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六十五章 终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夜宁瀚回头看了一眼,果然见到苏瑜苒身上不少的伤口,连衣裳的染红了。见到这状况夜宁瀚手上的动作明显狠辣了几分,落到他手里的人没几个挣扎就躺下了,等瑶嘉两个赶过来时,情况基本已经控制下来了。

    瑶嘉两个赶忙过来给苏瑜苒止血,将外伤也简单的包扎了一下,顺道给苏瑜苒喂了一颗解药,清一清余毒。苏瑜苒吐了一口气,再去看时,场面上除了他们几个,就只剩下两个活人,一个苏俊一个夜宁瀚特意留下来追查幕后的。而其他的人,苏俊发话要灭了所有人的口,那些黑衣人自然不会顾及被杀的人是苏俊的妻妾,至于苏瑜苒,自保加保护夜明欣尚且来不及,更别说去救他那个疯子一样的母亲。

    只是等到事情解决了,苏瑜苒看着躺成一片的尸体,只觉得心头一团郁气,不论如何,程水燕毕竟是她生母,不管对她如何,终究是她将她带到这个世上。苏瑜苒一面无法接受这许多的隐情,一面却也难过就这样死去的程水燕。夜宁瀚走到苏瑜苒身边,将苏瑜苒拉到怀里,道:“别怕,一切有我。”

    苏瑜苒苍白着脸对夜宁瀚摇摇头,她不是怕,只是一时间更加茫然了,说不清胸中的感情,伤心、怨恨、痛苦、迷茫,或者都有。下意识的拉住夜宁瀚的手,却不知该说什么。

    不用多想就知道苏俊背后肯定有人,苏俊一个寒门子弟,宗族当中都没有什么上的了台面的人,而那些黑衣人,明显是特意训练的高手,自然不是苏俊花钱可以办到的。苏俊此时脸色灰白,显然没想到自己一直当做护身符看待的高手们,在夜宁瀚手中这样轻易就完全折损,尤其见到夜宁瀚冰冷的目光看过去,只觉得一股寒气迎面而来。

    苏俊醉心钱财权势,可骨子里却也软弱而怕死,虽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可他更清楚人死了,钱财权势都没用。是以他这些年为人做事,却也一直都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行迹,就怕有朝一日被人发现,而就在刚刚,下命令灭口也并不仅仅是因为被戴了绿帽子恼羞成怒,更怕程水燕是知道了什么才敢有恃无恐。可这个时候,对上夜宁瀚冰冷的目光,他有些肥胖的身子也微微颤抖,就怕夜宁瀚给他也来上一刀。

    “苒儿、苒儿,我、我是你父亲啊……”苏俊眼珠子一转,看向苏瑜苒道。他最是狡猾,自然看出了夜宁瀚对苏瑜苒的重视,此时这里都掌控在夜宁瀚手中,若是苏瑜苒替他求情,夜宁瀚自然不会对他如何。

    “父亲?”苏瑜苒被夜宁瀚扶着,嗤笑一声道:“我娘说了,我是个野种,不是你苏家的人……何况,苏老爷大约太过健忘了,你刚刚才下令杀了我!”

    “苒儿,虽然你不是我亲生的,可十几年来,我不曾亏待过你半点,你怎么能……”

    “苏老爷,你可知贵府绑架的是什么人?”夜宁瀚没有心情听苏俊跟苏瑜苒打亲情牌,他虽然没有听到前半段,也实在没想到苏瑜苒不是苏俊亲生的,却十分清楚苏瑜苒这十几年来爹不疼娘不爱的日子,这样的话说起来不过寒碜人。看着苏瑜苒这样脆弱的样子,夜宁瀚实在不想听苏俊说这些废话。

    “……”苏俊早就注意到夜明欣了,只是还真没有时间想夜明欣什么来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如今细细一看,夜明欣堂姐妹三个站在一起,俱是一般尊贵的气质,一时间心头一跳,道:“老夫什么都不知晓,都是、都是那些个贱人暗地里做的事,老夫绝不敢做出绑架女子的事……”

