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7章 浮出水面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承影失踪了。

    因为赵臻和福泉先后失踪,所有人都忙着找他俩,宫里乱成一团,就连一直监视承影的暗卫都疏忽了,因此,谁都不知道承影何时走的、又去了哪里。众人最后一次见到承影,还是刚发现赵臻失踪的时候,承影一脸黑气站在门口发脾气,看那架势,事先并不知道有人要害赵臻。

    承影失踪了,赵臻第一反应是——承影和福泉是一伙儿的?

    可是很快,赵臻又否定了这个推测。还记得当初,承影为了偷钥匙,特意迷晕了福泉,可见这两人不是一伙儿的。而且福泉胆子太小了,说好听了是谨小慎微,说白了就是胆小怕事。自从承影犯了事,福泉恨不得躲着他走,迎面遇见都不打招呼,防备承影如同防贼,翻脸比翻书还快。

    赵臻疲惫地叹了口气,“真是没完没了。”

    仿佛是在回应赵臻的叹息,屋顶上一声巨响,忽然落下几片琉璃瓦。

    赵臻吓了一跳,下意识看抬头看,只看见朱红色的房梁。公孙也睁大眼睛,看看碎瓦片,看看房顶,闹不清是什么状况。白玉堂掀了掀眼皮,想出去看看,又懒得动弹……

    反映最快的人是展昭,红影一闪,人已经飞上屋顶了。屋里两只好奇宝宝加一个懒鬼,三人都坐着不动,仰着脑袋等着看热闹,忽然一大团[黑云]呼啸而来,直愣愣地砸向白玉堂!

    一阵恶风扑面而来,公孙下意识闭眼,白玉堂挥挥衣袖,轻松化解了危机。

    [黑云]顺着白玉堂挥袖的力道拐了个弯儿,轻飘飘地滑翔落地。赵臻定睛一看,怪道一阵恶风扑面呢,飞下来的不是云,而是圆圆胖胖的大肉墩子——失踪多时的福泉。

    可怜福泉已经晕菜了,也不知道是这下摔晕的,还是本来就晕着?

    福泉落地后,白谷和展家双胞胎也落了下来,白谷脸上还挂着坏笑,明显是恶作剧成功后的喜悦。展昭是最后一个下来的,脸上表情十分微妙,尴尬地摸摸鼻子,招呼公孙给福泉把脉。

    白谷这人脾气古怪,开玩笑不分轻重。方才白谷拎着福泉的腰带搬运,可能是嫌太重了,“嗖”一下砸向展昭,展昭吓了一跳,远远的也没看清什么东西,他轻功最好,见有东西砸过来,第一反应就是躲开……

    白玉堂跟他正相反。

    虽然白玉堂的轻功也好,但他懒!见有东西砸过来,躲都懒得躲,第一反应是挥开障碍物。

    幸亏白玉堂有轻拿轻放的好习惯,福泉这才捡了一条命。否则从这么高的屋顶扔下来,非得摔个好歹,就算有神医公孙在,也免不了伤筋动骨一百天。

    白玉堂看到了白谷,眉头立刻皱起来,嫌弃之情溢于言表。

    白谷笑得温和纯良,“一天没见,爹爹可想玉堂了~”

    再看白玉堂的俊脸,那个臭呦,就跟山楂糕吃多了似得,冰块儿脸都裂了。

    **********

    白谷油嘴滑舌,展青锋沉默寡言,关键时刻最靠谱的人竟然是展青芒。

    展青芒用空洞平直的语气,陈述事情经过:“我们本来说好的,一起去青云山吃斋菜,结果青云道长外出云游了,我们就没吃上。后来我们回家,听品瑶说你们出事了,大哥不放心小昭,我们就过来看看,白老鬼非要跟着,好烦。”展青芒的说话习惯就像小孩子。

    前面的话还成,最后这几句槽点还挺多。

    展青锋皱眉——谁不放心了?

    展昭也皱眉——都说不许叫我小昭!像个姑娘似的!

    白谷纯良的笑脸晴转阴,直接顶了回去:“展老二你才烦人!你最烦你最烦!”

    眼看一场毫无营养的嘴架即将爆发,赵小臻紧急出动,指着福泉问展青芒。

    “这个,哪儿捡的?”

