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26 大结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但是目前的情况不容乐观,风嬷嬷提供的地址是,神殿在内陆,而且还在上官家族统治的地方,隋阳此去需要一个多月,而且还要从凤家的地盘路过,再进入上官家的地盘。

    此去几处关隘,均是要验明正身,如今七爷和丰南王的身份已经明了,轩辕皇族的再现让四大家族都开始注意,到处都是七爷和丰南王的画像,若是捉能拿到这两人的人头,便能去四大家族领赏一大笔。

    乱世之中,最不缺的就是亡命之徒,四大家族甚至根本不曾出动大军,仅仅是发出了悬赏令,便让这无之地的杀手们趋之若鹜,时常有人混入府中刺杀,而且高手不少,索性府中安保措施做得到位,还不曾出现大事。

    毕竟,七爷有钱,也能买来绝世高手给自己卖命。

    如今七爷已经将儿女都送到了别处去,本想将木优鱼送走,可木优鱼赖着,怎么都劝不走,便也作罢了,她本事大,七爷也不操心她的安危了。

    轩辕皇族再现,在民间也是引起了极大的凡响,皇族凋零之后,轩辕大陆便犹如一个被神抛弃的地方,成了一片人间地狱,如今皇族再现,轩辕大陆也该是兴起的时候了。

    但很多人还是抱着怀疑的心态,毕竟轩辕皇族已经消失很久很久了,现在冒出来的,十有*都是假货!

    令人欣慰的是,七爷正式称帝建国的前夕,有零零散散的轩辕皇族后裔寻上了门来,甚至还有十大护卫的后人,人数不少,这让风嬷嬷很是欣慰,轩辕皇族终于一点一点地重建了!

    七爷称帝建国,定国‘轩辕’,他为帝,木优鱼为后,轩辕柯剌为太子,一边招兵买马,一边秣马厉兵。

    乱世出英豪,这无主之地是乱世中的乱世,也是出了不少贤才,七爷还是招纳到了许多能人贤才。

    荆轲剌虽然只有五六岁,可是他的人生是别样的跌宕起伏,从皇孙、一跃成为皇帝,又丢失皇位成为流亡皇帝,如今又成了太子。

    他从东麟带来的几身龙袍都被木优鱼给没收了,现在隋阳城里经济困难,想给七爷做身像样的龙袍太劳民伤财了,把荆轲剌的这几身改一改,凑合成一身,给七爷穿着登基正好。

    凑合出了一身龙袍后,木优鱼还是还了一套给荆轲剌,只是将那小龙袍原先的五爪金龙撤了一个爪下来,龙袍成蟒袍,再把那颗屁股大的珍珠弄上去,便就差不多了。

    哈士奇天天在七爷面前刷存在感,随时用它那一双含情脉脉的狗眼看着七爷。

    七爷不解其意,倒是木优鱼理解十分透彻,某天吃饭的时候就问道:“鬼焰他爹,你给鬼焰封个什么号?”

    七爷正吃饭,差点没被噎死:“难道还封它做个护国神兽?”

    两个娃都被秘密送到了别处,身边只有个鬼焰,也给她一点精神寄托,正给小鱼儿喂食,听七爷这么一说,她大喜道:“好好好,就护国神兽!”

    哈士奇这才吐了吐舌头,高兴极了。

    七爷扭曲着脸,不曾说话……

    无主之地的百姓们今年是过得最为充实的一年,过年居然不饿肚子了!

    境内的鸦片被血腥肃清了,七爷的意思是,‘留头不留花,留花不留头’,谁敢种头留下。

    举报有奖,奖品是一麻袋红薯,乱世之中,很多老百姓大半年都不曾吃上一顿饱饭,粮食尤为重要,一麻袋红薯比什么都珍贵。

    许多大地主不服气了,要起来与七爷干,肆意地哄抬物价,可没想到,七爷有人有粮食,更重要的是红薯多。

    今年开荒了大批的田土,种出了大量的红薯,红薯管饱又便宜,买的人多得是,奸商也是无法。

    七爷为了帮助这片土地根除流毒,也是不怕得罪人,就算是财大是大的庄园主,他也敢亲自带兵进去夺了罂粟和鸦片。

    还是冥顽不灵的,不仅夺鸦片,还要夺庄园和粮食。

    一边开荒种粮,一边打击毒花贩子,一边肃清神贼土匪流寇,短短时间内,这无主之地便就变化巨大,社会安定了,百姓们也能安心种粮食了。

    虽然有东麟南垣那边七爷势力源源不断地支持,可这关键时期,什么都得省着点用,就算是皇宫之中,也是三天两头红薯当顿。

    早上红薯粥,中午红薯泥,晚上烤红薯,红薯哪里都好,吃多了还放屁!

