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一九章 才出虎穴,又入狼窝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火箭筒先生僵在那里,开炮是不可能的,打死了夏柒月,他大概也不用活了。

    这个时候,吉普车的车门再一次推开,两个人从车上跳了下来,直奔向夏柒月,想要在这个时候抢人。

    “站住!都不许动!”白人警官已经追到夏柒月身边了,举起枪来,瞄准正在跑来的那两个人,“我警告你们,再往前走一步,我就开枪!”

    他不是在虚张声势,在这种情境下,他有权开枪杀人。

    所以,那两个人站住了。

    一支火箭筒和两把手枪对峙着,局面僵住。

    “夏小姐,你确定他们不会朝你开炮吗?你可不要太过自信哦,万一他开了火,不光是我给你陪葬,这里的所有人都要给你陪葬呢。”白人警官有些紧张,小声地问夏柒月。

    “我不确定哦,我和沐彦霆之间的仇可以追溯到上一辈呢,说不定到了这个时候,他对我已经没有耐心了,干脆直接干掉我,也是有可能的哦。”夏柒月嘴巴上这样说,心里却很坚定地认为,沐彦霆不会下令朝她开火的,一定不会!

    那白人警官听她这样说,冷汗都冒出来了。可是局面已经形成,后退反而更加不利,于是他只能强撑着。

    前面站住的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使了一个眼色,同时朝前挪了一步。

    迈出去的脚刚刚落稳,就听两声枪响,警官和夏柒月同时开枪了。警官毫不客气,直接打在了与他正对面那个人的腿上。夏柒月还是有所顾忌,这一枪是朝天开的。

    那人吓得一蹦,紧接着就看到身边的伙伴倒下了。他扶起同伴,转身就回车上去了。

    正在这个时候,警方的驰援到了,几辆警车响着警笛,从远处开来。

    警官深受鼓舞,对火箭筒先生喊话道:“和警方对抗,是不会有好下场的!放下武器!”

    火箭筒先生终于动了,他跳下车,把火箭筒扔进吉普车的后备箱,回到车里。吉普车掉头,风驰电掣一般开走了。

    “噢!胜利喽!他们走喽!”终于脱险了,现场的人们发出一片欢呼声。

    白人警官也松了一口气,收了枪,转身回警车。他走了几步,回头一看,发现夏柒月还站在那里,便叫她:“夏小姐?”

    夏柒月看着已经远成一个黑点的吉普车,暗暗地叹了一口气。

    回到警车上,夏柒月情绪很低落,望着车窗外,沉默着。梁静弘从旁边拍了折她的肩膀,说道:“你很勇敢,你救了那些人。”

    夏柒月扯了扯唇角,苦笑道:“怎么是我救了他们?明明就是我害了他们。”

    “你也是被害人,你不用这么内疚。”梁静弘说。

    夏柒月心情复杂,别转了头,再没说话。

    ----------------------------------------------------------------------------------------

    经过高速公路上那惊心动魄的一场追杀,沐彦霆的人再没有出现过。夏柒月顺利地到了机场,登上了回国的飞机。

    她本来以为,回国之后,梁静弘会送她回家。没想到,好一下飞机,就被一辆警车直接送进了山里,把她暂时安置在一个叫临渊山庄的地方。

    梁静弘解释说:“你先委屈几天,这样安排也是无奈。在国内,沐彦霆的势力更是大得超乎想象,要是你回了家,他分分钟砸开你家大门,把你抢走。”

    他说这话,夏柒月倒是不否认。可是她觉得,自己并没有答应和警方合作,警方竟然这样保护她,怎么觉得不太对呢?

    “其实……我和沐彦霆之间的事,终归是我的私事,我也不好意思浪费警方的资源,不如你送我回家吧,我相信他还不至于威胁到我的安全。”夏柒月还是想回家。

    梁静弘笑着摇摇头:“我这么辛苦把你救出来,可不能再让你回到沐彦霆的手中。”

    夏柒月听他这话别扭,就问:“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会是要逼着我跟警方合作吧?我已经逃出来了啊,你让我再回去?”

    梁静弘眯了眯眼睛,搓着手,说道:“你在大宝岛上生活了一阵子,难道你就没有发现大宝岛上的一些秘密吗?”

