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19 三国开战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南垣也是第一次见识这鸦片的威力,一个个是看得心惊胆战。

    一个绝世高手竟然被这么一种香料弄得溃不成军,这到底是一种何等的魔物?

    一个绝世高手尚且如此,若是普通大众、朝廷官员岂不是更无力招架?

    若是南垣皇室皆是染上这东西,那岂不是就要任人摆布了?

    七爷手中拿着一朵已经干枯的罂粟花壳,“几年前我东麟流毒之乱,罪魁祸首便就是此物,此物名为罂粟,花开极美,有药用价值,甚至还能令人武艺进步神速,但若是长期使用,人便会产生依赖,直至上瘾,若是没了这东西,便会如眼前此人。”

    众人只觉头皮发麻,不敢想象这么一个小小的东西有这般的魔力。

    东麟皇宫曾经种满了罂粟花,七爷归来之后便将罂粟都烧了,只是留了一些给太医院做医用。

    七爷又道:“北楚所产香料,原料便就是这罂粟花,若是长期使用迟早上瘾,后果不堪设想。”

    东麟因为鸦片而导致朝廷动荡,南垣也是知晓得清清楚楚了,如今北楚想让两国大乱,以此达成他们的野心,南垣自然是不肯再步东麟后尘,当下便达成一致协议。

    夏侯兄妹轻松地归国,便开始静静等候效果出来。

    北楚皇室皆用那香料,他们知道那香料的厉害,断定了不出半年,东麟和南垣定会迷恋上那香料,到时候,便只能听凭北楚摆布,早晚一雪前耻的。

    北楚专注种罂粟,因为那香料的需求量太大了,北楚不得不年年扩大种植规模,京城外的良田基本种的都是大片的罂粟花。

    粮食产量年年降低,罂粟花数量年年增高,北楚大地开满了罂粟,妖娆魔花如同火红色的妖魔,似乎将整个大陆都一并吞没了。

    不仅是皇室种,民间也是全民种植,将那花当神花供着。

    北楚经历了一番动荡之后好不容易才稳定下来,可没想到,却是越发贫穷,时常闹饥荒。

    因为良田之上种的都是不能吃的罂粟,粮食产量减少,粮价节节攀高,一般人家根本负担不起。

    在这般的情况之下,皇室非但不遏制罂粟种植,反而是大加提倡,因为皇室夏侯家比谁都依赖那罂粟。

    北楚香料源源不断地制出来,数量多、品种全,而且价格便宜,商队将香料贩卖至三国之中,香料换成了大把的银子,再用这些钱购买粮食归国,保持着随时可能被打破的平衡。

    东麟南垣皆在备战,在北楚公主太子归国之后不到两个月,东麟南垣忽然向北楚下了战书,两国集合组成二十万大军将要一起讨伐的北楚。

    大战一触即发。

    两国境内的北楚香贩一律驱逐出境,所有北楚香料皆是用特制的方法销毁,两国之内,不得使用北楚香料,一旦发现,不管是卖家还是买家皆是同罪,民间更不得种植罂粟,举报有奖。

    同时,朝廷还发出告示,详细地写明那北楚香料的害处,在民间引起十分大的凡响,北楚香料在东麟之内绝迹,南垣也是如此。

    北楚为了控制东麟和南垣,还特意加大了产量,如今倒好,所有销往两国的香料都被退了回来,北楚大乱,无数商贩因此而家破人亡,同时两国联军分两边推进,支取皇宫而来。

    这一切完全超乎了北楚的想象,没有谁比他们更清楚那香料的魔力,若是南垣与东麟使用了那香料便就一辈子也无法摆脱了。

    为何还将所有香料都销毁?

    其实夏侯家族还是隐隐约约知道那香料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他们全族皆上瘾,完全无法摆脱罂粟的诱惑,所以他们不会戒除,反而是越种越多,定时吸食来保持思维的活跃,一辈子只能做罂粟的奴隶。

    那鸦片的短期效果十分明显,士兵若是吸食了,个个精神抖擞,力大无穷,而且还不知疼痛,三国交战初期,联军完全没有优势。

    但那只是暂时的,此次联军非同寻常,南垣派出大将军司徒玄光领兵,北楚派出的是滚凯。

    从北楚到到南垣,有一条巨大的江河,直通入海口,司徒玄光领十万水师从沧江逆流而上,沿江一路夺取沿江重镇,直取京城。

    若是北楚皇室还在,那害人玩意早晚流毒于南垣,须得趁早将那北楚给灭了。

    而东麟则是从陆路进攻,十万大军突破了北楚防线,夺取城池的同时,销毁所有的罂粟。

    北楚适合罂粟生长,国内处处能看见罂粟,与庄稼粮食一般常见,不过幸好,制取鸦片的方法还不曾流入民间,被夏侯家族和一些大的香料商人控制着,平民只知道这东西卖了能换钱,便大举种植,东麟一来,一切付之一炬。