    不仅是木优鱼,就连七爷也时不时地就蹦个臭屁出来。

    反正现在这隋阳城的粮库吃紧,发不起粮饷,文武大臣都是吃红薯,有时候一排站开,放的都是连环屁。

    新年已过,新帝还未正式登基,轩辕大陆已经势力五分。

    隋阳城为轩辕国京城,日渐繁华,正张灯结彩地准备那登基之事,一派热火朝天。

    同时大批杀手已经在去往隋阳的路上。

    也就是此时,一个普普通通的商队已经慢悠悠地往上官家的地盘去了。

    一行商队,三百余人,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如今红薯在轩辕国内已经是全民皆食的宝物,不知道是养活了多少人,商人们看中了这一点,趁着今年丰收,购买了红薯,学得红薯的载重方法,将红薯往其他几国运过去。

    在轩辕国买的时候便宜,再别处卖出去就贵得多了,若是做种的,那就更贵了,而且这红薯方便储藏,红薯商人特别多。

    乱世之中,商队一般都要聘请百十个高手,这一商队两三百人实在是不起眼。

    这一个商队通过了几个关口,被仔仔细细地盘查了好几遍,皆是没有问题的。

    一行人已经进入凤家的地盘。

    凤家是四大家族之中势力最小的一家,凤家的情况跟曾经的轩辕国没什么两样,也是遍地饿殍,山贼横行,十分凶悍。

    木优鱼从商队的马车之中探出了个头,如今她改头换面了,装成了个商人之妇,好奇地看着那马车外的情形。

    看见那大地一片苍茫,几乎是看不见几个人影,本该是春耕时节,可只看见大片良田被践踏,零零星星的能看见农民在播种,也是显得这般的形单影只。

    “唉——”

    她不由得叹了口气。

    本以为在凤家的地盘之上能看见稍微的生气,可这里似乎还不如那无主之地。

    车夫赶着马车,勉强能跟进前方的商队,那车夫高个子,黝黑黝黑的面目,生得歪眉斜眼、歪瓜裂枣,戴着一顶破帽子,与一般的车夫无异。

    “不用看了,都是这般的情形,只有到了凤城附近,或许能有些稍微的繁华。”车夫道。

    如今这整片大陆皆是如此,十室九空,大量百姓家破人亡,或是沿街乞讨或者是落草为寇,没几个好活的。

    战乱和流毒是罪魁祸首!

    木优鱼忽然调皮地拿了那车夫的帽子,露出了一张歪眉斜眼的脸来,胳膊攀在他的肩膀之上,笑道:“爷,你说,如今拿了这轩辕大陆有什么用?都穷成这般模样了,不如修生养息秣马厉兵,杀回去夺回东麟,让荆轲剌继续做他的皇帝去。”

    那车夫自然是就是七爷易容的,风嬷嬷的易容术以假乱真,若不是提前知晓,七爷以这幅嘴脸出现在她面前她也绝对认不出来。

    七爷笑了笑,摇摇头,不曾说话。

    轩辕大陆肯定是要拿下的。

    木优鱼与七爷说了会话,便又回了马车之中打盹儿。

    此行,他们自然是去上官家族的地盘里寻找轩辕皇族的神殿,神殿里有轩辕皇族历代老祖宗们的牌位,而且还有那传说中,一旦拿出来,就能拯救轩辕皇族于水火的东西。

    至于那是个什么东西,似乎无人知晓。

    就算是最近找回来的几个轩辕皇族的人也不曾知晓,但的确是有这么一个传说,在轩辕皇族最辉煌的时候,祖先们往那神殿里面放了东西,那东西是确凿存在的,但具体是什么,无人知晓。

    轩辕皇族衰落的时候,曾经有人设法去寻找那神殿,结果因为没有两个蓝眸之人,神殿无法开启,也是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轩辕一族凋零。

    大部分皇族之人被人所杀,一部分趁着混乱逃走,从此隐姓埋名远走他乡,如今一听说七爷回来了,都陆陆续续地回来了。

    此行有七爷丰南王与无名两个蓝眸之人,还有等着见证的风嬷嬷等人,洋洋洒洒数百人。

    七爷已经不指望那神殿里面所谓的宝物了,只想运回祖先的神像,听其余的族人道,神殿之中有轩辕老祖的神像,将它搬回来放着,就当着精神寄托。

    顺便去上上坟。

    行了几日的时间,从凤家的地盘出来,又入了上官家族的地盘,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了,七爷却是先扭转了马头朝一座小城池去了。

