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3章 Chapitre63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医院食堂里的饭没有什么好吃的,就连糖醋里脊这种下饭菜的滋味都寡淡得让人提不起什么兴致来,不过比起沈易买给他自己的那份清水煮蔬菜,苏棠已经很知足了。

    沈易就坐在她身边,低头一小口一小口地往下咽着这些没有什么滋味的东西,也许是为了帮他格外脆弱的胃减轻一点工作负担,沈易每送进嘴里一口东西都要细细地咀嚼一阵,起码嚼个二三十下才轻皱着眉头咽下去。

    苏棠相信,这些本来就已经煮得软烂的东西在过度咀嚼之后一定会难吃出一种新高度。

    无论说人活着是为了吃饭,还是说人吃饭是为了活着,吃饭的重要性都是不争的事实,眼看着沈易被这件每天都要做三遍的重要事情为难成这个样子,苏棠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踏实。

    他依然在坚定并且理智地与始终想要把他淘汰出局的大自然抗争着,和以前一模一样。

    沈易轻合上眼睛,慢慢地咽下一块分量稍大的西兰花,缓了片刻,才有点无奈地抬起眼睫,刚要把筷子再次往餐盒里伸,突然愣了一下。

    沈易面前的餐盒里多了一块一指节大小的糖醋里脊,蘸足了棕红色的芡汁,在绿乎乎一片的餐盒里有种很甜美的存在感。

    沈易转头看向苏棠。

    苏棠扁了扁嘴,捏着筷子看着他,筷子尖上还挂着薄薄的一层棕红,“就这么一小块也不行吗?”

    一道比这份糖醋里脊的滋味浓郁百倍的笑容在沈易的唇边无声地蔓延开来,沈易刚吃过东西,唇色虽淡却格外柔润,看得苏棠心里一软。

    沈易笑着,有些遗憾地轻轻摇头。

    苏棠泄气地鼓了鼓腮帮子,“我就是看你吃得挺难受的,想让你吃一点稍微有点滋味的东西缓一缓,不行就算了吧。”

    沈易犹豫了一下,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餐盒里万绿丛中的那点红,然后放下筷子,把面前的餐盒往一旁挪了挪,用右手食指在茶几上一笔一划地写字。

    ——很甜吗?

    苏棠看得一愣,她记得很清楚,甜食并不在沈易的忌口清单里。

    沈易既然问了,苏棠还是把沾着芡汁的筷子尖送进嘴里抿了一下,仔细地咂了咂,“还行,我觉得不是很甜,你要不要尝一点试试?”

    沈易点点头,没有立即去拿筷子,而是端起杯子喝了点水,然后放下杯子,半侧过身来,抬手捧住了苏棠的脸颊。

    苏棠连愣都没来得及愣,沈易就深深地吻了过来。

    “唔……”

    沈易刚喝过水,唇齿间残存的水煮蔬菜的味道浅淡得几不可察,倒是她抿进嘴里的那点芡汁还没化尽,口中还有些薄薄的酸甜。

    沈易吻得细致而绵长,真像是在仔细地品尝些什么。

    一吻结束,沈易抱紧了苏棠。

    两人的胸膛紧贴着,沈易的下巴抵在苏棠的肩头,柔软的碎发在苏棠的侧脸上轻蹭,每一次喘息所带来的胸膛起伏都让苏棠觉得自己又在沈易的世界里深陷了一段距离。

    沈易用一根手指在她的脊背上轻轻写字,字是倒着写的,尽管沈易一笔一划慢慢地写,苏棠还是在他写到第三遍的时候才感觉出他写了什么。

    ——很甜。

    苏棠陷在他怀里轻笑。

    好像确实很甜……

    这点很甜的甜味到底安抚得了沈易备受折磨的味蕾,却安抚不住沈易罢工欲格外强烈的胃,一盒清水煮蔬菜只吃到三分之一,沈易就到洗手间里吐去了。

    沈易仅剩的三分之二个胃也不是完好无缺的,每一次呕吐所伴随的胃部肌肉收缩都会生生把他疼出一身冷汗,呕吐止住之后总要跪在马桶边缓上好一阵子才有力气从地上站起来。

    从认识他的那天起到现在,这样的情况苏棠已经应付过好几回了,但这回却是第一次,她在帮沈易拍抚脊背的时候发现沈易整个人都是放松的。

    沈易吐得脸都白了,苏棠想哭,感动得想哭。

    那句话他是认真答应的。

    日子里的快乐痛苦,他是真的愿意在她的陪伴中度过了。

    沈易吐完,苏棠刚帮他端来漱口的水,就听见有人敲响了病房的门。

    苏棠以为是大夫来查房或者护士来给他打针送药,进门之前象征性地敲两下以示礼貌而已,结果沈易都漱到第三口水了,门外的人还在礼貌允许的范围内断断续续地敲着。

    找她的人肯定不会找到这里来,苏棠帮沈易擦去唇边的水渍,顺便问他,“有人敲门,是你约了什么人吗?”

    沈易顶着满额薄汗微微摇头。

    门外的人又敲了几下。

    “我去看看。”

    苏棠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的时候还在猜测也许是沈易从外面回来的时候顺手反锁了门,结果轻轻一拧门把手,门就顺畅地打开了。

    于是,开门后的第一秒苏棠是沉浸在这扇门带给她的意外里的,直到第二秒才注意到站在门外的人。

    第三秒,苏棠二话不说就把门摔上了。

    苏棠转身回到洗手间的时候,沈易已经勉力站了起来,简单地整理了衣服,还用热水洗了脸,这张一分钟前还白得不见人色的脸硬是被热水敷出来一层红晕,不仔细去看,几乎可以乱真。

    苏棠看着这层面具一样的红晕,心疼得直想跟门外的人打上一架。

    见苏棠一个人进来,沈易微怔了一下,把还冒着热气的毛巾搭到一旁,腾出手来问她。

    ——谁来了?

    “丧尸。”

    苏棠脸上没有表情,嘴里没有好气,沈易看得狠愣了一下,突然像是明白点了什么,嘴角淡淡地弯了弯,抬手在被洗手池里的热水蒸出一层水汽的镜子上写下一个“蒋”字,一个问号。

    苏棠不情不愿地点头。

    来的就是蒋慧。

    “我看她眼睛又红又肿的,好像刚哭过一场,估计是被你爸爸骂惨了。”

    沈易啼笑皆非地看着她,像抚慰炸了毛的宠物一样垂手在她的胳膊上轻抚了几下,没等掌心的热度渗透苏棠的衣服,就起脚走出了洗手间。

    苏棠眼看着他朝门口走过去,赶忙紧追几步,在门前一把把他拽住了。

    “你要去见她吗?”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