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2章 柳暗花明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那晚过后,明月整个人开始生出一种莫名的焦躁,白天心神不宁,吃不下,睡不好,情绪低落而梦到顾城的次数也越发的多,几乎是一闭上眼睛就就能看到他的身影。

    沈壑眼见着她越来越瘦,生怕弄出什么毛病,三天两头便押着人往医院跑,最后得出结论,明月应该是患了产前抑郁症。

    说白了那就是心理病,这身体上的伤好治,心里的可就麻烦了。

    老医生又摸了把胡子,安慰他们这不是什么大毛病,很多产妇在怀孕期间或多或少都会出点状况,回去多陪陪你老婆,要什么给什么,照顾照顾对方的情绪就结了。

    瞧着明月苍白苍白的小脸,沈壑不止一次的后悔起那晚的冲动,明知道自己老婆胆儿小,他没事吓唬她作甚!

    而从那以后,沈壑老实了,白天回公司接手顾城的工作,下班准时准点回来陪老婆,不抽烟不喝酒连酒吧也不去,明月说什么就做什么,绝对不顶嘴,只除了每晚依旧在她房里打地铺,美曰其名是为了照顾她之外,任劳任怨俨然成了一个二十四孝老公。

    对于沈壑的变化明月内心不解,她从没见过这么死皮赖脸,行事古怪的男人,明明她肚子里怀的不是他的孩子,换句话说他入赘顾家是做“便宜老爸”来的……试问有哪个男人娶老婆喜欢“买大送小”“买一送一”?更何况沈壑的条件并不算差,没道理屈就顾家。

    这一分析下来,明月瞧着他是越发的不顺眼,像这种有着圣人一样宽广的心灵,可以无条件包容她的孩子并且视为己出,半点企图心也没有的男人——有可能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吗?

    明月到死也不相信有这种人,而沈壑之所以会对她这么好,她思前想后只觉得他是冲着顾家产业来的。

    顾清去世后所留下的财富足够令人风风光光的过完数辈子,换言之娶了她,接收顾氏,能换得的可不仅仅是少奋斗二十年!

    大伯母到底是怎么想的,外界不都传言她曾经是个商界铁娘子,行事手段不输于顾清的吗?既然连她都能想到的事,顾母怎会顾及不到?

    难道真是上了年纪,身体不好进而影响到人的思维,一时看走眼让沈壑钻到空子?

    沈壑细心的把苹果切成丁状,刚回过头便看到明月蹩起秀眉,细细思索的样子。

    “怎么?肩膀又酸了?”他突然凑过来,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一下一下有规律的捏动。

    明月自怀孕后动作便慢半拍,根本来不及躲的让他捉了个正着。

    她有些反感沈壑的关心,这种过度的紧张总让她有一种时刻被监视着的感觉。

    白天他不在家倒好,她尚且自在一些,可一到了晚上,沈壑准时准点的进门,便又像块牛皮糖似的巴上来,除了浴室,不论她走到哪也没办法甩开他。

    “……你别随便碰我……”明月挪了挪位置,在自己离开之前她还不想得罪他,并暗暗思索等哪天沈壑不在的时候跟顾母谈谈,如果他真的只是单纯的想进顾氏工作,那么能否签订一纸合约,在约束他野心的同时,适当给予一些报酬,只求在自己走后他不要为难她的孩子。

    “不累?那吃点水果。”沈壑没有勉强的松开她,转身殷勤的递上一盘切好的水果,鲜美多汁的果肉令人垂涎,如果他没有多事的想要喂她的话,明月是不介意自己吃的。

    “听大伯母说最近公司事情很多,家里有保姆在不会出什么大事的,你不必担心,如果有工作的话就去忙吧。”不回来也没关系……

    最后的话让她硬生生的吞回肚子里。

    “乖,吃一口。”沈壑语速很慢,完全把她的话当成了耳边风。

    “我自己吃。”他对她确实很好,可在这一层“好”当中,又透出一股浓浓的专`制。

    而从他的眼中她能够依稀解读出另一层意思: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所以你必须得听我的。

    “乖,你大着肚子不方便,张嘴。”对于她的抗议沈壑置若罔闻。

    乖、听话、宝宝……

    这段时间他就喜欢这么唤她,仿佛在他面前的自己是个不懂事的小娃娃,所有不情愿的拒绝全是在闹脾气。

    明月咬咬牙,愤愤的吞下凑到嘴边的果肉,咀嚼两口又猛地往外吐:“不好吃,我不吃了。”话落,她惊诧的住口,自己这举动不是小孩儿脾性是什么?

