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6章 张玄x顾卿的日常(二)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天君……我内急……”张玄跟着顾卿坐着会动的铁柜子进了顾家,立刻迫不及待的说出了自己的诉求。

    其实他早就想解决个人问题了,无奈一路上他完全不知道该去哪里“方便”。

    地上太干净,几乎没有林荫,到处都是女人……

    没习惯随地大小X的张玄憋得很可怜。

    更别说这一路那黄毛仙人的法器那么快,颠的都快尿了好吗!

    不是吓尿了,是真要尿了!

    顾卿听到张玄的要求,默默的领着他去了洗手间,一指马桶。

    “掀开上面的盖子,朝水里尿完,然后按住侧面的铁按钮冲一下,再放下盖子。”

    这公寓一直是她独居,她父母都住在老城区,所以这马桶垫圈一年到头都是放下来的,现在家里进了个男人,一定要吩咐他把垫圈掀起来再方便。

    不然以后她就倒霉了。

    顾卿吩咐完,就体贴的关上门出去了。

    内急的张玄在洗手间里研究了半天,终于伸出手去……

    把水箱顶盖掀开了。

    ……

    天君,这么高,贫道尿不到啊……

    张玄挣扎了一会儿,羞耻的爬上马桶圈,以站梅花桩扎马步的姿势颤巍巍的站好,对着水箱里方便了一下,又轻轻跳下马桶。

    他轻轻合上盖子,还研究了半天女人该怎么方便。

    难不成天君都是用飞起来的,所以他这凡人才得扎马步?

    这水这么干净,为何……

    实在是好可惜。

    罢了,天君怎么吩咐就怎么来吧。

    张玄弯腰把手伸进坐便器的水里净好手,再按动旁边的按钮。

    刷拉拉……

    水流震动涌出的声音吓了张玄一大跳,几乎是三两步的要逃出洗手间去。

    他学着顾卿的样子转动了一下门把手,轻松的出了门。

    谢天谢地,天君家的厕房不是那吃食店的透明门!

    否则他要脸红而死了!

    厨房里,顾卿正在下着泡面。作为一个习惯了加班、两餐都在医院的医生,顾卿的冰箱里没有什么吃的,橱柜里倒是还有不少泡面。

    方便面虽然没啥营养,但煮起来却是超香,张玄一出门就闻到一股勾的人食指大动的香味,肚子里也咕噜噜叫了起来。

    “饿了吧?真不好意思,你远道而来,又帮着我回家,我就只有方便面款待你。等晚餐我带你出去吃好的,现在先凑活一下。”顾卿手脚利落的捞起面,放到张玄面前。

    “红烧牛肉面,不辣,吃吃看。”

    张玄道了谢,接过筷子,轻轻吃了一口,浓郁的香味侵入他的味蕾,让他忍不住……

    皱了皱眉。

    ‘好咸。看来天界的盐不值钱的紧。’

    大楚的食物以蒸煮为主,也有炒、炸、烩的,但很少味道这么重。现代人已经经过了地沟油、各种重盐重油的考验,这让可怜的张玄几乎是食不下咽的吃下了这碗奇怪的面。

    顾卿看到张玄的表情就知道他不觉得方便面好吃,她在古代也吃好的吃惯了,不过自己这边本尊的身体倒是还挺能接受垃圾食品的,倒没有张玄这么直观的难过。

    见张玄吃完,顾卿领着他去厨房,教他如何打开水龙头,哪边是热水哪边是冷水,又递上一块毛巾,简直跟老妈子没有区别。

    大楚讲究点的人家饭后都要漱口揩脸,顾卿自然不会让张玄邋里邋遢受委屈。

    虽然不知道他到底遭受了什么事情才会披头散发蓬头垢面的,但一个古代人乍来现代一定比她穿到古代还害怕,尤其是她是魂穿张玄是真身穿,更是可以想象他有多么惶恐。

    能不戳他痛处的照顾好他,已经是顾卿能做到的极致了。

    “真是多谢天君指引之恩,我方才在外面一路找来,真是惶惶不可天日,只觉得天上地下,简直就和做梦一般……不,即使让我做梦,我也梦不到这么奇怪的法器……”

    “我在大楚能回家,全靠你一次又一次的帮我。如今你来了,我照顾你也是应该的。”

    顾卿嘴里这么说,心里却苦恼的想着该怎么办,她手续都做了一半了,就等着明年出国呢。现在张玄来了,出于道义,她实在不应该把他留在这里然后自己出国。可是不出国吧,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学习机会……

    做人要有良心,出国机会还能有,把张玄一个人丢在这里,死在屋子里都没人知道,还是算了吧。

    顾卿只是挣扎了一会儿,立刻就打消了主意。

    “张道长,你也别喊我天君了,这里没人这么喊的。你喊我的名字顾卿即可,我也喊你张玄,如何?”