    “本公主可是在你府上被活生生关了三天,你既是府邸的主人,居然说不知道,阿筹哥哥,他这是欺负本公主出门的机会少吧!一定不能轻饶了他!”夜明欣下巴微抬,咬牙切齿道,想起这几天受的苦楚,她现在面对着一堆的血肉都不觉得恶心,还觉得饿。

    苏俊脸色一白,身子抖得越发厉害了,他一直在替人做事,阴私狠辣的手段没少使,可绑架公主,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抄家灭族都是轻的。

    夜宁瀚看了一眼虚弱的倚着他的苏瑜苒,没了与苏俊多说的兴致,向押着苏俊的暗卫道:“带回去严加审问!”又看了一眼一片狼藉的院子,微微皱眉道:“带些人来,将这里清理一下!”

    安排好了这些,夜宁瀚揽起苏瑜苒的身子。小心的避开她身上的伤,道:“怎么样?你还好吧!”

    苏瑜苒苍白的脸上露出些笑意,道:“我没事。”说着推开夜宁瀚,慢慢地走到程水燕的尸体旁边。因为刚刚的混战,程水燕的尸体自然好看不到哪里去,可她的手还紧紧抱着那个死去的男人,耳边听到夜明欣低低的声音,道:“那个男子,就是绑了我的!”

    夜宁瀚有些担心的跟在苏瑜苒旁边,正欲开口,却听苏瑜苒道:“我不是苏家女儿,只是个野种,难怪苏家没有一个人喜欢我,夜宁瀚,你是瑞王世子,这下,我们的距离更大了……”

    “你胡说什么!”夜宁瀚将苏瑜苒拉起来,“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即便你是个乞丐也是一样,我不许你妄自菲薄!”

    “可是,皇家会允许你这样做吗?”苏瑜苒脸色苍白的笑笑,“若是这样,天下人都会耻笑你的,就算你愿意,就算两位郡主不嫌弃,就算王爷和王妃也不嫌弃,可是皇上呢?皇上会允许你做这样的事吗?夜宁瀚,我不愿意做妾,哪怕我只是一个没有父亲的女人!”

    “嫂子,阿筹哥哥不听父皇的话的!听说当年皇叔也不听皇爷爷的话,父皇还说他们父子一个德行……”夜明欣默默的给夜宁瀚解释了一番,堂兄大老远跑来救她,堂嫂也是因为她的缘故才引出一些列的变故的,若是再把这一桩姻缘给搞没了,她觉得这辈子她都还不起堂兄堂嫂了。

    夜宁瀚感激的看了夜明欣一眼,抓着苏瑜苒的手,道:“苏瑜苒,你听清楚了,我不在乎,皇伯父也不会干涉这些事,你若是讨厌旁人的闲言碎语,我就带你浪迹江湖。走在江湖上,我们都是江湖人,还需要顾忌这些吗?你不是最不在乎那些礼仪规矩的吗?怎么到了我身上,就总是担心这些?”

    “……”苏瑜苒虚弱的笑笑,自然是因为在乎,她心里在乎,所以不愿意夜宁瀚因为她受委屈,这十几年来她受尽了委屈,却顶着骂名我行我素,可到了这个时候,她却后悔了,后悔不曾好好经营自己的名声,以最美的姿态遇见他……

    夜宁瀚等着苏瑜苒说话,可等来的却是苏瑜苒身子一歪,便两眼一闭,倒了下去。

    “小阮——”夜宁瀚吓得手忙脚乱的将苏瑜苒捞进怀里,看向瑶阮,自然是要妹子给苏瑜苒诊脉。

    瑶阮翻了个白眼,道:“嫂子流了那么多血,情绪又那么激动,不晕才怪!走吧,回去给嫂子处理伤口!”

    一年之后,沧州瑞王府张灯结彩,准备世子的婚礼,而新娘子则是南阳宋家唯一的孙女宋苒,也就是当初的苏瑜苒。

    那时苏瑜苒失血过多加上情绪激动昏过去了,夜宁瀚生怕刺激到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