    夏柒月心里“咯登”一下子,想起沐彦霆带自己进了他外公的地下金库。她惊恐地看着梁静弘,心里想:他不会是因为这个,才把我弄回来的吧?难道他知道大宝岛上有一个金库?那他直接找沐彦霆要好了,她又不能把金库还给他……

    “你是说水牢吗?我倒是在岛上的水牢里住了一阵子,要不是因为发烧生病,恐怕我现在还在那里关着呢。”夏柒月赶紧撇清自己,她已经看出来了,这并不是什么警察大战黑帮大佬的正义游戏,这分明就是家族纠纷,是梁静弘与沐彦霆的财产纷争。

    “你一直在水牢里?那你脖子上的项链是哪里来的?不会是从水牢里挖出来宝藏了吧?”梁静弘盯着夏柒月脖子上的项链,“你可别说你这是花几百块在街上买的哦,你这项链可是一年珍贵的古董呢。”

    果然是豪门之后啊,虽然当了警察,但眼力还是不错。

    夏柒月眼珠儿转了转,说:“哦……你说这个项链吗?我还真不知道这是一件古董啊,沐彦霆就那么随便一给,我以为不值什么钱,就拿过来戴上了。如果这东西真是古董,我卖了它,岂不是够我买个房子生娃养娃了?”

    “哼……”梁静弘轻轻地哼了一声,“他倒大方,随便一给……没关系,你在这里慢慢想,我相信你在大宝岛上一定看到一些什么,劳累你回忆一下,说不定哪个细节就对我们警方有用呢。”

    “哎?你这是扣我做人质吗?”夏柒月一下子恼火了。

    “我当然是想帮你,难道你还相再回到沐彦霆的身边吗?”梁静弘保持着适度微笑,对夏柒月十分客气。

    但是夏柒月已经意识到,自己上了梁静弘的当了。他根本就是想要把她关起来,让她交待清楚大宝岛上的事。甚至她把大宝岛上的事都告诉了他,他也不见得会放了她,说不定他还想留她做人质,在必要的时候用她的安全来威胁沐彦霆。

    他在假公济私!而她竟然笨到十分配合他,乖乖地进了他的牢笼。她

    一旦意识到这一点,夏柒月便愤怒了。

    可是她不能在梁静弘的面前表现出自己的情绪,他既然费尽周的把她弄来,必然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她得自己想办法,从这个鬼地方逃出去。

    “大宝岛上的事嘛……好吧,你让我想一想……哎呀!我肚子又开始痛了!”夏柒月突然捂住肚子,一头栽到床上,痛苦地申银起来。

    梁静弘见她这样,安慰道:“你不用担心,我去找一个大夫来。”

    说完,他转身就走了。

    --------------------------------------------------------------------------------------------------

    临渊山庄本来是隔离审查犯错高官的地方,位于深山之中,有三栋小楼,一个巨大的院子,围着院子的墙上调着高压电网和摄像头,门口有警卫。

    梁静弘对沐彦霆还是十分忌惮的,他实在找不出有什么地方是沐彦霆找不到的,只好通过自己师兄的关系,将夏柒月安顿在这里。

    夏柒月来这里的第二天早晨,他早早地起床,自己跑去院子里散步。看到外面青山绿水,树上还有小鸟在叫,夏柒月多想出去走走。

    到了门口,警卫便拦下了她,对她说:“对不起,夏小姐,你不能出去哦。”

    “我为什么不能出去?”夏柒月心里有气,和警卫争执起来。她回来,是为了自己的自由,可是现在她却一个牢笼进了另一个牢笼,她能不生气吗?

    警卫也不知该怎么跟她解释,只能客气地拦着她。

    这种时候,夏柒月性格中倔强的一面表现了出来,越不让她出去,她就越要出去。她低头猫腰就往外冲,三个警卫围堵她一个人,还被她弄得手忙脚乱。

    最后一个警卫不得不抓住她肩膀,用力地摁住了她。

    闯门失败,她放声大哭:“梁静弘!梁静弘!你给我出来!”

    梁静弘还真在这里,他刚把夏柒月接出来,有点儿不放心她,所以他也没有回去,就睡在这里的值班室,想要观察夏柒月一天,看她到底有没有与他合作的诚意。

    此刻,他正睡得迷迷糊糊,听到夏柒月的哭声,真是吓坏了。他刚才还做了一个恶梦,梦见夏柒月被沐彦霆抢走了,他怎么也找不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