    在上官家族和凤家的夹缝处,还是有许多无主的小城池,这些小城池贫穷混乱人口也少,没有多少利益可以争取,两大家族不屑于去争夺,倒是给了很多人机会。

    比如邀月。

    这厮已经失踪一年了,再见他,还是笑颜如花,一派风骚。

    如今他已经是城主了。

    他早一年深入内陆,占了这小城池,自己为城主,偷偷地往这里放人,成为了七爷的前哨站。

    他身边还有东方萱,一个英姿飒爽,一个是花容月貌,看起来还真是般配极了。

    邀月将众人请入了城中,木优鱼也下了马车,马车中随后下来一条肥壮的大黄狗,一双蓝眸却十分吸引人,原来是被‘易容’的哈士奇。

    车夫替她牵了狗,还责备道:“我们可不是出来郊游的,弄条狗是怎么回事!”

    木优鱼还十分占理:“我是贵妇,贵妇养狗怎么的!你是车夫,还敢管夫人的事儿了,哼!”

    “嗷!”

    哈士奇明显没认出那就是七爷,还跟着木优鱼哼气,趾高气昂地走在木优鱼身侧,摇着尾巴随着入城去了。

    此处是七爷的前哨站,人和武器都是准备好的。

    晚上众人在城主府里商议明日的前进路程。

    邀月已经去探过几次了,道:“风嬷嬷所说的神殿,在玉龙山的深处,我倒是听说那山中多神迹。”

    他在地图之上将那玉龙山给勾了出来,具体的位置只有风嬷嬷知晓,到如今他也只是告诉了七爷无名与丰南王三个人,其余的人,就算是木优鱼她也不曾说。

    邀月占这座城池也是有道理的,此去那座山只有三四日的路程,路上少人烟,邀月已经将那最安全最便捷的路线规划了出来。

    木优鱼在一边看着众人规划,哈士奇就在她身边转悠,一会看看七爷,一会儿又‘嗷’一声。

    它‘嗷’了半天,木优鱼好似才明白了它的意思——那边的‘歪眉斜眼’说话的样子跟爹爹好像!

    哈士奇跟着他们到了这里,肯定便不能再跟了,前程谁也不知道面对的是什么,哈士奇还撒泼,木优鱼也七爷建议道:“没事,咱们今晚往它吃的饭里面放点安眠药,让它明天起不来,我们偷偷地走。”

    七爷点点头:“你这小丫头总算是有个像样的点子了。”

    于是,晚上的时候,木优鱼吃了七爷盛来的汤就一头栽倒,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七爷一伙人早没了……

    木优鱼真气死了,一大清早被哈士奇给一爪子推醒,醒来就发现只剩自己和哈士奇了。

    真特么将她跟哈士奇给扔在这不毛之地了!

    木优鱼就觉得,昨晚上七爷怎么这么好说话,一口就答应了要让她跟着,原来早计划好了将她给丢在这儿。

    气得她饭都不想动,一股火气从鼻子眼里冒出来——妈的独裁!

    虽然她姓木,可按照这封建社会的规矩,她这盆水早从木家泼进他老轩辕家了,可如今老轩辕家一伙人去上坟居然不带她!像话吗!

    气炸的木优鱼收拾了几串鞭炮几叠纸钱就出发了。

    这个坟,她可是上定了!

    上坟也是有讲究的,不是他们家的人,上不了这个坟,不上这个坟,就不是这家人!

    这是个必须的仪式!

    木水秋身娇体弱的不能来,荆轲剌年幼不能来,木优鱼还把他们的份都给带上了。

    “走走走,咱们一起去给你爹的老祖宗上坟去,上了坟,你就是正经的轩辕皇族狗了。”木优鱼还把哈士奇牵着去作伴。

    “嗷!”

    哈士奇跑得飞快,跟着木优鱼过了大半年的苦日子,它现在不比以前娇生惯养了,都学会吃素了!

    一人一狗往上官家族的地盘去了。

    这一路之上,人不是太多,山贼肯定不会选这些人不多的地方落户,一路之上还算是顺畅,木优鱼女扮男装,哈士奇还是原先那个大黄狗的模样。

    他们商讨的时候,木优鱼在旁边看了一会儿,早将那路线给记住了,一路又是循着那波人的马蹄子走,一直是保持着半日路程的距离。

    看看到底是谁先到!

