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50|番外 上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看着自己的夫君像是抱着一颗小小炸弹一般有些手足无措,李若愚忍不住笑了出来。

    褚劲风看着她睁开了眼,便自将小婴孩递送到她的面前。

    襁褓里的小软肉白嫩嫩的,眼儿紧闭,睡得正香,实在是看不出个轮廓。可是司马大人却不错眼儿地看着,一口咬定:“我们的女儿像你……”

    说完便将女儿递给了一旁的奶娘,然后俯下身,大掌轻抚着她的额头道:“我的宝宝受苦了。”

    若愚也伸手盖住了他的手,却忍不住笑道:“都是当娘的人了,哪个是你的宝宝!”

    褚劲风却一本正经道:“你是我的小表妹,自然永远都是我的宝宝。怎么?生了娃娃便要不认你的大表哥了?”

    此时若愚望着这个曾经让她一见钟情的男子,乌黑的头发映衬得眉眼愈加英挺而幽深。而对他的爱意也愈加浓烈。以前曾听娘说起过,生孩子时的痛楚是恨不得将自家男人吊起来打骂的。

    可是自己方才就算是最疼痛难当之时,心内想到的确是这是夫君的孩儿,便是平添了无数的勇气,只觉得再疼自己也能忍耐得住。只是为唯一遗憾的是,并没有给褚家生了男孩。

    她还记得自己的母亲当初一再生下女儿后,对父亲的愧疚之情。那时她还觉得母亲不可思议,竟然主动给夫君纳妾。可是现在轮到了自己,竟然也不能免俗,想到以后若是也如母亲,生下的都是女儿该怎么办?

    也想娘亲一样给司马大人纳妾?只想一想心里突然都难受得要命。此时刚刚生产完,身体的虚弱也让情绪略略消沉些,竟然自描自画一下子想到了委屈处,顿时便皱起鼻头哭了出来。

    褚劲风猝不及防,一看到她哭了,顿时也慌了手脚道:“可是哪里不好?怎么样?还疼?跟我说,可别哭,你刚生产完,再哭可要哭坏了身子……”好容易劝哄得不哭了,这才发现原是在饮恨着自己没生男娃。

    当下便搂抱着道:“原以为你脱俗个彻底,怎么没由来因为这个恼上了?便全是女儿才好,小子淘气得惹人心烦,哪有女儿贴心绵软?”

    又是一阵的软语逗哄,这才让忧伤的小夫人再次破涕而笑。

    只是老人言:这小儿的成长往往事与愿违。那一句”贴心绵软”没想到竟是离得司马大人愈来愈远。

    五年之后的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关霸抓握着自己的两个小子一路横闯进了司马府里。

    ”主公,可是要管管小姐了,虽然我家关云和关雨是男孩,皮实得些,可是……可也禁不住这般的欺负啊!”

    褚劲风端坐在花园的凉亭里,将手里的棋子放进了棋盒里,抬眼望向了那两个虎头虎脑的小儿。两个小儿长得倒是跟他们的爹爹相仿,都是浓黑的眉毛,大大的眼睛,只是现在的样子实在是萎靡困顿得很,只见那老大关云满脸的墨汁,只有两只黑白分明的大眼儿委屈的眨巴着。此时正委屈的哭着,一咧小嘴巴,那板牙儿也都是黑色的。

    而那关雨更是凄惨,满身的鸡毛,裤子上污渍斑斑,估计应该是沾上了鸡屎……总之,毛绒可爱,味道宜人……

    褚劲风皱眉看着两个倒霉到家了的孩子,转过头来,瞪眼望向了自己对面的那个粉雕玉砌的女娃娃:“褚冉冉,你又欺负你的表哥与表弟了?”

    那个小女孩正聚精会神地看着棋盘,似乎浑然没听见自己的姨夫那雷鸣般的声音。听到爹爹出声,连忙挺直了自己的小腰板道:“冉冉自从上次被爹爹狠狠责罚后,便没有再淘气,今天是云表哥和雨表弟主动跟冉冉提及要学习机关的奥义。娘亲说那鬼手门都是要入学考试,所以冉冉也给表哥和表弟设了考题,安排下了黑雨阵与百凤阵,考一考他二人的慧根……”

    “你……你瞎说,什……什么百凤阵,分明是书院里的鸡窝……我被困在里面出不去,那些鸡都来啄我的屁股……疼……疼死雨儿了……”

    关羽小表弟想一想被那些悍鸡包围的情形,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还穿着开档裤的他,那肉滚滚的小屁股上的确是平添了几许伤痕。想来这受伤的小心灵,以后吃鸡时都会有些许的阴影雾霾……

    褚劲风的一双眼睛瞪了起来,阴沉地说道:“褚冉冉,几日没有责罚你,是不是又要反了天?你如今竟成了箐胥书院的一霸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