座城内并没有人居住,但却干净整洁。

    他们分散开四下查探,然后他遇到了一个漂亮的男孩,男孩名字叫朱利安,他劝告他赶紧离开。他一再追问,没想到朱利安竟带着他去到了一个地方,然后当着他的面变成了人鱼。

    那可是人鱼,传说中吃人的东西。

    朱利安并没有吃了他,相反的,还告诉了他许多事情,很危险的事情。

    从朱利安那里离开之后,他略微思索了一番便有了答案,什么也不说,这是对于他来说最好也是最合理的选择。

    说实在的,他跟他们的关系算不上很好,一个是万事以安其罗为主的船长乔德,一个是有点小聪明贪财的杰夫,一个是像个木头一样的阿萨,还有一个就是他万分讨厌的始作俑者安其罗。

    他凭什么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他们,他凭什么要管他们的死活。

    当夜晚来临的时候,他找了个借口去到了外面海滩上,直到第二日天亮才返回人鱼城。

    他本以为他们全都死了,没想到,海水涨上来之后,并没有淹没整个城市,有幸活下来的人全都在屋顶上过了一夜。

    船长死了,因为帮助安其罗,自己迟了一步,被鲨鱼咬死,然后被吃的连渣也不剩。

    接下来的日子里,因为有野外生存技能,以及最强大的实力,杰夫和阿萨都心照不宣的将他当成了领导者。

    安其罗一如既往的喜怒无常,疯疯癫癫,不准杰夫和阿萨喝喷泉池里的淡水,也不让他们乱碰城内的珍宝。

    杰夫和阿萨一开始还能听安其罗的话,但是到了后来,日子久了,他俩越来越无法忍受安其罗。如果不是认为想要出去还用的上他的话,他们早就给他断水断食,让他自生自灭了。

    他们白天进入人鱼城探查,夜晚退回沙滩过夜。从城内搜找出来的石板石碑,全都像丢垃圾一样的丢给安其罗研究。

    安其罗不愧是痴迷于神秘学的疯子,整日废寝忘食的研究。就连杰夫和阿萨受诅咒而变成了人鱼互相残杀他都不知。

    如果不是有自己在,恐怕他早就被变异的杰夫和阿萨吃掉。

    在杰夫和阿萨死后,安其罗终于研究出来了一些东西,石板上面讲诉的是一则预言,结合他讲出的故事,大致意思就是曾经背叛人鱼王塞西斯的人鱼后代,最终会带着丢失的海洋之心回到人鱼帝国。

    原本只是当成童话故事来听,但再听到海洋之心四个字的时候,他忽然愣住了。

    他不由得伸出手摸了摸脖子上挂着的那颗珠子,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的母亲就把这颗珠子挂在了他脖子上,还跟他说过它的名字,海洋之心,当时他还笑话一个破珠子取这么好听的名字做什么。

    而现在,当他站在雕像前,摸着珠子轻轻的念着海洋之心四个字的时候,他感觉到手中的珠子微微发烫。

    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使命感,让他立即确认他自己的身份。

    他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安其罗,直到安其罗又翻译出一面碑文,上面说只要把海洋之心放入雕像的权杖上,便能打开人鱼宝藏,而真正的权杖,就在宝藏里。

    安其罗欣喜若狂,他想得到权杖都已经想疯了,他把这件事情全部告诉了自己,想让自己帮忙寻找海洋之心。

    他冷笑,安其罗再没有任何用处,他很干脆就把他解决了,现在好了,只剩下他和朱利安,只有他们俩知道这个秘密。

    朱利安在这期间帮了他很多忙,再也没有比朱利安更加单纯善良的人了,他很喜欢他,最重要的是他也很爱他,他们两情相悦,于是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他们打开了人鱼宝藏,他当着朱利安的面将海洋之心放回到了权杖之上,他很高兴的回头想要告诉朱利安等他做了人鱼王之后就封他做王后。