    木优鱼心里是鼓着一口气,十分不痛快,只想再他们之前先一步到那轩辕神殿去,抢先上个坟,扑那七爷一脸纸钱灰。

    两方都是骑马而行,速度相当,不过木优鱼走了捷径。

    其实去玉龙山是有捷径的,不过那捷径不好走,野兽特别多!

    那条路多年不曾有人走过了,能快速地进入玉龙山,七爷们走的是另外一条路,那条路比较宽敞,他们只有沿着那条路走,不然极会迷路。

    玉龙山可不是个什么好地方,山高林深,轩辕皇族的神殿才会选择修在这里。

    可是还不曾进山,木优鱼便得知了一个消息——进出望龙山的四条大路,分别是四大家族的重兵镇守!就等七爷的人来了!

    轩辕家族内部早已经出现了叛徒,将那神殿的事情泄露出去了!

    四大家族的人知晓那神殿对于轩辕皇族的意义,知道七爷等人定会来此,怪不得一直不曾出兵干扰,原来是在这儿等着!

    木优鱼忧心七爷,牵着马儿和哈士奇,一头扎进了那野兽遍地的密林之中……

    七爷等人在路上便已经得知了消息,他们要入山的南方山口,已经聚集了数千上官家族的人马!

    神殿是轩辕皇族的精神象征,若是轩辕皇族统治时期,子嗣后代每年都要来神殿看一看。

    这里是祖先们的埋骨之地,是轩辕皇族的祖坟山,还有那轩辕皇族的神殿里面,有历代帝王的塑像。

    轩辕皇族不兴土葬,皆是火葬,骨灰便就注入塑像之中,成为历代皇族之人膜拜的神像。

    四大家族知道这地方对于轩辕皇族的重要性,便派人在此地守株待兔,果然是等来了七爷这几只‘兔子’。

    七爷的人一早便屯在邀月那处,如今带来了整两千人。

    众人前去查探情况,探得四方山口,分别有数千人,而他们要取道的南方山口,足足三四千人。

    得知了这消息,七爷断定,四大家族不知道自己已经在路上了,若是不然,该是增兵了!

    七爷的两千人,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两千人!

    况且,后续还有援兵!

    玉龙山,一座延绵广阔的大山,名字只是一个笼统的称号罢了,在玉龙山之中,是连绵不断的大山,几乎看不见什人烟。

    轩辕皇族的祖坟山在玉龙山之中,像一个馒头似的高高冒出来,七爷远远地便看见了。

    那一个远远看去小小的山包,其实方圆数十里,生得十分壮观,而且林木十分葱翠,像从天坠落的圆月玉佩,落在了大山的深处,若是想通往祖坟山,入山之后还要走上一天的时间。

    “这是个宝穴啊,若是能将人葬在此处,便能保佑子孙后代延绵不绝。”无名由衷地赞叹道。

    七爷不懂那风水之事,来此就是为了看看先祖,找东西倒是其次,只是想圆了无名一辈子的梦。

    入山的路倒是很多,不是悬崖峭壁就是林深瘴气,要不就是野兽横行,这片山历来便少人烟,开垦了能走人的几条路都被四大家族的人占着。

    为了节约时间,七爷实在是没时间去另外寻路,直接从南山入口开始猛攻。

    南山入口之中,四千精兵已经在等候着,可谓是兵强马壮,而且还有几个绝世高手,自信能将七爷一行人堵住。

    可是没想到,那一天,忽然飞来了几只冒烟的石头,落地就开花,轰隆一声响,炸得烟尘四起,炸得人鬼哭狼嚎,原先整齐的队列瞬间蹦跶。

    又连续不断地投来了几个冒烟的石头,将那上官家族的队列完全弄乱,若是两军对阵,阵型一乱,便就是死路一条。

    人仰马翻之时,树林之中冲出了无数精兵,抬弓拉箭,瞬间便就是万箭齐发,又死了一批。

    此时上官家族已经去了一半人,敌军杀来,几乎再无招架之力。

    七爷率众而出,手持尖刀杀入上官家族之中,刀刃横偏,便是残肢断臂漫天乱飞,飞舞迸射的鲜血熏染了七爷的面,头上脸上都是鲜血。

    浴血的七爷才是真正的七爷!

    七爷率领着两千精兵,如同是一把尖刀刺入敌人血肉之中,七爷便就是那最锋利的刀剑,无往不利,无所畏惧,眨眼之间已经推进了数百米。

    对方总算是重新组建起了勉强的军阵,武器完备,可是七爷这边马上便扔出了数颗雷震子来,将对方的战马都给吓跑了,七爷这边的马儿还十分淡定。

    自从上次木优鱼的马儿被惊了,带着她跑不见了之后,七爷便开始训练军中的马儿,现在七爷的战马,都不怕炸药声了。

    雷震子的研发越来越深入,如今威力更大,灵敏度更高,轻易地将敌人的军阵撕出了若干个口子,七爷便带人杀入,慢慢撕开上官家族的军阵。

    那对方只看见对方军阵之中,领头数人凶猛无比,特别是还有两个蓝眸之人!

