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8节 倾城美人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几日之后,京洛便发生了一件大事。

    赵王司马伦在群臣的拥护下登基为皇,天子禅位被尊为太上皇,迁居金墉城,年号改为建始。

    据说,禅位一事,宗室诸王、群公卿士皆以符瑞天文应验、天命不可违为由劝进,而赵王屡作谦让之态,拒不接受,还自称乃忠臣贤士,一生清正尽效于朝廷,怎么能学淮南王那般的乱臣贼子搅得天下都不得安宁,但经过群臣们的三番进言,最后尚书令满奋,仆射崔随及乐广把玉玺印绶献给司马伦时,司马伦才作为天下安定作考虑之态勉为其难的暂代天子之位。

    司马伦登基之后,便又开始大肆加官封爵那些帮他登上皇位的人,在劝进的人中,长沙王司马乂、成都王司马颖、河涧王司马颙皆有封赏,三王兵力强盛,又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封地。

    紧接着,京洛太平了不到一个月,齐王的军队便如洪荒潮流一般的攻进了洛阳,又有长沙、河涧二王援军支持,成都王军队作后盾,齐王的军队势如破竹,很快侵占洛阳,杀司马伦,迎天子复位。

    其实当司马伦听到三王欲起兵匡复天子时就已经吓破了胆,又因身边已无良将可用,所以他基本是不战而败,迎三王军队入了京城。

    赵王被诛灭之后,这个京洛并没有安静下来,齐王冏官拜大司马成为辅助大臣之后,也开始疑神疑鬼,和三王的关系紧张起来,他也像孙秀一样,安插自己的亲信于三王的军中。开始对三王进行监视,一旦发现谁有异动,便进行严惩以立威信。

    三王于是按兵不动,尤其成都王司马颖表现得格外温顺,愿意退出洛阳,不理京城事务。

    齐王冏这才慢慢松泄下来,开始大肆修筑馆舍。收买五谷买卖市场。开设各种官署,日渐骄纵,并渐渐的沉湎于酒色。

    有一日。他在自己新修的西阁上设宴,邀名士们品评歌乐,其间谈到了“何种美人可以倾城?”,有一位年轻的世家公子竟然神采飞扬的另辟奚径的表达出自己的观点:“古之美人。以冰雪为其骨,以燕雀为其声。以花容为其貌,以明月为其神,姿若秋水,琴棋通之。然,窃以为,现士族之中以此为标准培养出的美人已数不胜数。见多了也不足为奇,若论真正美而令人过目难忘者。当属一个多月前名嗓一时的玄机先生……”

    那世家公子一面津津乐道的说着,却没有注意到在他对面的一席位置上,有一双清冽的双眸不悦而惊忧的看向了他,他仍旧滔滔不绝的继续道:“此女不仅有冰雪之姿,慧黠之神,柔媚之态,敏捷之智,更有不输于男儿的傲烈之性,语出幽默,不拘世俗,可谓真性情狂放练达也!”

    “一个爱以男子装扮在外抛头露面的小姑,此郎君竟然说她是倾城的美人,恁地可笑!”宴席之中,已有人开始不屑的讥笑。

    可那世家公子却仍旧温文尔雅并十分不以为然且十分荣幸的笑道:“那是因为你们没有真正的见过那个美人!”说罢,他竟然唤上了自己身边的一位侍从,取出一副画卷来。

    在上百名士族宾客面前,在齐王冏的目光照射下,那世家公子将手中的画卷一点又一点的展开于众人面前,渐渐的,这些颇有鉴赏力的名士眼中露出了新鲜的惊奇的光芒。

    那画卷上描摹着一个年轻明媚的女子多种姿态,这名女子明眸皓齿,巧笑嫣然,站立时翩然如松下之风,坐立时婉如清风明月,侧卧时灵媚如野山之飞狐,尤其还有一张喝醉酒时的姿态竟如玉山之崩,既有一种让人心火撩撩的风情,又有一种令人怜惜的震憾力。

    世间真有这样的女子,能在不同的时候不同的场合呈现出各种令人赏心悦目的姿态。

    既让人畏而不敢亲近,又让人心痒难耐浮想联翩!

    “这位公子,你这幅画到底是自己想象而作,还是亲眼见过?”已有人好奇的问了起来。

    那世家公子答道:“若非亲眼所见,怎么能描摹出她动人的风姿来?”

    “那此女现在何处?你能为她作出这样的一幅画来,必定知道她在何处?”那人又问。

    那年轻的公子哥儿却卖关子似的一笑:“美人骄华无双,当属世间罕见,既使在下说出她在何处,各位也不一定能够相见!”

    世家公子话毕,又奏向齐王冏,问道:“依大司马所见,此女方可倾城?”

    大司马齐王冏沉吟了一会儿,再次示意那年轻公子将画卷呈了上去,世家公子笑了一笑,上前一步,合起画卷双手奉上。

    齐王冏再打开画卷,从左至右,从头到尾的仔细欣赏了一遍,他的目光也渐渐由清明转为着迷。

    于是,西阁中所有宾客心中都在暗叹唏嘘,此画卷确有强大的魔力,连齐王冏都似陷进去了。

    不过,食色乃人之性,齐王冏虽阅人无数,估计也确实没有见过这样一个有着诸多面的女子。

    齐王冏看完画卷爱不释手,他握着那卷轴好似回味了良久,终将目光投向那个世家公子,问道:“此姑为谁家女?你可知?”

    世家公子立刻答道:“此姑为嵇侍中之女,名唤阿瑶。”

    那世家公子的话音一落,坐在他对面的卫玠便有些忍不住的想要站起身来了,从这世家公子提到玄机先生四个字时,他就有预感此人必定有所图谋,时人作美人赋或作美人画,若能于众多佼佼者中脱颖而出,必会大涨其名气,他起初便是认为这位世家公子也不过是想借阿瑶的名声作此画来提高自己的声名而已,然现在看来,其目的不纯恐还在之上。

    阿瑶说过,近五年来诸王争权,乱世倾扎。战乱不断。

    这个世家公子竟在齐王冏的面前提出她的身份,便是要将她推向诸王争乱的风口浪尖上。

    “嵇氏阿瑶?”齐王冏喃喃了一句,“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嵇侍中还有一个女儿?”

    那世家公子又道:“嵇侍中在此女幼时藏至山中,所以她身为大家闺秀却不似大家闺秀,是嫡是庶还尚未可知,恐怕还得亲口问嵇侍中才知道。”

    齐王冏目光一凝,命令道:“来人。去将嵇侍中请到本王府上来!”

    他话音刚落。那世家公子又抢道:“大司马,嵇侍中闲云野鹤,恐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