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0章 Chapitre60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苏棠握着手机僵坐在办公桌前,目光没有焦点地落在电脑显示器旁边的那盆枝繁叶茂的海棠上,一时没有反应。

    数秒的沉默之后,苏棠才突然意识到点什么。

    “昨天?”

    “昨天上午,十点四十左右。”

    苏棠深深地倒吸了一口冷气,整个胸腔被这口冷气冰得一阵刺痛。

    这个时间点距现在不过30个小时,那时她就在他的身边认真地注意着他的一切,她还能清晰地想起沈易当时的每一个动作,甚至他眼角唇边的每一道弧度。

    沈易的记性远比她的要好得多,苏棠相信,他一定可以在第一时间里比她更清楚地想起当时自己正在做些什么,想些什么。

    而他就是在做这些想这些的同时,不知不觉地错过了最后一次和妈妈当面道别的机会。

    沈易的情绪怎么能好得了……

    “我昨天休班,今天值夜班,刚到医院,我也是刚刚才知道……”

    宋雨轻柔的声音里带着一种医护工作者面对生老病死时特有的平静,同时也带着一种自然而然的遗憾,和发自内心的歉疚。

    苏棠明白宋雨的自责,奈何心里脑子里一下子被那个正独自在医院里难过着的人挤得满满的,愣是想不出任何一句像样的宽慰的话,到底只勉强“嗯”了一声。

    宋雨还说了些什么,苏棠就没有印象了。

    连这通电话最后是由她挂断的还是由宋雨挂断的,苏棠都没有印象了。

    苏棠赶到医院的时候,宋雨正站在沈易妈妈生前住的那间病房的门口,和宋雨一起站在门口的还有两位保安模样的中年男人。

    苏棠快步走过去,“沈易呢?”

    “在里面……”

    病房的门虚掩着,苏棠刚要抬手推门,被宋雨拦住了。

    宋雨攀着她的胳膊把她往一旁拽了拽,和那两位保安拉开了一扇门的距离,才轻声对苏棠说,“沈易和医院保安发生了一点冲突,他们可能要在这里待一会儿,你不用管他们就好。”

    苏棠一愣抬头,这才注意到两位保安的脸色都沉得很厉害,好像随时都在准备以最简单有效的方式把沈易请出医院。

    经过从医院门口到这里的一路小跑之后,苏棠的呼吸有些急促,肺中气体频繁地与外界发生交换,却依然觉得里面憋着一团灼热。

    他的伤心难过总是安静而无害的,绝不会轻易打扰到除他自己以外的任何人。除了留恋这处可能还残存着一点妈妈的气息的空间,苏棠想不出沈易还能做出什么可以让医院保安不满的行为。

    他们就这么急着腾出这间病房,连难过一会儿的时间都不肯留给他吗?

    苏棠咬了咬牙,淡淡地问宋雨,“这病房在哪儿续费?”

    宋雨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苦笑着摇摇头,又把声音放轻了些,“不是因为这个……蒋大夫以沈院长的名义把沈易妈妈的遗体领走了,沈易去找她的时候她在查房,可能是沈易的情绪有点激动,大夫们也是怕影响住院病人——”

    宋雨话没说完,就被苏棠错愕地截断了,“蒋大夫?”

    宋雨无可奈何地轻蹙着眉头,轻轻点头。

    苏棠绷紧了嘴唇,绷得微微发白。

    沈易不能说话,蒋慧自然不会站在那里等着他打字或写字来表达愤怒,他去找蒋慧,从起脚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是一场徒劳的感情宣泄。

    苏棠不难想象沈易当时的激动,却很难想象他此刻的安静。

    苏棠直觉得有股寒意在她的身体里弥漫开来,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冷的,冷得让她不由自主地发抖。

    苏棠有一肚子带着粗口的疑问,一个字也顾不上说,匆匆走进病房。

    病房已经被仔细地整理过了,不属于病房统一配置的医疗仪器都已经被清出了病房,崭新的床上用品一丝不苟地铺在空荡荡的病床上,桌面地面和橱柜都被收拾得一尘不染,一切不属于医院的东西都被收进了一个编织袋里,随意地堆放在一进门处的墙根底下,利落得有些无情。

    沈易就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向来挺直的脊背以苏棠从未见过的弧度深深地弓着,两腿支撑着手肘,两手支撑着额头,一动不动,整个人静静地蜷在穿窗而入的夕阳余晖中,仿佛是被孤零零地丢在一个只剩他一个人的世界里。

    苏棠鼻尖一酸,走过去在他肩上轻拍。

    掌心触到他肩膀的一瞬间,这副雕塑一般安静的身体突然像触电一般大幅地颤了一下,蜷起的腰背一下子绷直了起来。

    苏棠不等他反应,结结实实地把他抱住了。

    沈易在她的拥抱中僵了数秒,突然抬起微微发颤的手搂住苏棠的腰,紧紧搂着,把头深深埋进苏棠怀中,像在外面被人狠狠欺负的孩子终于跌跌撞撞地回到家里一样。

    沈易的脸紧贴在她的怀里,深重而不均匀的呼吸带出一团团湿润的热度,渐渐渗透她单薄的衣物,熨烫着她胸前的皮肤。

    “不怕,不怕……”

    苏棠把下颌轻挨在沈易的头顶,伸手一下一下地抚着他起起伏伏的脊背,眼泪止不住地淌下来,口中喃喃低语,也不知道是在安慰沈易还是在安慰自己。

    沈易在她怀中埋了好一阵子,松开手抬起头来的时候,夕阳的余晖几乎落尽了,整个病房陷在一片昏黄里,苏棠还是清楚地看到,沈易的目光落在她已经哭花的脸上时意外的凝滞了一下。

    苏棠也愣了一下。

    沈易的眼睛微红着,整个人看起来都是无力而黯淡的,苍白的脸上却没有一丝泪痕。

    苏棠不由自主地想要亲手触摸一下那片没有水痕的眼底,刚抬起手,就被沈易握进手心,送到唇边,在这只刚刚一直温柔地在他脊背上安抚的手上轻吻。

    苏棠呆呆地看着他,“沈易……”

    沈易抬头望着她,一手握着她的手,一手轻柔地抚过她被眼泪糊得湿乎乎的脸颊,细细地擦抹干净,然后几乎使出了所有的力气,把唇角往上提起一弯很浅的弧度,勉强形成一个带着歉意的微笑。

    沈易松开她的手,用手语缓缓地对她说话。

    ——放心,我很好,谢谢你陪我难过。

    苏棠轻咬唇角忍过心里一阵短促而强烈的揪痛,一把捉起沈易的手。

    “走吧。”

    光线虽暗,这样短的句子沈易还是读得出的。

    沈易顺着苏棠的拉拽站起身来,却用了些温和的力气拽停了苏棠的脚步,轻挣开苏棠的手,从身上拿出手机,缓慢流畅地敲下一些字,有些抱歉地递给苏棠。

    ——对不起,我现在还不能离开医院。蒋大夫领走了我妈妈的遗体,我刚才去找她的时候有些冲动,影响了医院的正常工作,我需要再冷静一会儿,然后再去找她谈谈,如果谈不成功,我需要联系我的律师。

    苏棠狠愣了一下。

    他一个人埋头在这里坐着,不是在伤心难过,而是在反省自己失控的情绪,然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