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5章 未完的结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明月摇摇头,微微垂下眼眸,过长的睫毛遮不住眼底的水光,晃动间那认真的模样令顾城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这小老婆确实单纯,如此荒谬的提议居然认为他会同意。

    “好,我答应你。”

    明月吃惊的睁大眼,长睫轻颤,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

    “可是有条件。”眼见女孩因为失落而垮下的小脸,他勾着唇道:“你可以搬出去,可必须住进我安排的房子。”

    只能搬出去,让她怎样都行!

    明月小脸一亮,频频点头,在男人破含深意的目光下,隔天便带着女儿搬进了顾城位于市区的公寓。

    然而她短暂的自由并没能持续太久,因为在搬进来的当天夜里,她的丈夫拿着备用钥匙——摸上了她的床。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她抱着被子,忍着火气问道。

    顾城从容不迫的把人捞回来,张开嘴一口咬上她的脖子:

    “我回自己家,睡自己老婆,有哪里不对?”他答得无赖,正好这间公寓离公司近,往后他再也不需要在大半夜驱车回去。

    健硕的身躯瞬间欺上来,明月是连句反抗也说不出了,只余下已逐渐被吞噬的“唔唔”声。

    这一年夏明月二十二岁。

    第一次向奴隶主发动解`放`战争。

    结果:失败。

    至于这次的事件,明月也不能算是没有收获的,至少顾城明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却为她推去了不少工作,晚上的应酬能不去就不去,再不行便将文件打包回家,每天准时准点下班,一改往日的放荡,按照他那群狐朋狗友的说法就是:顾城不知道吃错什么药,居然从良了!

    黑色宾利出了小区大门一路往公路上行驶,过了约莫五十米,他们进入一条林荫小道。

    夏季的晨光微暖,橙黄色的光晕透过斑斑驳驳的树影洒入车厢,明月恍惚一阵,徒的将窗户开出一条缝隙,嗅着淡淡的花香舒服的叹了口气。

    她有些昏沉的揉揉眼皮,毕竟一大早被顾城挖起来的感觉不好。

    而对于他这段时间的转变,明月并未多想,只不过当两人见面的次数多了,心里不免纳闷,顾城平时不是很忙的吗?最近怎么老往家里跑。

    然而她不懂归不懂,却不会去问,正如他所说,那是他的房子,他高兴回来就回来,她管得着吗?

    车内的两人没有交谈,周围静悄悄的除了玻璃窗外的风声便仅余下夫妻两的呼吸声。

    明月闭目假寐了一阵,掀了掀眼皮决定打破沉默:

    “你要带我去哪?”

    顾城挑起眉,露出一丝讥讽的笑。

    小丫头终于舍得搭理他了?

    反向盘一转,他径自朝机场的方向行驶。

    “带你去卖。”

    明月脸色一僵,鼓着腮帮子,不发一语的缩回去,她算明白了,最近顾城真的很闲。

    顾城斜眼打量她生气的模样,圆溜溜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泛出水光,白皙的小脸蛋气鼓鼓的透出一层嫩粉,从未经过任何化学药品污染的黑发有点自然卷的披散在肩头,远远看过去,他老婆就像是一个娇小精致的洋娃娃。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可是这娃娃虽美脾气却不小,到了机场她便死活不肯进去。

    “你这丫头怎么这么烦,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顾城托着她的屁股抱小孩儿似的把人揪起来。

    “顾城你别闹!”明月急了,两条小短腿在空中踢蹬,膝盖骨毫不客气的撞上自家老公的胸膛。

    顾城吃痛的低咒了声,一巴掌报复性的抽上她的小臀,“啪”的一声脆响,小家伙终于老实了。

    “乖,老公带你去度假。”顾城决定不再逗她,径自往里走,人高马大的抱着明月,就像是身上挂着一只大型娃娃。

    明月小脸一白,五根手指头恼火的往他脑门上按,一使劲揪出几根黑发:

    “什么度假?去哪度假?我不要去,我走了倾宁怎么办,顾城,放我下来,顾城!”

