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祸从天降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清晨,徐建川起床,走出简易房办公室兼寝室的屋子,来到工地工棚院坝,伸伸臂,踢踢腿,弯弯腰,屏息敛气,呼吸新鲜空气。

    太阳还没有从东岭升起,碧空湛蓝,朝霞满天,鸟儿在丛林中唱歌,露珠在绿叶上晶莹,云淡风轻,水光潋滟,山乡在晨曦中呈现出动感景致。

    民工还在睡觉,简易房工棚圈成的四合院坝只有徐建川一人,雄鸡唱晓,四野安宁,炊烟升起山麓,好一派人间烟火气息。

    工棚大门走进来两个人,西装革履,昂首挺胸,神态严肃,步伐坚实,并排走向徐建川,给人种令人畏惧的威势。

    两人来到徐建川面前,一人问:“你是徐建川!”

    这么早有人到工地找自己,徐建川感到奇怪,回答:“我是徐建川,有事吗?”

    一人说:“请给我们走一趟!”

    两人有种说不出的威慑力,徐建川来不及考虑,人有如睡梦般跟了两人去。

    走出工棚大门,徐建川跟着两人来到停在路上的越野车旁,一人坐进副驾座,一人与徐建川坐进后排座,与徐建川坐进后排座的人要去了徐建川的手机。

    两人不说话,面色严肃,徐建川感觉到事情不对,人清醒了一些,问:“你们是什么人,找我什么事?”

    一人回答:“我们是市纪委的,什么事去就知道了。”

    自己在工地与民工摸爬打滚,默默无闻,竟然被纪委盯上了,虽说心中无冷病哪怕吃西瓜,可徐建川还是犯怵,这些年反腐力度前所未有,坦荡君子又能怎么样呢,弄进去身心一样遭遇摧残、名誉受到损害。凡进去过的人,即便有极少数人侥幸脱逃,但从此萎靡不振。

    越野车在工地便道上颠簸前行,车窗外全是绿化地,随山起伏铺展开去,嫩黄翠绿一望无垠,这是徐建川与民工辛勤劳动的结果,看到这样的壮观情景,他感到种既骄傲又茫然的亲切。

    这一带大多是光秃秃大山,每到夏天雨季,洪水冲带着泥石倾泻江中,形成泥石流带,大江下游两公里处正在截流筑坝建设国家特大型水电站,大坝合拢蓄水,泥石流继续肆虐将威胁到发电机组正常发电,于是这一带便启动了固沙、绿化工程。

    徐建川大学毕业考上选调生,分配到光明乡任团委副书记。

    光明乡政府正好接受县政府安排启动电站库区固沙、绿化工程,为了发挥共青团的战斗力,乡团委副书记徐建川进入了固沙、绿化领导小组,成为众多领导小组的领导成员之一。

    固沙、绿化领导小组领导成员众多,却没有领导愿意去工地直接组织实施工程,有人建议,徐建川是选调生、乡团委副书记,固沙、绿化工程正好是淬炼的机会,不如派他去工地负责。

    乡党委钱书记、乡政府王乡长见没有适合人选,同意建议。

    徐建川去库区固沙、绿化工地,没有官衔,钱书记、王乡长口头指示工程队由徐建川负责。

    徐建川到工地后,带领民工,该翻地的翻地、该垒坎的垒坎,该填土的填土,该栽树的栽树,该种藤的种藤,该建水塘、水渠的建水塘、水渠,一年过去,如今这一带大变样,俨然成了电站库区避署胜地。

    越野车行驶出固沙、绿化区,紧挨徐建川坐的那人拿出一条黑布带:“保密需要,得蒙上你的眼睛,请配合我们。”

    徐建川愣了愣,他也听说过纪委办案的一些规矩,自己居然遇上了,通常说法纪委使用的是家规,任何行为与法律无关,无需出示任何手续,也可以采取任何形式,他保持沉默,任由那人蒙上自己的眼睛。

    尽管心中无冷病哪怕吃西瓜,徐建川还是意识到,如无意外,纪委抓人应该给国家拨付的库区固沙、绿化工程款有关系。

    工地民工四个月没有发工资了,难道有人动了民工工资?

    徐建川负责工地施工事务,与经济无关。

    乡政府王乡长、汪副乡长负责经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