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5.73春风十里,不如你35000+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萧默和许易寒到达许家大宅,不出意料的,许家大宅比上次来的时候又冷清了些。

    也是,许家出了这一堆的事情,如果大家还能其乐融融的坐在一起吃饭,那才是不对劲。

    许老爷子亲自来迎他俩进门,热情的抓着他俩的手时,仿佛要老泪纵横。

    萧默看着心疼,忙扶着老爷子坐下。一段时间不见,她觉得他又老了一大圈。

    不是有私人医生吗,为什么不尽心尽力给他调理身体,还任由他这样衰老下去蠹。

    萧默回头瞪一直跟在老爷子身后的私人医生郑利,“你平时都是怎么给老爷子调理身体的!”

    “回少夫人,我每天都有根据老爷子的身体状况定制食谱和更换药物。”郑利低眉顺眼,恭敬的回答髹。

    他还是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带着那副金丝框眼镜,脸上挂着看不出情绪的微笑。

    他这样的形象,又让萧默想到那个词——衣冠禽.兽。

    萧默眯起眼睛,上下来回打量着他,总觉得这个人非常非常不对劲,但他过于完美的包装,又让她说不清楚,这人到底哪里不对劲。

    “默默啊,你别瞪人郑医生了,他天天跟着我,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的。”老爷子拍拍萧默的手背说,“他真的每天都有很用心的照顾我,至于我为什么现在身体还是这么虚弱,我觉得,跟我自己有关吧。”

    “老爷子身体虚,是因为他的年纪大了,很多身体机能开始衰退。再加上最近许家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老爷子有种身心俱疲的无力感,这才造成了老爷子看上去苍老许多。”

    郑利推了推眼镜,再次低眉顺眼的跟萧默说。

    萧默不相信,想追问,但许易寒摁住了她,示意她别说了。

    她不解的看向许易寒的侧脸,但他的侧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让她捉摸不透他此时的想法。

    “默默啊,你要是想要我这个糟老头子快点好起来的话,就赶紧和易寒生个孩子!我一看见我的重孙,我的什么病啊痛啊的,都好了!”

    老爷子忽然兴奋的拍着萧默的手说着。

    虽然老爷子每次看到萧默和许易寒时,都会提起生孩子的话题,但每次他都是那么兴奋,兴趣半点没减。

    也是,老人家嘛,都想要重孙,每个人都一样。

    萧默的罪恶感又出来了,虽说只是受孕几率小,但这样一直要老爷子等着,她还是觉得自己很过分。

    看着老爷子苍老的脸,她甚至,想要许易寒赶紧先去跟别的女人生一个孩子吧……

    但这种想法仅仅存在了一秒钟,她就把它掐死了。

    什么叫去跟别的女人生孩子,她当这是古代后宫吗,贤良淑德的皇后亲自给皇上选妃,以为皇室增添子嗣。

    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大不了,她就去人工授精。

    老爷子见萧默沉默着不回答,便把话锋转向许易寒,“你跟我去一趟书房。”

    去书房?

    萧默虽然没有被点名,但还是楞了两秒。

    虽然老爷子平时真的很疼很爱自己的宝贝孙子,但是一旦教育起来,那也是非常严格。据同样出生于豪门贵族的林溪大小姐说,许易寒曾经因为犯错被老爷子拿藤条抽,抽得浑身是血,还不停手,一直抽到老爷子自己手酸了,才作罢。

    而那个时候,可怜的许易寒已经嘴唇苍白,脑袋昏昏沉沉的,晕倒了。

    现在这个时候,老爷子语气严肃的把许易寒叫进书房,该不会是因为他们还没生孩子而再次拿出藤条来抽他吧?!

    一想到这个,萧默忍不住浑身冷战。

    她同情了看了一眼跟在老爷子后面上楼的许易寒,用眼神跟他说,如果他挨揍了,她就第一时间冲过去,挡在他身前……

    许易寒神情怡然的笑了笑,同样用眼神回答,不用了,就你那小身板,你要是冲过来了,我害得护着你,更麻烦。

    书房里,老爷子双手撑着拐杖,背对着许易寒,站在书架前,轻咳了两声,说,“你和默默,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我们打算,什么时候怀上,什么时候生。”许易寒回答。

    “那你们什么怀上?”

    “不知道。”

    “不知道?!”刚刚还好言好语的老爷子,在听到‘不知道’这三个字时,突然就翻脸了。他一边用力的蹬着拐杖,一边厉声呵斥,“好啊你,都到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跟我说不知道!”

    “那爷爷你想要我怎么回答?怀孕这种事情,本来就是讲究天时地利人和的,不是我们说怀,就能怀的。”

    “可是你们结婚都三年多四年了,难道还没有到天时地利人和吗?”老爷子因为气愤,说话时都有些哆嗦了,许易寒能看得出,他是真的很想很想要重孙。

    可是,这种事情不是老爷子想要就能要的。

    老爷子想要萧默生,他也想。

    “爷爷,您别着急,我和默默都在努力,会让您马上抱上重孙的。”他轻轻叹了口气,这样回答。

    老爷子转过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跟我说实话,是不是萧默,不能生。”

    说这话时,老爷子的语气冷到了极点,就连对萧默的称呼也从之前带着疼爱之情的‘默默’换到了现在连名带姓的‘萧默’。

    许易寒当然也察觉到了这种变化,他毫不犹豫的回答,“当然不是。”

    “既然不是,为什么这么久了,连怀都怀不上?”

    “爷爷,这个问题,我之前不是已经回答过了吗?因为之前我不想生,所以一直在做措施避孕。直到最近一段时间,才开始做怀孕的打算。”

    “哼!你真当你我年纪大了,糊涂了?”老爷子很明显不相信许易寒的话,“虽然你是我一手培养出来的完美的财阀继承人,并且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趋势,但是,你别忘了,姜还是老的辣,你们说的话,那句是真的,那句是假的,我都分辨得清!”

    “那爷爷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很明确,如果萧默不能生,你们就离婚,我给你重新找一个门当户对又能生的,赶紧生!”

    离婚?重新找一个?

    老爷子的话,让许易寒插在裤子口袋里的手,迅速握成拳。

    他勾了勾唇角,笑起来,说,“爷爷,我记得当初,你要我和她结婚时,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今时不同往日,情况有变,说的话,当然也要变。再说了,你已经和她结婚了,我的承诺已经兑现,我并没有对不起谁。”老爷子昂着头,说的理直气壮。

    许易寒皱眉,语气开始差起来,“爷爷,你这是要拿着我的婚事来满足你的愿望啊。”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之前要我娶默默,说是为了报答她爸爸曾经救过你一命。现在要我娶别人,是为了满足你抱重孙的愿望。前一个,我理解你,但后一个,恕孙儿不敢苟同!”

    “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