    轩辕家族曾经在百姓的眼中是神,可后来轩辕家族被灭,神便消失了,如今,神再次出现!

    上官家族的精兵,腰间都挂着一杆烟枪,七爷狞笑一声,一把利刃手起刀落,便挑了那对手的烟枪,烟枪一失,一个个似乎是被夺了命似的,忙低头去捡,这么一低头,脑袋可就是保不住了。

    七爷且杀且停,半个时辰不到便已经踏上了入山的路,那上官家族的人何曾见识过如此凶悍的人物,死伤了七七八八,剩下的两两三三逃回去,抽袋鸦片冷静冷静再说……

    七爷的两千人,只是折损了少数,精锐都还在,一群人浩浩荡荡地上山了。

    七爷与丰南王两人为主力,无名邀月风嬷嬷等人在后,更有绝世高手数名,阵容强大。

    上山本无路,众人过后便就是一条光明大道。

    前进的路一点都不顺畅,四大家族的人不断前来截杀,不过幸好都是小规模的组织,七爷不曾放在眼里,人数直接都能碾压。

    只是上山一路狂奔还是有些累。

    众人入山之后,形势好转,追兵和埋伏的人似乎少了不少,可是七爷心中觉得不妙。

    四大家族已经出现在此,那轩辕家族的祖坟岂不是已经……

    无名已经抓一个俘虏来,逼问道:“神殿在何处?”

    那俘虏是上官家族的精锐,武功高强,而且还是个小头目,被无名抓住还狞笑两声:“一群丧家之犬,你们到了这里又能如何,哈哈哈……”

    无名怒极,一把刀比划上了脖子,通红着眼道:“说不说!”

    他有预感,轩辕神殿或许已经……

    那俘虏癫狂地笑了两声,眼中尽是讥讽:“你们轩辕皇族的神殿,早已经没了,哈哈哈……”

    七爷上前,看了两眼,默默地抽了他腰间的烟枪,埋了鸦片进烟锅里,点上火,燃起了青烟。

    七爷觉得这味道没什么特别,可是对那俘虏来说,这简直是人间美味,远远闻着便已经醉了。

    轩辕大陆的人喜欢吸食鸦片,就算是两军对阵,烟瘾上来,也要各自分开,回去埋锅造饭吃口鸦片再来继续。

    此时闻到味道,整个人鼻子眼睛里全是水,一会儿鼻涕眼泪都馋出来了。

    七爷却故意将那烟枪在他面前晃了两晃,用那烟熏熏他。

    那人终于是求饶道:“神殿早就毁了,神像都已经被打碎了埋在祖坟山四方污秽之地,以‘镇龙石’永世镇压!”

    风嬷嬷一听如此,气得两眼一翻,差点晕过去。

    这四大家族果然做得绝啊!

    那祖先神像之中,是祖先们的骨灰,将祖先骨灰埋入污秽之地,再也石碑镇压,那简直就是要断他轩辕千秋百代啊!

    那俘虏说了真话,七爷将那烟枪给了他,他还没来得及抽上一口,已经被那恼怒的无名抽剑,一剑斩了。

    血尸坠地,一双牛眼瞪圆,还在死死地看着那被砍成两半的烟枪。

    “轩辕神殿没了,没了……”

    风嬷嬷还没能从这个消息之中回过神来,双眼发直,念念有词,已然深受打击。

    轩辕神殿没了,轩辕皇族靠什么东山再起呢?

    无名手中的战剑还在滴血,在那俘虏身上擦了擦,面无表情地与众人道:“此地不可久留,你们且先下山,我随后赶来。”

    而他则是揣了几包炸药和雷震子,往那山上去了。七爷与丰南王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随同无名朝祖坟山去了。

    无论是东麟还是轩辕大陆,人们信仰的除了脚下的土地,便就是祖先,是祖先教会了后人生存的道理,如今祖先蒙羞,后辈子孙绝对不能坐视不管!

    而且,那镇龙石必须除去,轩辕一族才有东山再起之日!