    但是没想到,他回头却见到了朱利安阴险的笑脸,和他之前纯洁无暇的笑容完全相反,他立马就知道了不对劲,但是已经迟了。

    朱利安的笑容里带着轻蔑与讽刺,他告诉他,无论是谁把海洋之心放回真正的权杖上时,都会成为下一任人鱼王的祭品。

    朱利安用很厌恶的神情看着他,说他只不过是一个背叛者的后代,居然还妄想成为人鱼王,真是天大的笑话。

    原来一切都是假的,朱利安从头到尾都没有对他说过一句真话,他一直都在利用他!他好恨,恨朱利安的欺骗和背叛,但事情已经成为定局,他成为了祭品,再也没有办法伤害到朱利安一分一毫。

    他亲眼看到朱利安获得权杖的认可,得到了塞西斯的一缕皇气,然后成为了新任人鱼王。

    并且,朱利安当着塞西斯雕像的面,将他生吃下肚。那种疼痛,直到梦醒了他都还能清晰的感受到。

    巴洛从巨大的痛楚中惊醒,一身冷汗,无论是痛感还是梦境,都十分逼真。

    清醒之后就是巨大的恐慌,太像了,梦境里的场景和现实太过相像,无论是人物还是遭遇的一系列事情,尽管有一部分出入,但大致上是一样的。

    同样的一群人被困荒岛,然后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同样的与朱利安相遇时的场景,就连对话都是一模一样……有太多重合的地方。

    巴洛一阵心悸,忽然有些分不清究竟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他甚至生出一种错觉,那就是梦境里发生的事情就好像是他的上一世,而现在所处的这一世,是他重生而来的。

    不过他并没有把这种错觉当真,因为如果真的是重生而来,那么之前发生的事情和现在的出入太大,他更加相信这只是一个梦。

    也许,巴洛伸出手摸了摸脖子上的海洋之心,这或许是它给他的某种提示。

    此时天还未亮,大概是黎明时分,有轻微亮光。

    他看向周围,乔德和阿萨都还在睡梦之中,一旁的岩石上,那条面瘫人鱼下半身浸泡在海里,而□□的上半身正把安其罗圈在怀里,两人都睡得十分香甜。

    他把视线放在逐渊身上,在他刚刚的梦境里,从头到尾都只有朱利安一条人鱼,而这两条突然冒出来的人鱼,就是证明他刚刚做的只是一个梦的最好证明。

    他不明白自己为何突然做了一个那么奇怪的梦,但是,梦里的那些心情和想法,哪怕自己真的那么来一次,也会做同样的选择。

    而且,朱利安。

    幽深的海谭面上一片风平浪静,他偏过头看见了泡在海水里的朱利安,白嫩略显稚气的小脸,和梦境中的一模一样。

    如果没有这两条多出来的人鱼出现,他肯定不会对他产生半分怀疑,无论是他的性格还是长相,他这么默默的帮助自己,自己肯定会跟梦境里一样爱上他。

    巴洛忽然想到,无论是梦里还是现实,为什么朱利安第一个找上的就是自己?

    那个时候的自己对于他来说只能算是一个陌生人才对,作为一个在人鱼城独自生活了几百年的人鱼来说,偶然见到了陌生人,依照他的性格,难道不应该是害怕?

    但事实,他非但不害怕自己,反而还出面好心的劝诫自己离开这里。

    这还不说,他居然还把自己带到他的栖息地去,当着自己的面变成人鱼表明他的身份,他就这么单纯善良到不怕死?

    不不不,巴洛摇摇头,他一定是别有用心。

    结合梦里发生的事情,朱利安也是一开始就对自己表达出十二万的信任,来获得自己的好感度,直到最后在人鱼宝库里,才露出他的真面目。

    想想也是,作为人鱼帝国的守护者,有什么事情是他不知道,他肯定一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或许就在自己刚一踏进这座城的时候,就立即被他察觉出了身份和隐藏在自己身上的海洋之心。

    这么一想就完全能解释得出,为什么他一下就能找上自己,并且还对自己那么好,所谓的完全信赖自己,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