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 RightHereWaiting(2)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纪忆以为,和主任的那顿午餐只是一个预警,没想到是鸿门宴。

    赈灾晚会的第二天下午,她被叫到了人事部门。她来这里的次数不多,也就是是签署实习和正式合同的时候,需要本人过来。

    走进去的时候,大家正在聊昨晚的15亿多的捐款,顺便还在讨厌万科王石不让内部员工捐款超过10元的言论,已经被舆论骂的找不到北了。

    在这种轻松的闲聊氛围里,她用目光搜寻给自己打电话的人。

    “纪忆?”有人看到她站在门口,招了招手,“来,主任本来想和你聊聊,临时有事出去了,她交代我让你办停薪留职手续。”

    她懵懵地,一时没听懂。

    有两三道目光投过来,好奇,探究,还有其它情绪。

    一瞬间,焦点就从万科的捐款门,到了她这里。

    “我所有表都给你填好了,只需要每份文件上签名。”那个人办过她的实习手续,认识她,边低头继续说着,边将一个薄薄的纸质文件夹递给她。

    还有一支笔。

    这么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她无所适从。

    纪忆懵懵地接过文件夹和笔,在旁边空置的椅子上坐下来,攥住笔的手指因为太用力,关节都有些发白。强制性的停薪留职,没有任何后续安排。

    她从当初决定彻底离家,到面试录取研究生,然后经过七八轮面试笔试得到实习机会,开始每天计算公交车费、伙食费,计算如何定期存下房租的生活。到最后顺利通过实习期,成为留下来的两个实习生之一,这个过程整整用了三年时间。

    而现在,家里不用正面交流,就让所有都退到原点。

    走出办公室的一瞬,她有些茫然,看看门两边的走廊,不知道往哪里去。身边有人走过,或脚步匆匆走过,或是两三个在一起,边低声说话,边在笑。直到身后有人走出来,提醒她可以回去收拾东西,回家先好好休息,她才明白要去整理东西,离开这幢楼。

    纪忆在这里的私人用品不多,整理进个小纸箱子就都解决了。

    抱着箱子走出大楼,她想起来,后天是季成阳的生日,被叫到人事部前,自己还在研究要送什么礼物,能让他在手术前,过一个特别温暖的生日。

    四年前,和他在一起的最后那个生日,他在伊拉克。

    他们通了个国际长途,挂断后,所有的事情都开始变坏。从此以后,每年的5月21日都变成了一个心结,好像每到这个时候,就会发生一些事,让两个人的关系变糟……

    纪忆满脑子都想着,接下来要怎么办。

    这条马路尽头有个很大的公交车站,这个时间还不是上下班高峰,没什么在等车,她抱着自己的东西站在七八个站牌下,努力让自己冷静。

    没事,她现在自力更生在靠自己,这个工作没有了,还能再找。

    无论如何,她都不会离开季成阳。

    就这么想着,她鬼使神差地选择了一条久违的回家的路。当她看到大门上的五星标志时,忽然就想到一个重要的东西:她没有通行证。

    纪忆在考虑,要不要求助季暖暖时,已经先有电话打进了手机。

    她将箱子放在脚边,接通电话。

    “西西,”季成阳的声音传过来,“你在哪儿?”

    “我在……”她犹豫,要不要说。

    “不在社里?”

    她沉默几秒,说了实话:“嗯。”

    电话的另一端也意外沉默。

    然后,她听到他说:“我在你爷爷家,现在愿意过来吗?今天可能要正式谈一些事情。”

    季成阳站在纪忆家的阳台上,握着手机,在等待纪忆的回答。

    他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些都比他预料的早了几天,打乱了他的安排。在地震发生时,当他背着那些病人到草坪上,发现自己手机丢掉,整个地区的电话线路出现故障,与外界失去联系时,他就已经考虑清楚,等灾难结束,要如何彻底解决纪忆家里的事情。

    幸运的是自己家里的人都很坦然。

    季老在得知后,最先表达的也是:“很好的一个女孩子,不要被你耽误了。”

    季成阳的视线里,能看到这里阳台的衣架上晾晒着男孩的衣服,有大一些的,也有小一些的,角落里堆积的是玩具箱,自行车、电动汽车。

    刚才走来时,他看到纪忆原来住的房间,已经改成了小书房。

    他还能认出在沙发的哪个角落里,陪她看过电视,替她包扎摔伤的伤口,还有在这个阳台上,帮她做风筝。可惜,这个家已经没了她居住的痕迹。

    如果不是需要彻底解决两人之间的阻碍,他不会让她面对这一切。

    但如果她不愿意来,他也有别的方法。

    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