    这以镇龙石镇压他人祖先尸骨的做法极其恶毒,不仅是死人都不放过,更不放过他人的后世子孙,若那镇龙石在,后世子孙都将受牵连。

    无名知晓那阵法,要先寻到轩辕神殿的遗址,才能确定四方准确方位,寻到镇龙石。

    两千大军急行军半天还不见脚步停下,眼看着便就要入夜了,这一路之上埋伏的人还是不少,而且后方还有不少追兵。

    一路之上皆是死尸,真真是谓血流成河。

    但七爷知道,真正的大战在神殿之中,如今他们入山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各个路口,想必此时的神殿之中已经到处是四大家族的人了。

    七爷抬头看着那遥遥在望的祖坟山和逐渐沉下的红日,握紧了手中长刀。

    若是为了情怀抵了自己的命,那才是不值得,但无名要求,他也无可奈何,本以为上个坟就走,没想到,还有一场硬仗啊!

    他咬咬牙,抹抹面上的血,从怀中掏了个馒头出来吃着。

    埋伏和追兵都少了,众人正好可以休息休息,吃点东西。

    今夜月光充足,一场大战便在眼前了。

    那馒头还没啃两口,忽然感觉一阵地动山摇,众人面色大惊,忽然见那树林之中,跳出灰不溜秋的一物,还生得硕大无比,一把就把七爷给扑倒了。

    七爷抱着那物翻滚了几圈才稳定住了身形,正要捞武器,谁料便就是一阵扑头盖脸的舔脸。

    “鬼焰!”

    那一边正吃着干粮的丰南王大惊,那巨物一听那声音,又扑过去将丰南王给扑倒了。

    原来是哈士奇!

    只不过浑身都是灰,活像条狼,七爷一时间没能认出来。

    一看见鬼焰在此,七爷便突然感觉一阵阵不秒。

    果然,那地动山摇不曾停止,反而是越来越近,似乎有千军万马朝自己奔杀而来。

    这深山之中,骑兵肯定是不能用了,那么这动静是……

    这种动静,七爷曾经见过一次,便就是东麟京城皇家猎场之中。

    他抬头,看见前方一块硕大的山石,深红色的日头正挂在那山头之上,夕阳如血,还是有些耀眼,照得七爷迷了眯眼,恍然间,看见那酒红色的霞光之中,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先是那小小的身影,而后便缓慢地出现了一个更大的身影。

    众人大吃一惊,看见那出现了一头巨大的老虎,生得又胖又高大,比一般的老虎大得多了,那大胖老虎的背上,居然坐了个女子,正笑吟吟地看着众人。

    在那落针可闻之下,只听那女子轻笑:“怎么的?不是上坟吗?我都等你们大半天了还不来!”

    众人看看那大胖老虎,那可是货真价值的老虎,而且虎吻之上都是血,一双眼睛十分吓人,瞪着众人,似乎是在找谁下口。

    再看看那虎背之上的女子,看那脸嘴容貌,很像被七爷一碗安眠药放倒在前哨站的木优鱼。

    那山石后,树林重,陆陆续续地出来了许多个脑袋,有狼,有虎,有豹子,数百双响当当的兽眸似看人肉包子似的看着众人,再大的胆儿,再硬的底气也要软弱几分。

    七爷知道这死丫头本事大,可没想到她本事居然这么大,还先他们一步到了!

    七爷看人一辈子了,自以为是看穿了枕边之人的前世今生,可有时候就是灯下黑,反而是看不清楚了。

    木优鱼上次成功地请来了群兽,这一次便就从容得多了,骑在那大老虎身上,轻轻一声地鸣,大老虎便低眉顺眼地调转了虎头,载着她慢悠悠地朝山上去了。

    “鬼焰,咱们娘俩先走,让你爹他们歇够气了慢慢追上来。”

    她还记恨着那一碗将她放倒的迷药,心中十分不爽快,见七爷杀得那浑身狼狈的模样,心中总算是好受了,总算是能昂首挺胸一次了。

    七爷便只能看着她飘飘然地去了。

    众人看着那群兽发憷,不知道该进还是该退,群兽已经寻摸着那血腥味,自己去找食儿吃了。

    七爷这一路杀上来,遍地都是死尸,够他们饱餐一顿了。

    瞧着那渐去渐远大胖老虎的大尾巴,七爷看看那日头,道:“走!”

    众人气喘吁吁地跟了上去,木优鱼却是悠哉悠哉地坐在老虎背上,身边跟着鬼焰,领着众人踏着那被万兽踏得平顺的路去往神殿的方向。

    去路都被木优鱼给‘打扫’干净了,一个埋伏都不曾看见,就算有,也早让那万兽给踏平了。

    到了地盘,见那神殿原址是非常的寂静,却十分凌乱,地上全都是断肢残臂和鲜血,此处曾经发生过一场血战!

