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6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夏日的清晨曙光微露,星光满天, 掀开纱窗, 能看到外面正笼着一层薄雾, 院墙、树木、假山、石路在雾中朦朦胧胧、影影绰绰。

    帘垂四面的床榻上,男子有力的臂膀自身后将女子搂在怀里,黑发交结在一起, 睡的正熟,清凉的丝被滑到了胸口,露出了女子如凝固的牛乳般的皮肤, 更衬得身后紧贴着她的小麦肤色黝黑光亮。

    不知多久,身后的人迷蒙的醒过来, 低头时习惯性在埋了半边脸, 乌发睡的蓬松微乱的人露出的一截玉脂般的玉颈处,轻轻厮磨亲吻。

    雪白的肌肤总是容易留上印迹, 他又往往控制不住力道, 停下来的时候,怀里人已经被亲或者咬的微微转醒, 她闭着眼晴,手下意识的蹭了蹭被咬的地方, 朦朦胧胧的又睡了过去,只隐约记得有人给她盖了盖丝被, 和轻手轻脚穿衣服的摩擦声和脚步声,这一觉一直睡到了日上三杆,最后被屋中的闷热给热醒。

    三年过去, 瑞珠已从十五岁胆小的小姑娘长成了大姑娘,如今跟在将军夫人身边,手下也管着好几个丫鬟,着实稳重了许多,见日头升了起来,晒得人发慌,她吩咐厨房备些凉爽的小菜与冰过的羊奶,这才让两个丫头取了篮子,提着裙裾一道进了府里的冰窖,里面的冰砖去年冬就已备好,全部切割成大小不一的冰块或冰条方便取用。

    一进去瑞珠便狠狠打了个冷颤,赶忙让人挑拣了几块装满了篮子,又锁上了窖门。

    今年夏热的很了,檀婉清一直不太精神,自己这体质就跟花花草草似的脆弱,冬不耐冷夏不耐热的,冷了睡不着,热了浑身没力气又睡不醒,实在是遭罪。

    一早醒了又是满身的汗,粘腻的很,直到水房泡了澡,换了干净的裙衫才总算清爽了许多。

    瑞珠让人在房间四处摆冰盆的时候,檀婉清正支着手臂侧躺在一张美人榻上,穿着面料极其轻薄,柔光软质珍珠色的薄裙,衬得她发乌肤嫩,也更加雪白莹透。而露出的半截玉臂,与臂上大人送的赤色手环更显颜色动人,再加上大人时不时在小姐身上留着的……

    今日瞧着颈间也有,瑞珠开始时还有些脸红,可看得多了,也早已习以为常。

    大概正是大人的宠爱,小姐自成亲后,这些年也越发的明媚娇艳了。

    瑞珠连忙过去替她捏着头侧出声道:“早饭我让厨房都备好了,米粥小菜清爽的很,夫人还是用一点吧。”

    檀婉清摇了摇头,没什么精神道:“吃不下,中午再说吧。”

    瑞珠知道小姐热得心烦胃满,又道:“不饿也要用一点儿,要不将军回来又要给我脸色看了。”说完顿了顿又道:“羊乳一早冰过,上面还撒了些凉凉的鲜果肉,酸酸甜甜十分爽口,我去让人给夫人端来……”

    瑞珠以前称她小姐的时候,极是听她的话,可自从叫了夫人,就叛变了,语气与跟谢大人如同一个模子出来的,哦不,现在是谢将军了。

    三年前谢大人退敌有功,封了从五品游骑将军称号,这两年陆陆续续又立下战功,从右将军升到卫将军,也举家搬到了益州的将军府。

    这益州的杂号将军着实不少,将军府邸都建在了一起,大开门四合院的模样,基本左面住着一个将军,右面府里也住着将军,倒也方便将军家眷们互相窜门交流感情。

    还好还好,大多都是益州官士升上来,没什么人进过京城,更不曾见过她容貌或知道她的身份,否则,也真不知如何应付了。

    檀婉清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转眼的工夫,冰镇羊乳便送了过来,她接过来喝了一口才想到什么,“骞儿呢?”平常这小东西一睁眼就会跑过来,总要瑞珠千拦万拦,今儿个倒是不见踪影了。

    “小少爷被将军一早带去军营了,走的时候还哭鼻子了呢。”

    檀婉清不但没有心疼,反而想到什么“噗”的一声笑出来,昨晚上小家伙不听话非要跟着娘娘睡,结果被他爹提起来打了屁股,两个屁股蛋红得像猴屁股似的,她倒是心疼了些,可这小东西一边哭一边挣扎着小短腿一边叫:“坏蛋爹,坏蛋爹……”那情形现在想起来都好笑的很。

    这小东可记恨人了呢,他爹打他一遭至少要记上半个月,平时他可喜欢跟着爹爹去军营,这次竟然哭鼻子不去,可见又记恨上了。

    瑞珠想起来也忍不住笑:“小少爷走的时候还嚷嚷着坏爹爹呢。”这个年纪的他还不会骂人呢,最多就是坏,坏蛋,结果全用在他爹身上了。

    “小少爷生的玉雪可爱,谁见了都喜欢的不行,大人也真舍得下手呢。”小少爷像及了小姐,皮肤十分的白,眼晴像天上的小星星,看着你的时候,你恨不得把星星摘下来给他,大家都恨不得把他捧在手心里,出府一步都要两三个人跟着,生怕被人贩子拐走,每次听到小少爷被大人教训的哭声,连府里人都心疼的很呐,可小姐昨晚看着居然笑了出来,瑞珠对小姐也有些不满的,哪有这样当母亲的,不是应该护着的吗?

    檀婉清笑了笑,“你家将军有分寸的。”比起自己,这个当爹的其实心里对孩子更疼爱的很,只不过表达出来的方式不同而已,父子两个这样打打闹闹也没什么不好。

    万幸,骞儿只是长得像自己,体质却是像爹爹的,健康活泼的很。

    “福荫呢?”

    “早上去先生那边了,还早早送过来几幅字画给夫人。”福荫早已习惯让嫂嫂给他的书画写评语,好的地方不足之处檀婉清会斟酌写下来,再送过来的作品就会一次比一次更完美。

    所以一到益州,檀婉清就为福荫寻了一位功底深厚的老师,以教导他的基础画技,她虽然也算精通,但毕竟不是土生土长的古人,技法使用也太过杂乱,并不适合启蒙,毕竟小孩子的基础还是非常重要,需要稳扎稳打的,她再从旁给些意见,这样才是对福荫再好不过的教导。

    午后,一位将军夫人前来作客,小坐了个把时辰,话里话外都在说着自己夫君的前途,要什么门路什么时候才能调往京城,末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