    顾卿用着大楚的官话和张玄沟通着。“我们这里用的是北方话,你语言不通,还得和我学一阵才能自己出门。”

    张玄点了点头。

    “入乡随俗,我听你的,天……顾卿。”

    张玄用这么黝黑纯洁的眸子盯着自己喊出她的名字,顾卿不知道为什么脸红了红。

    也许是当邱老太君惯了,她早就习惯了以晚辈的眼光对待张玄,待他跟孙子辈似的。可他一说“顾卿”,她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张玄,你今年多大?怕是有三十四五了吧?”

    “我今年三十有五了。”

    ……

    “果然是龙虎山有特别的方法吗?上次张璇玑道长说教我的养颜之术……”顾卿闪着大眼睛期待的看着张玄。

    当时他们怎么说的来着?她死活记不住了!

    邱老太君当多了,都快忘了这些养颜之术有啥用了!

    “您要学?我可以教您,不过是些吐纳的法子。”张玄已经注意到街上的仙人有老有少,怕是有些人喜欢年轻的脸,有些人喜欢年老的。

    顾天也许是少年得道,所以一直是年轻女子的样子。

    但他需时刻谨记顾天君是得道之人,年纪怕是能做他多少代的祖母了,不可放肆。

    “你在这比我还大八岁呢,你就别用‘您’了。”顾卿不自在的扭了□子。“我们这里很少对年轻人这样用词的。”

    “我给你量□材,出去给你换套衣服。我们现在没人这么穿的,你现在穿这个也太热。”

    张玄“送神”的时候是初冬,现在N市还是夏末呢,穿这样……也亏他是修道之人,定性好忍耐力强。

    换她,肯定当街撕衣了。

    顾卿把房间里的空调开开,嘱咐他不要乱跑,又从房间里找出淘宝购物必备的皮卷尺,让他站起身来。

    “靠墙站,对,站好别动。”顾卿站到张玄面前,踮起脚尖。

    张玄脸红红的靠着门,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天君”温柔的站在他的面前,为他忙东忙西。

    她比大楚的女子要大方自在的多,即使贴的如此之近,也不以为意。在这狭小的门边,踮着脚尖的顾卿让张玄产生了一种很特异的感觉。因为顾卿比他要矮,所以他只能微微低着头,才能看到她。

    “别低头,万一衣服买小了我还要再跑一趟换。”顾卿把手中的的皮卷尺递给他,“你先拿一下,我记个身高。”

    张玄呆呼呼的接过了顾卿递过来的卷尺。

    她的手很白皙,手指细长。

    顾卿在门框上用直接划了一道印子,让张玄离开,从他手掌里抓走皮尺量了起来。

    “一米七六……”顾卿点了点头,“在大楚男人里算高的。搁我们这也是标准身材。”

    不知为何,张玄松了口气,嘴角也露出了笑容。

    就和被主人夸奖“你很好”一般的宠物一般呢,他是怎么了?

    张玄觉得自己的想法很羞耻。

    顾卿让张玄张开手臂,伸手用皮尺去量他的胸围。

    他见到几乎是要扑到他怀里的顾卿,往后猛然退了几步,后脑勺直接撞到了门框上。

    他摸着后脑勺发出一声shen吟,顾卿也傻了,她承认她这么做有些逗弄张玄的意思,毕竟张玄一看就是标准身材,上衣买175/95A的绝对能穿。

    但她不知道张玄会激动成这个样子。

    “怎么了?我就量个胸围,你没被裁缝量过身材吗?”

    ‘因为这和拥抱没两样了啊!’

    张玄慌得一身冷傲的气质都掉成了渣,虽然本来就没剩多少了,如今更是少的可怜。

    ‘而且我从来没被女裁缝量过身材!’

    “不行你闭上眼睛吧。这才是胸围你就害羞成这样,还要量腰围和臀围怎么办!”顾卿被全身散发出“冷艳受”气质的张玄弄的“狂性大发”,恶劣地笑了起来,“腰围和臀围量不好,裤子买了也穿不得哟!”

    青年,我是不会告诉你有一种东西叫松紧带的!

    哇哈哈哈哈!

    “臀臀臀臀……臀什么?”张玄咽了一口口水。

    天君说的每一个字他都听得懂,怎么他就是不明白呢?

    裤子不就是用裤腰带一圈就可以穿了吗?

    他还有玉带束腰呢!

    “我们这可不是长袍大褂,衣服都是很贴身的。你闭上眼睛就是。”顾卿爽朗的笑着,抖动着手中的卷尺。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