    木优鱼慢悠悠地从老虎背上下来,轻描淡写地道:“这儿就是神殿?我可不知道,半天之前这儿人还挺多的,让我赶走了。”

    众人咋舌,按理说,这里该是重兵把守的,看那地上的脚印便知,地都踩熟了,人数不下千。

    都让木优鱼给赶走了……

    众多的野物吃饱了,正围了一圈看热闹,数百双兽眸看着众人,气场可谓为强大。

    异能可真是为自己挣足了面子!

    看那狗日的王八还怎么说!

    七爷正与人寻找那神殿的遗址,此处还真是有一个庙宇之类的地方,只可惜,被捣毁多年的模样,都成了残垣断壁勉强可见。

    风嬷嬷不由得老泪纵横:“皇族的神殿啊!”

    放东麟,这就是太庙啊!

    如今看来,真如方才那俘虏所说的,神殿里的人早已经被杀光,他们将皇族神像镇压在了镇龙石之下!

    风嬷嬷一抹老泪,对七爷道:“皇上,镇龙石定要拿下,事不宜迟,我们趁夜动手!”

    七爷点点头,目前还有不到两千人,分成四波正好,七爷与丰南王带一波前去捣毁东南两处,风嬷嬷与无名各自带人,去捣毁西北两处。

    成功之后,于天亮之前在神殿遗址之处集合,若是有异变,便各自下山寻找出路。

    计划商定,众人分头行事,木优鱼却哪一队都不跟,骑着自己的大胖老虎往山下去了,还幽幽地道:“此等大事我这不会武功的弱女子就不去了,去了也是给各位增添麻烦。我啊,回我的隋阳城去带孩子去!”

    七爷火气上来,上前两步,将那老虎背上的木优鱼直接捞了起来,扛在肩膀上:“还跟爷较劲了不是?”

    众人看着七爷扛着木优鱼大步流星地走了,便各自分开行动。

    木优鱼挣扎了两下,七爷才将她给放下来了,木优鱼气鼓鼓地把大老虎放走了,瞪圆了眼看着七爷,一声不吭地牵着哈士奇走他身后。

    正经事儿先忙了再闹别扭不迟。

    这一波人五百人往那南山的镇龙石去了,群兽跟着走了一会儿,便也慢慢地散去了。

    今晚这玉龙山之中太平不了,野兽都出来聚餐了,有‘老乡’告诉它们,山下到处都是奔跑的五花肉,非常好扑杀,而且还全都是精肉。

    山中兽界今天过大年了。

    寻到了半夜,总算是寻到了那前方一大块石碑,借着月光能看见那巨石之上,是三个简体字——镇龙石!

    而且还刻画了各种复杂的符咒等,势要将轩辕一族后世子孙咒死!

    镇龙石之下,是一片青草地,草深几尺,看来折镇龙石是有些年头了。

    木优鱼路上才得知了镇龙石之事,此时看见实物,心中发虚,道:“快快将这东西销了,看着怪吓人的。”

    追兵暂时追不上来了,一群等着过年的野兽正等着他们,七爷派人上前,在那镇龙石之上凿了洞出来。

    这石碑存在的年头不少于二十年,风化了许多,很容易便凿出了洞来,便将炸药安放了。

    众人退到了远处,将那镇龙石给炸了才敢出来。

    几声巨响震惊了深夜的山林,看来他们还是首先得手的一波人。

    木优鱼牵着哈士奇小心翼翼地踩过那快快碎石,看那镇龙石完全瓦解,七爷正命人扛着锄头挖那镇龙石底座之下的东西。

    人多力量大,一会儿便挖出了一个大坑来,挖出了不少神像,也不知道那神像是什么材料做成的,埋在地下几十年了,面部的彩绘都没掉色。

    众人挖坑的时候,木优鱼蹲在一边看,觉得那天气有点冷,想起自己还带了纸钱来,便就地上了坟顺便烤火。

    等她将纸钱都烧完了,将身子给烤暖和了,见七爷已经挖出了不少神像,无一例外,都被人为的捣毁了,竟然找不出一具完整的,断口处全都是刀削斧劈的痕迹,那四大家族的人还真是下得去手,这里面可是有真正的骨灰啊。

    很快便挖出了一堆东西来,七爷命人将人头都挑了出来,那完整的人头塑像都极少,偶尔才能看见一个,大多数五官都凑不齐。

    七爷拿着一本小册子,拿着那人头塑像一个个地对照。

    “那是个什么?”木优鱼指指他的小册子,好奇问道。

    “这是风嬷嬷给的,轩辕皇族的密语翻译手册。”