    东麟南垣所到之处,杀奸商,烧毒花,开仓放粮,与百姓秋毫无犯,纪律严明,倒是十分得民心。

    七爷在东麟京城坐镇,但是前线的消息却是源源不断地传入他的耳朵里,决胜于千里之外。

    大军进攻之时,他在后方派出特遣军,奉命潜入敌后,杀香贩,毁毒品,破坏敌人的‘精神食粮’。

    一支靠着鸦片支撑起来的大军,只是个纸老虎而已。

    前方战报不断传来,七爷在灯下逐字逐句地看着。

    那北楚之内,处处都是饥荒,官商勾结,大量的良田被官府强征而去种了罂粟,粮食短缺,粮价奇高,普通的百姓根本没活路。

    民以食为天,如今,北楚竟然拿百姓的田地去种那罂粟,当真是罪大恶极!

    可那罂粟便有那种魔力,能让人为了它而不顾一切,七爷可是领教过那种魔力。

    看罢了战报,七爷将之放下,又接到了师门传来的消息。

    无名要带着丰南王下山了!

    如今三国交战,北楚已经派出了绝世高手往两*队之中。

    他们培养出了二十个高手,在东麟折了七个,还有一个被活捉,如今还剩下十二人。

    十二人若是上了战场,于战局无关紧要,可他们本事高强,若是潜入主帅营地之中暗杀主帅一切都不一样了。

    无名得知了情况,派出了弟子前往战场保护滚凯,自己亲自赶往京城。

    对于那些绝世高手来说,皇宫防守如同虚设。

    战事已经开始半年了,这半年之间,两方呈胶着之势,可北楚的优势很快也要被磨灭了。

    眨眼已经过年了,今日江山大雪,慈宁宫那高高的屋檐已经积雪了,七爷穿着黑色狐毛斗篷往慈宁宫中去,黑色长靴踩在那雪地里‘咯吱咯吱’作响。

    慈宁宫外是重兵把手上,诸多高手将此地护得水泄不通,里三层外三层,可七爷知道,若是夏侯家族的绝世高手前来,这些高手也没什么用。

    他经过那重重把守,进入了慈宁宫之中,只觉得那空气豁然一阵暖和,原是殿中烧起了火墙,还有家门的温暖。

    七爷进殿便将斗篷褪下,进门便见木优鱼正抱着一个婴孩哄着。

    木水秋正坐在一边的罗汉床之上做着针线活计,还一面道:“好了好了,慢一点,你也大着肚子呢。”

    木优鱼如今又是三个月的身孕了,一听风嬷嬷说她可以怀孕的时候,七爷当晚就开干,奋斗了几个月,终于是让木优鱼怀上了二胎。

    她正抱着木水家的小姑娘逗着的,丰南王上了山之后就没回来过了,木优鱼照顾着木水秋生了一个女孩儿,如今都三四个月大了。

    木优鱼抱着那小女儿,高兴极了,盼着自己能生个女儿,就儿女双全了。

    七爷回来,正看见木优鱼垂首,一脸幸福笑意,不由得上前一把将她给抱住了。

    他忽然的一抱将木优鱼给吓住了,嗔道:“回来了不说一声,吓死我了!”

    木水秋见天色晚了,七爷都回来了,便收了丝线,道:“皇父也回来了,我也该走了,不能打扰你们。”

    木优鱼恋恋不舍地将那满是奶香味的女儿给她送了过去,木水秋抱着那小女儿走了,荆轲剌忽然冒出来一把抱住七爷的大腿。

    “皇父,你居然不想朕,朕很生气。”

    七爷嫌弃地踢了踢荆轲剌,他发现这小子真是越长越猥琐,越长越碍眼,总是喜欢横在他和木优鱼之间。

    “去去去,天色晚了,回去睡觉去。”

    可荆轲剌抱得紧了,七爷轻轻地甩了甩也没能将他给甩下去。

    “朕是皇上,你不能嫌弃我!”

    七爷一把将荆轲剌给倒提给弄了起来,扛在了肩膀之上,面上不禁染上了一点笑意,拍拍那肉屁股,道:“臭小子,当了皇上尾巴就上天了,你在爹眼里,永远都是个臭小子!”

    荆轲剌翻个身,骑在了七爷脖子上,还高兴地道:“驾!驾!”

    七爷应声而动,在殿中走了两圈,将荆轲剌给逗高兴了,才放了下来,木优鱼已经命宫女端来了热水:“蛋蛋一边玩去,让你爹洗漱洗漱再来玩。”

    荆轲剌自七爷身上跳下来,拉着鬼焰去了别处玩,七爷洗漱完毕,将靴子都换成了木优鱼做棉鞋子,宫女又端了水来,给木优鱼泡脚,七爷亲自蹲下了身去给木优鱼洗脚,一边与她说着话。

    虽然身处宫中,可木优鱼对于那千里之外的战事可是比谁都关心。

    “听说今天又来战报了?”木优鱼迫不及待地问道。

    七爷知道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