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楔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相传,每年从七月一日开始,地狱之门会被打开,那些终年受苦受难禁锢在地狱的冤魂厉鬼走出地狱,获得短期的游荡,享受人间血食。

    故人称七月为鬼月,这个月被认为是不吉月份,民间既不嫁娶,也不搬家,更不易动土。

    又传,七月十四的半夜鬼门开,一直到十五的半夜关,所有的鬼必须在鬼门关闭之前回阴间,否则就滞留阳间成为孤魂野鬼!

    七月十五这天更是百鬼放假的日子,这天百鬼可以上阳间放松放松,称之为鬼节。

    传说很多,但是无论是哪种传说,整个七月都被认为是一年中阴气最重的月份,游魂增多,夜间不能啼哭,不能吹哨,否则易引来百鬼!

    而民间将本月十五鬼节这天出生的孩子称为鬼仔。

    传说中的鬼仔,克父克母克亲人,多被视为不祥之人,被世人嫌弃憎恶。

    这年的七月似乎应验了鬼月的说法,一进入七月,轩辕大陆南陵国的京都上京城就连日笼罩在急风骤雨之中。

    别说是郊外以地刨食的农夫,就是城里的商户也显得忧心忡忡,暗道是否有什么妖孽降世,才使得老天降罪人间。

    到了七月十四这日辰时时分,老天总算渐渐收住了如注的暴雨。

    到了午时,虽然浓厚的云层,依然让人觉得压抑,却已经不再飘下雨丝,让人总算看到了雨过天晴的希望。

    上京城东是官家聚集之地,在这片寸土寸金之地,有一所五进的府第,高门之上是鎏金的牌匾,上书“安宁侯府”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据说这是开国皇帝圣祖皇帝亲笔所书,此府第亦是圣祖皇帝所赐,以彰安宁侯司徒家老祖宗为南陵开国立下的汗马功劳。

    如今一晃过去上百年,南陵国的皇帝已经换了好几茬,安宁侯府内的人也传了好几代,可是安宁侯府门头上的牌匾依然流光溢彩,朱红大门依旧鲜亮,显见圣宠依旧不断。

    这也是历代安宁侯忠于朝庭,不负圣恩,谨慎度日的结果。

    此刻在安宁侯府内院略偏东的梅苑内,有个清脆声音传来:“世子夫人,连日下雨外面地滑,你现在身子沉重,还是让奴婢代你去探望小少爷。”

    “我已经好些日子不曾见过阳儿,没亲眼看过阳儿是否真的安好,又如何放得下心。今儿不再下雨,小心些就是,哪里有那么娇气?”温柔的声音如轻风拂面,让人听着十分舒心。

    就算没见到说话之人的容貌,能有这样声音的人,必定是个柔顺又美丽的人。

    果然随着主屋门帘掀开,出现在人们眼前的是一位面若皎月神色和煦的美人儿。

    这妇人不过双十年华,挺着一个大肚子,看她肚腹的大小,没有八个月也有七个多月了。

    妇人不是别人,正是安宁侯世子司徒空的夫人韩氏敏华,司徒空与韩敏华成亲五年,已育有一子名司徒阳,此时怀的正是第二胎。

    韩氏虽然性子柔顺,可是一旦认定的事,也不会轻易放弃。

    此时左右贴身伺候着的,正是韩氏从娘家韩大将军府带来的陪嫁。

    看她们的梳妆打扮都已为人妻,现在应该是韩氏面前得力的管事妈妈。

    看左右两个妈妈的神情和身后贴身丫环紧张的模样,显然大家都不赞成韩氏现在出门,虽然只是去院子里的东厢房。

    不过她们总归拗不过韩氏,只得前后左右小心地伺候着。

    不过就算韩氏已经跨出了房门,身边贴身伺候的人依然不懈地进行着劝阻,希望韩氏能够打消出门的计划。

    谁都知道世子对夫人紧张着呢!也对夫人这胎怀的女儿宝贝得很。

    若是让世子知道雨刚停歇,夫人就出屋去东厢房探望小少爷,不知会不会责罚她们。

    “好了,红袖,红绫,你们就别劝我了。不过就是去东厢房看看阳儿罢了,几步路而已,又有你二人陪着护着,能出什么事儿?”韩氏伸手拍了拍身边还在喋喋不休的两人,温柔地笑道。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