    沈壑借着灯光看到明月别扭的神色,慢悠悠捻起一块果肉丢进嘴里,在尝到一丝甜意时沉下脸,对一旁的佣人道:

    “今天是谁负责采购蔬果?”

    “是刘师傅。”

    沈壑点点头,冷声命令:

    “告诉他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沈壑这话说得认真,五官严肃极具威严,一板一眼的根本不像在说笑。

    明月在心里抽气,如果他真是一家之主也就罢了,可他是吗?充其量不过是个“上门女婿”,“倒插门”的凭什么辞退她们家里的厨师。

    想到这明月的厌恶已经在不经意间浮于言表,她讨厌沈壑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对方的蛮横无礼,更主要的是她打心眼里瞧不起他的品行,一个为了钱不畏外界冷语,出卖自尊的男人,根本得不到她的尊重。

    而明月这种想法多数传承至顾清,这两父女都是一个脾气,同样的顽固、拘泥、食古不化,说白了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你不能辞退刘师傅。”

    沈壑慢悠悠的吃着果子,故意拉长声线道:

    “作为一个大厨,居然连挑水果的眼色也没有,还留着他做什么?”

    明月哽了一下,心知他的用意,可在不想得罪他的情况下,只能委婉的说:

    “对不起,是我这段时间胃口不好,吃什么都尝不出味儿,不关刘师傅的事。”

    “宝宝,你现在正是需要补充营养的时候,你不吃肚里的孩子也得吃是吧?乖,把嘴张开……”沈壑瞬间又换了一张脸,不再跟她讨论什辞退不辞退的事,反倒举着小叉子凑到她嘴边。

    “……”明月恍然的意识到自己又着了对方的道,心底顿时五味杂陈起来,而眼睁睁的看着他把用嘴碰过的叉子伸来的时候,微微皱了皱,犹豫一阵还是乖乖张嘴。

    果子确实很甜,可在男人颇含深意的目光下,她只觉得那甜滋滋的果肉顿时变得苦涩不已,仿佛是如梗在喉,难以下咽。

    幸而沈壑需要工作,白天不会回来,所以只要熬过傍晚那点时间……不长,忍一忍就过了,她不是很善于忍耐吗?连顾城都能接受,区区一个沈壑又算得了什么——短期里,明月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而奇怪的是,自从两人结婚以来,与顾城有关的人,纷纷找上门,先是陈铭刘彪那几个损友,如今连李慧也来了。

    明月不得不承认,在见到这个女人的时候她心情是有些复杂,不仅仅是因为两人差点成了姑嫂的关系,而是自己与顾城那段不为人知的过去,以至于明月一直在李慧面前抬不起头。

    她曾经因为母亲的身份被人暗地里骂过小狐狸精,年纪小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意思,等到她长大,得知夏芯的经历时心底酸涩不已。

    她不曾因为母亲的职业而感到羞耻,倒反觉得妈妈在离开顾清之后,是为了养活他们才委身于不同的男人,但是她也曾暗自发誓,自己哪怕再穷再苦也不会当一个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

    可这些誓言通通被打破,因为顾城,不论她自愿与否,她还是做了!