    顾城被她抓得头皮生疼,皱了皱眉恫吓道:

    “闭嘴,那小鬼有专人看着,出不了乱子。”

    明月还是不放心,挣扎不休的只差没喊“救命”,到最后顾城火了,忍无可忍的把人扒下来,于大庭广众下堵上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将人吻得七晕八素,直到她晕乎乎的快要窒息的时候,被他又哄又骗的上了飞机。

    一路上明月对顾城的态度不好,一声不吭的尽顾着给他摆脸色,等到两人抵达目的地,又叫嚷着要回去。

    “你回吧。”这次顾城不阻止,他高高在上的倪着她,嗤笑两声带着钱包头也不回的走了。

    明月没辙了,她身无分文,证件又都在那混蛋手里,本以为顾城只是带她出去吃东西,她连鞋子也没换,套着一双室内拖鞋就跑了出来……

    如今置身于人海当中,瞅着周边陌生的环境,还有正在前头大步流星的行走,连正眼也没瞧她的顾城,明月眼眶一热,吸吸鼻子只能小跑着跟了上去。

    顾城先是带她在当地买了几套换洗的衣服和日用品,而后牵着满脸不情愿的小家伙找到一家酒店入住。

    他们这次的目的地是位于泰国南部的普吉岛。

    正好是旅游的旺季,街上人流不少,顾城生怕这迷迷糊糊的小丫头走失,几乎是将人半搂着往人少的地方走。

    自从两人领证以后,顾家曾经在国内举办过一场婚礼,至于蜜月,明月推说女儿还小不肯跟他去,恰好那时候他也抽不出时间,所以这一拖便过了两年。

    办好手续他们在酒店里遇上了裴君,世界就是这么小,当顾城看到在房间门前交谈的男女时,面色一冷,扯着明月快步走进电梯。

    晦气,真晦气——

    “顾总!”还是裴君的女伴早一步认出顾城。

    “赵小姐。”顾城笑着与对方握手:“这么巧。”

    明月礼貌的朝对方点点头。

    那是一个很高很瘦的女人,一头大波浪卷披在身后,架在鼻梁上的镜片遮不去她犀利的目光,可转而在与裴君交流的时候,眸色又缠绵了起来。

    原来裴君喜欢这种女人。

    这边厢,明月还没瞧清楚,只是匆匆跟两人打了声招呼便被顾城拽走。

    他似乎不太喜欢裴君的女朋友。

    在这个世界上,居然存在着一个能让顾城避之唯恐不及的女人……这不免引起了明月的好奇心。

    而到了晚上她忍不住问起时,男人只是揉揉她的发顶,意味深长的道:

    “明月,你以后看到她离远点……那个女人,也只有裴君消受得起。”在一脸嫌弃的说完后,他一翻身把小白兔压在身下,三两下扒光,瞅着明月水汪汪,傻乎乎的大眼睛他满足的“啧啧”两声:“女人,果然还是笨点好。”

    至少当他在外头累得精疲力尽时,回到家面对的不会是另一场没完没了的战争。

    他们住的房间正好面朝着大海,迎着碧如翡翠的海水和洁白无瑕的沙滩,明月到底是年轻,只要有得玩,被骗来的怨气不到一晚上的时间便一扫而光。

    隔天再见她,人已经高高兴兴的穿上泳衣,缠着顾城要上沙滩上玩。

    起初顾城对这事还没什么意见,可当他瞧到明月换了泳衣,露出光`溜`溜的胳膊大腿`深`乳`沟的时候,眸色一沉,险些大发雷霆。

    可都是出来玩的,好不容易她想玩,肯玩……顾城掐了自己一把,拼命抑制下心中的不快,他不能扫兴……

    明月这个漂亮的中国娃娃,无论是身材还是样貌都是无可挑剔,加上生完孩子以后身材比以往更丰盈,那胸大腰细屁股圆的小身段,越往人群中走,便有越多的男人将目光沾在她身上。

    顾城搂着她,脸色是逐渐变得铁青,仔细瞧甚至能看到他脑袋上笼罩的那一片绿云……

    “我要游泳……顾城你干什么!”冷不妨被扯进一片小树林里,明月不太高兴的叫嚷。

    “干什么?小小年纪尽会勾`引男人!”顾城盯着她的胸不放,说话的时候不忘动手色`情的揉了一把。

    “你……你不讲理!”

    顾城把人抵在树上,掏出已经硬成一根棍棒的兄弟,扯开明月的泳裤便想顺势挤进去:

    “别动,谁不讲理?你再呆下去估计得让那群狼崽子活剥了!”

    “如果他们是狼崽子,你就是野狼头子!”明月不服气的反驳,他才是最色的,人家顶多瞧瞧,他连摸带做!