    展青芒的优点是专注,缺点是过于专注,每次只能专注一件事,赵臻和他说话,他立刻转移了注意力,忘了要跟白谷吵架,专心回答赵臻的问题。展青芒老实道:“我们刚才迷路……”

    “咳咳咳咳!”似乎觉得三个中年男人一起迷路很丢脸,白谷大声咳嗽,打断展青芒的话。“我们刚才是抄近路,路过一片破旧的宫殿群,听到这胖子在枯井底下喊呼救,就顺手捞上来了。”

    公孙抽出银针扎福泉,百忙之中问道:“那他怎么吓晕了。”

    “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我问他要去哪儿,他说要找皇上,我就让他带路呗。”白谷理直气壮道:“我好心好意用轻功带他,他那么胖,我容易吗!是他自己胆子小,吓晕的。”

    展青锋冷哼一声,低头喝茶。展青芒立刻拆台:“才不是呢,白老鬼可缺德了,把胖子当成飞盘那么扔,听见人家尖叫,他就咯咯笑,生生把人家吓晕的!”其实展青芒并不是故意拆台的,以他的脑容量,无法完成这么复杂的程序,他只是实话实说,揭穿白谷虚伪的面具。

    众人纷纷用目光谴责白谷,白谷仗着脸皮厚,不痛不痒道:“唉,我也是没想到,这胖子那么胖,胆子却比鹌鹑还小。”说完还咂咂嘴,一副[老子陪他玩是看得起他]的模样。

    在公孙的紧急救治下,福泉总算清醒了,一把抱住赵臻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诉,哭得像被拐儿童看见亲娘一样。福泉这人识时务,在白谷眼皮底下,没敢提刚才被戏耍事儿,把主要火力对准承影,狠狠告了一记御状!

    原来赵臻失踪后,承影第一个怀疑福泉,把他抓到冷宫严刑逼供。

    可怜的福泉,他的确不知道赵臻的去向,只知道赵臻故意支开他,还暗示他支开守卫,其它啥也不知道。承影是经过层层选拔,从数百人中脱颖而出的暗卫魁主,拷问个把人,根本用不着刑具,一套分筋错骨手虐得福泉不要不要……偏偏还没留下半点伤口,想告状都没证据。

    福泉本来就不是硬骨头,而且承影的问题并不涉及机密,于是他老老实实全招了。用福泉的话说:“为了留下有用之躯,继续为皇上鞠躬尽瘁,老奴只能说出李百味的名字。”

    承影似乎知道这个名字,匆忙离开,临走前还顺手把福泉丢进枯井里。

    冷宫本就人迹罕至,福泉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幸亏福泉做过传旨太监,古代没有喇叭和扩音器,诵读圣旨全凭嗓门儿高,福泉扯着嗓子喊救命,这不就喊来了……救命的瘟神!

    福泉悄悄瞄了瘟神一眼,白谷对他露出八颗牙齿的灿烂笑容,小白牙阴惨惨的,丹凤眼中刀光剑影,把福泉吓得脖子一缩,彻底掐灭了告状的小火苗儿……

    **********

    福泉找到了,承影又跑了,而且跑得毫无征兆。

    公孙想了想,“承影是不是去救皇上了?”

    展昭点点头,“我看是,不如派人去找找。”展昭一直不理解,赵臻为什么把承影这种危险人物留在身边。但赵臻心眼儿多,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既然留下承影,想必还有别的考量。

    “嚯嚯嚯。”赵臻意义不明地笑了几声,慢条斯理道:“京城这么大,他上哪儿找我?京城这么大,咱们上哪儿找他?要我说根本不必去找,承影消息灵通神通广大,知道我回宫的消息,自己就该回来了,嚯嚯嚯~”

    白玉堂看了赵臻一眼,“你今天说话怎么阴阳怪气的。”

    赵臻眯着眼睛,“立刻封锁我回宫的消息,全城戒严,给我挨家挨户的搜查,务必把皇上失踪的消息传遍大街小巷!”不等众人发问,赵臻又看了看众人的身形,最后对展昭道:“师傅你换件衣服……咱们去钓鱼!”

    众人一头雾水。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