    她不敢想象,如果让李慧知道顾城就是因为自己而当着众人的面从婚礼现场离开……

    “好久不见。”坐在公园对面的咖啡馆里,李慧笑得有些苦涩。

    “……李慧姐,你最近还好吗?”明月话里很客气,想到在电视上看到的画面,忍不住又多看了女人两眼。

    “谢谢关心,我过得很好,你呢?听说嫁人了,他对你好不好?”就长相来说也,李慧的五官并没有明月精致,可因为从小接受的教育,那浑身优雅从容的贵气,却是明月怎么也学不来的。

    “嗯,他……对我很好……”明月垂着眼,李慧虽然生于豪门,却没什么架子,而更因为家族企业的关系,交涉手段对比起同龄人来说是比较成熟与高明的,这也是为什么顾母会选择她当顾家媳妇的原因。

    如今的李慧虽然稍显稚嫩,可凭借她娘家在市里所拥有的人脉与势力,假以时日必定能成为顾城最大的助力。

    “最近有你哥哥的消息吗?”在沉默了许久后,李慧淡淡的问道。

    她今天过来的目的,是为了顾城。

    明月眼中暗波流动,忍不住又瞧了她两眼。

    顾城在婚礼上当众离开,并在不久之后单方面的解除婚约,行事雷厉风行,从未顾及过女方家族的颜面,以至于她无端端的背上一个弃妇的名声,从此两家再无往来。

    明明最该恨顾城的人是她,可到最后,跑来询问顾城生死的人也是她。

    “哥他……一直没有消息……”明月不敢往坏处说,虽然她们心里都清楚,顾城失踪大半年,如果还活着一早就该回来了。

    “是吗?”李慧不知道是松了口气还是有些失望,“我过段时间会跟爸爸移民去新加坡,打算在那里定居,爸爸年纪也大了,我希望能多陪陪他。”

    明月跟店员要了一杯热牛奶,想到前段时间在李家发生的事,不禁叹了口气:

    “李慧姐……”

    “别担心,我会在新加坡找到一个爱我的男人,然后重新开始,只不过唯一遗憾的是在走之前不能见顾城一面。”李慧微笑着说,模样看起来非常乐观。

    见明月没回话,并且闪烁其词的样子,李慧思忖片刻,继续道:

    “其实……我今天过来找你,是想拜托你一件事。”她停顿了一会儿,幽幽的继续,“如果顾城能回来了,麻烦你替我给他带一句话好吗?”

    明月点点头算是应下:

    “你想跟他说什么?”

    “我想对他说一声——对不起。”李慧微微垂下脸,额前的刘海遮住双眸,让人看不到浮于眼底的情绪。

    起初在知道父亲的打算,并劝说无果的时候,她曾经去了一趟顾氏。

    顾城在外有女人的事她早有耳闻,可男人么,特别是这种有权有势的男人,有哪个会甘愿一辈子只对一个女人?特别是在他们这个圈子里,家里摆着一个大的,外头养几个小的,俨然成为一种常态,一如她的兄长、父亲。

    很小的时候李慧的母亲便潜移默化的教育她,像她们这种豪门千金,表面上风光无限,实则早已没了所谓的婚姻自主权,她必须要明白一点,在若干年后她也得为了李氏出嫁,而她要嫁的不是人,是对方的家族、企业。

    爱情这种东西对她来说太过奢侈,她所需要做不是对一个男人动心,而是在出嫁之后好好经营家庭,透过男方,替家族谋取更多的合作与利益。

    可是爱情这种东西怎可能是她想控制便能控制住的,经过一番相处之后,她终是忍不住对顾城动心,开始爱慕上这个行事果断,高瞻远瞩的男人。

    在会客厅里等了许久,终于等来顾城之后,她并没有立刻告诉他父亲与哥哥的想法,而是先问了他从婚礼上离开的原因。

    顾城很冷淡,他对她似乎没什么耐心,就像是一个失去利用价值的货品,在没有利益相连的前提下,他似乎连一个正眼也吝啬于瞧自己。

    也对,毕竟他对她总是过于客气,而每周一次的约会更像是在例行公事,吃饭、看电影、送她回家,三点一线从未改变。

    起初她以为他是不解风情,最后发现这颗顽石的心根本不在她身上的时候,她也认了。

    人心善变,既然他选择了她,那么是否代表着他对他的情人同样没有投入过多的感情,如果只是玩玩而已,那么婚后她有很多时间挽回他的心。

    可是,那天顾城沉默了许久,最后诚恳的道歉,并表示在这件事上他会承担绝大多数责任,他欠她一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