    顾城被她赌气的模样逗笑,还真的学着狼嚎叫了两声:

    “你说得对,野狼头子要吃肉,快把屁股撅起来。”说着淫`邪的在两瓣白花花的屁股上狠狠措了一把油。

    不,不要脸!

    明月脸色涨得通红,翻翻白眼还没来得急骂人,身后便传出一声娇`滴滴的媚`吟。

    两人同时一僵,你看看我,我瞧瞧你,而后顾城很不识相的捏捏她的脸,笑道:

    “你叫的?”

    明月的回答是往他胸口捶了一拳。

    小小的肉包子往狼嘴里砸,砸不碎狼牙反倒进了对方的胃。

    周围此起彼伏的呻`吟`声萦绕耳边,而从数量上看,应该不止一人。

    顾城拽过她的小手放进嘴里啃:

    “走吧,咱们换个地方。”凡事得有个先来后到。

    听着前后左右的浪`叫,明月是又羞又恼的,收回手用力的踹了他一脚:

    “下流!”话落头也不回的跑了。

    顾城不察,小腿被踢了个正着,正要呼疼的时候身后的吟`哦戈然而止……

    树影摇曳——

    意识到他这个“后来者”扰了对方的“雅兴”,顾城将心比心之后顿觉良心过意不去,赶紧充满歉意的丢下一句:

    “你们继续……”随后追上老婆的步伐。

    夜里,海风习习——

    推开窗户,明月穿着小背心趴在阳台边乘凉,普吉岛是个热带岛屿,白日的气温要比南城炎热许多,而顾城又是个怕热的主,这一天走下来叫苦连天,明月已经数不清他洗了几次澡。

    等到晚上,两人用过餐后他便呆在酒店不肯出去。

    明月想看人妖,想去酒吧,眼馋的看着街上人流,缠着他许久。

    顾城不允。

    说她可以自己去嘛,这男人又霸道的摇头,最后小丫头只能可怜兮兮的窝在阳台对着大海发呆。

    浴室里回荡着“哗哗”的水声,顾城刚进去,应该没那么快出来。

    女孩一双漆黑的眸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

    想了想,她轻手轻脚的爬下阳台,捡着自己的外套不安的又瞧了浴室大门一眼,最终抵不过好玩的年纪,悄悄溜出房间。

    虽然已近九点,但吹着海风的街上仍然十分热闹,明月出了酒店没敢走太远,只在附近逛逛。

    川流不息的游客从身边擦过,以欧美人居多,而在道路两旁开了不少酒吧,从门口往里瞧,居然都坐满了人。

    强劲的音乐从远处传来,就在离她不到五十米的地方,正有几个穿着暴`露的漂亮女孩站在一个不大的台子上跟着节奏摇摆。

    明月好奇的混进人群中围观。

    看到几人腿上扎着的橡皮筋,她忍不住拧了拧眉,等到有人冲上前往里塞钞票的时候,这才舒展开。

    直到后来她才由旁人口中得知这几个美女就是泰国人妖,她们在跳舞的时候因为穿着少,根本没地方放钱,所以只能在腿上套一些橡皮筋,这样既不影响舞姿也可以向客人炫耀,谁夹的钱越多就代表着实力越强。

    常年被闷在家里的明月这次出来,同等于在她面前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她就跟一个好奇宝宝似的到处走动,居然连手机铃声响了也没听到。

    又逛了一会儿,她摸摸脖子只觉得口干舌燥,可出来的时候没带钱,只能按原路折返,而在这个时候,一个身材肥胖的本地人朝她走来。

    约莫四十来岁的男人很快挡住她的去路,嘴里念念有词的朝着她的方向伸手。

    明月听不懂泰语,也不知道对方想做什么,心有余悸的后退两步,用英文告诉他自己听不懂。

    对方愣了愣,而后操着一口算不上标准的英语试图与她沟通。

    明月听着有些吃力,可依然从中听清了几个字眼。

    他在问她价钱。

    她脸色大变,摇头呵斥道:

    “我不是妓`女!”

    高胖的男人像是没听懂,又逼近几步。

    “走开!我不是……啊!”

    明月的解释他像是没听懂,一把扣着她的手腕往人少的地方走。

    明月这下是彻底的慌了,低低的尖叫出声,幸而周围人多,那陌生大汉也不敢乱来,停下脚步与她不停“解释”,手却依然没有松开。

    明月听不懂他的话,自己说着英文,他却像是装作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