    轩辕皇族是有自己的皇族密语的,已经失传许久了,只有风嬷嬷手里还有这种翻译的册子,能将简体字翻译成轩辕密语。

    七爷又道:“每个神像的后脑勺都有姓名。”

    七爷是在寻轩辕老祖的神像。

    传说,轩辕皇族自天而降,乃是仙人下凡,轩辕老祖是首领,率领天兵天将占领了轩辕大陆。

    风嬷嬷道那轩辕家族的秘密便藏在老祖的双眸之中。

    可是如今,都毁成了这般了,想来有什么秘密都成了过往云烟了,七爷只是想将老祖的躯体寻出来,给无名一个交代也好。

    如今正慢慢地寻找着轩辕老祖的‘遗骸’。

    木优鱼也去挖了一个完整的人头出来,那头颅足足有脸盆大,嘴巴都没了,凹了进去,但依稀可见剑眉星目,生得十分俊气。

    最引人注目的是,他有一双蓝眸。

    那一双蓝眸不知道是用什么宝石填充的,如今还在发着幽幽的蓝光,十分稀罕。

    更稀罕的是,其他寻出来的神像,眼珠子无一例外都是被挖的,只剩下两个空洞洞,当年新塑的时候,想必那眼眶里填充的都是上等的宝石,早被人给挖出来了。

    眼前这人头塑像的眼眶也到处都是小刀的刻痕,不知道多少人曾想将之挖出来,可还是失败了。

    她抱着那人头兴冲冲地去寻七爷,七爷看了看后脑勺上的文字,记住了模样,在那小册子上开始逐一寻找,最终是寻到了他的名字。

    “轩辕翩安。”

    “这不就是你的老祖吗!”木优鱼震惊。

    这可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据说身高十尺,力大无穷,一双蓝眸深邃如海,便就是他打下了轩辕大陆,开启了一个牛叉轰轰的时代。

    “怪不得别家的眼珠子都掉了,这一双眼珠子还在,你快试试看,有什么玄机!”木优鱼十分激动地催促着七爷。

    七爷有些不耐烦,只想将这塑像打包了正好走人,道:“神殿已毁,什么都已然奢望。”

    “风嬷嬷说的什么,你快试试!”木优鱼还是一个劲儿的催促。

    七爷道:“风嬷嬷说‘以吾之眼,敬拜祖先,神灵在天,神光将现’,若能见神光,便能拿到轩辕皇族的那件东西。”

    可七爷从来不相信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

    木优鱼固执地抱着那人头瞪着,见那一双蓝眸幽深无比,比七爷的还幽深,毕竟他是第一代轩辕皇族之人,据说第一代轩辕皇族人,个个都是绝世高手,而且都是蓝眸。

    在轩辕大陆延绵千年之后,蓝眸之人便越来越少,直至没有。

    如今,牛叉无比的人物只剩下个人头了。

    她不禁嘀咕道:“风嬷嬷的意思是来上坟你还得留下一双眼不成?”

    七爷摇头:“风嬷嬷的意思,是让我用眼与祖先的眼沟通,便能得到祖先的蒙恩,得到那传说中的东西。”

    越说越是玄乎了,连木优鱼这信神信鬼的人都不相信了,可那风嬷嬷又不想是会说胡话的人。

    忽然,她又道:“会不会玄机是这宝石?你来看看,这宝石什么材质做的,我好似从来不曾看见过。”

    七爷十分不耐烦地接过了宝石去,认认真真地看了两眼,见那东西的确是怪异得很,在火光的透照之下,能看见内里十分纯净,似乎是看不见半点杂质。

    而且那光泽也十分诡异,非同任何宝石,似乎是一双人眼,能将人的视线牢牢地吸引住,七爷的视线便不知不觉地被吸引了进去。

    木优鱼见那情况不妙,欲出手将七爷给推开,可就在那时候,奇迹出现了。

    滴!

    一声类似于现代机器按键声的脆响之后,一只宝石之中射出了一道蓝色光柱,瞬间便七爷的左眼笼罩住了。

    光柱飞快地扫射一遍,待七爷惊醒闭眼的时候,那光柱便已经消失了,见那塑像与七爷相对的那一只右眼忽然发亮!

    是如同被开启的彩灯般,忽然便亮了!

    七爷惊诧:“这难道就是‘以吾之眼,敬拜祖先,神灵在天,神光将现’!”

    木优鱼看着那亮着灯,脑子里有似曾相似的东西碎片飞快,被她巧妙抓住,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这是一个虹膜密码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