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序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成桶的冰块被“哗啦”一声倒入了室内的泳池中。

    无数只冰雕琢而成的小冰船载着出至法国木桶山庄和奥比昂山庄的顶级红酒,在人造的蓝色冰河上微微漂浮荡漾。随时会有侍者,从冰船上拿起一瓶价值上万的红酒,把甘醇的酒液毫不怜惜地倒进一排排的酒杯中,晃动的酒液似乎也随着飞扬的音乐蠢蠢欲动。

    这是一场由金钱堆砌而成的盛宴,大厅上满是热情洋溢的笑脸,女人精致的妆容有着比酒还诱人的妩媚,男人志得意满的笑容,传递着对酒色的渴望。

    觥筹交错、歌舞升平的热闹景象被巨大的水晶吊灯折射得愈发光怪陆离。

    不过人群中,一个身材娇小的女服务生身体僵硬地举着摆放着水晶酒杯的托盘,怪异的表情与这场格调高雅的“爬梯”格格不入。

    她行走在衣着华丽的男女之间,尽职地将美酒送给各位贵客。那精致的女仆装,如同第二层皮肤般吸附在肌体上,勾勒出与瘦小的身材不相称的傲人的胸型。可是只有她心里清楚,□未着内裤的不适感让人不敢迈开步子,那短短的衣裙似乎担负不起遮挡的重任,总是危险地随着自己的动作一颤一颤的,擦得晶亮的地板让人怀疑会不会折射出两腿之间□的秘密?

    “现在,走到玻璃窗这来!”

    塞在耳朵里的粉色蓝牙耳机突然传来一阵略显嘶哑的声音。

    女孩顿了一下,然后放下托盘,缓步来到巨大的玻璃窗前。特殊的水晶玻璃材质,让她看不清玻璃后面贵宾室里的人影,但是她清楚地知道,里面的人却可以清清楚楚地将大厅里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

    “现在,你的后背冲着玻璃,,把托盘放到你面前的桌子上。”女孩握了握拳头,慢慢地挪动脚步,依言照做。

    “假装你的鞋带开了,慢慢地蹲□子,把屁股翘得高一些。”听得出下命令的男人很愉悦,那个“屁股”两个字音,咬得特别重!

    女孩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上的露脚背的尖头高跟鞋,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冷冷地说道:“没有鞋带!”

    “蹲下,别让我说第二遍!”她能感觉到耳机里的声音骤然又降低了一个音阶,好似紧贴着自己的耳廓,喷出了灼人的热气。

    仿佛被这声音压制住了一般,她不由自主地慢慢弯下了腰,感觉到自己的裙摆因为大幅度的动作而慢慢翘起,感觉到玻璃背后的那一双眼睛正死死地盯住自己半裸着的臀瓣,看着一朵密花在人声鼎沸中悄然绽放……

    大厅中,没人注意她。可是在众目睽睽下,自己如同暴露狂一般,无耻地卖弄着女人最原始的本钱。那一刻的羞愤,如同在火中沸腾的铁水,浇红了她的脸颊,也浇灭了最后的一丝理智。

    她随手拿起桌子上的托盘,转身向水晶墙砸了过去:“汪一山!你这个变态!”

    酒会上的水晶杯果然称得上极品,砸碎时的叮当脆响,真叫一个悦耳动听。酒会上的贵宾们都是识货的高雅人士,除了背景音乐外,一秒钟全场寂静,全都诧异地看着砸场子的辣裙小女佣。

    这时候带点职业道德的女服务员,应该堆出一副惶恐的表情出,诚惶诚恐地道歉:“不好意思,手滑了,你们继续!”

    可惜,小姑奶奶不想伺候这帮装孙子的大爷了。

    用手前后压住了齐B小短裙,把脚上35码的高跟鞋用力地甩开,也就片刻的功夫,36码的脚已经被挤得如同露出了红豆馅的粽子。

    看来自己还真不是穿“小鞋”的料!

    甩完了鞋子,她准备大步离场,来个一走了之。

    可惜,她这走调了的人生,根本不是由自己掌控了,很快就有两个一身黑衣的保镖“礼貌”地把她架离了大厅。

    被“扔”进贵宾室的那一刻,女孩还不忘调侃了下自己:“许展!你死定了!”

    果然,她的后背被死死地钉在了地板上,两只手想抓住什么,却被一只铁钳一样的大手牢牢地握在一起。

    精壮的男人毫不怜香惜玉地坐在了她的身上,用另一只手勾住了她的下巴,又一路下流地滑入了身下的裙内:“怎么?不喜欢背后式?早说啊,前面的话也是可以的……不过,你又不乖了,说说该怎么惩罚你?”

    许展如同实验室中等待着开膛破肚的青蛙一般,被男人毒蛇一样的眼神死死地盯着,唯一能做的,只是惨然一笑:“老天让我认识了你,已经对我最大的惩罚了……”

    如果可以,她真想回到大学时代,告诉那时的自己,一定要避开眼前这个变态到了极致的男人,如果三年前……

    可惜三年前的自己,是那么的自信满满地走进了大学的校园。那时的苦恼,现在想起来是多么的无足轻重……

    作者有话要说:三坑齐填,终于成了多产多坑的写手了……这篇文地主狂有点存货,没意外的话一周4更,《忘年交》一周一更,《淬刃》……会写完的,握拳!

    另外这篇是bg!不是*,大家根据自己的喜好属性,自助式看文弃文啊!狂仔会一如既往编一个好看,不注水的故事,让大家度过愉快的休闲时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