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一十一章 同归于尽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顾莫深扭头就要走,突然想起来摸烟的时候将钥匙放在病房外间的茶几上,他不得不回去拿。

    原本想不声不响的拿了钥匙就走,没成想被姜瑜看见他。

    “你是来看我的吗?看一眼我这个妈是不是快死了!然后你就能放心的跟杜依庭在一起了吗?”姜瑜像发疯了一般吼道。

    她两眼瞪的几乎掉出来,顾莫深在她眼里就是这般的不孝。

    顾莫深咬着下颌骨,一言不发,他不是无话还击,而是可怜姜瑜,为什么一个做错事的人还能理直气壮、还能喋喋不休的斥责他撄。

    他微微转头顿了顿步子,随后留给姜瑜一个冷漠的背影。

    “顾莫深你是不是非要看着我怎么死给你看!偿”

    姜瑜依旧暴躁的吼着,她企图以死逼顾莫深答应自己。

    可是顾莫深岂会屈服,应该在母亲怀里撒娇的年纪他就学会了坚强,应该跟母亲诉苦的时候他就学会了冷漠,没有什么事情能威胁的了他。

    他的脚步没有半点迟疑,修长的手指拽住了门把,跟着他的人站到了门外,在他想跟姜瑜讲一句,要她好好的接受治疗,哪知姜瑜脱下脚上的鞋就朝他的头丢过来。

    正中顾莫深的后脑勺,甚至砸乱了他的发型。

    他岿然而立,没有丝毫的动摇,带上的门隔绝了母子之间浓烈的战火。

    “谦,庭庭到现在还没到家,我要回去看看。这里、”顾莫深忍不住朝病房的方向扫了一眼,“你多费点心,看好她!”

    唐谦望着顾莫深,点头,要他放心。刚才的那一幕唐谦看到了,这种状态的姜瑜每天都在上演。

    顾莫深目光冷寂地看着眼前这一切,眸底深深的痛楚早已经是一片猩红,为姜瑜而愤怒,为杜依庭而担忧。

    匆忙的离开医院,他驱车赶回老宅,在距离老宅三公里的位置,管家带着几个人站在路边。

    下了车,顾莫深就明白了,柏油路面上凌乱的散落着玻璃的碎片和车体上掉落的漆皮,发生过什么不言而喻。

    得知杜依庭还没回到老宅他就打过她的电话,打了不下几十通电话都显示无法接通,小马的手机同样。

    顾莫深眯着深眸,明显有人屏蔽了杜依庭和小马的手机信号,而地上的痕迹无疑说明杜依庭和小马同时被人劫走了。

    有小马在还能让他放心一点,就怕、

    突然想到什么,顾莫深蹙着眉细细的搜寻地面上残留的痕迹,确定什么都没有发现之后,他撇头问云姨,有没有注意杜依庭手上的戒指。

    几个人都说家里没有见着,他蹙眉深思后,开车回了老宅。

    他转动着无名指上的戒指,看似普通怎能普通呢,杜依庭手上的那枚带定位功能。如果杜依庭还带着戒指,就能很快查到她的方位。

    她大着肚子,太危险了!

    顾莫深无法遮掩眸底的紧张,就连一贯英俊漠然的脸颊都透着焦急慌乱的神情,他要人马上去追,务必在一小时之内查出杜依庭的下落。

    老宅护院的雇佣兵都是这方面一等一的好手,汇报顾莫深,二十分钟左右就能追踪到信号。

    这两个月,老宅能守的固若金汤,跟他请的这些人不无关系,有他们在,老宅没人敢动,那些人持械是合法。

    管家和云姨急的团团转,插空问顾莫深是不是先报警。

    男人脸一沉,“落到官方手里,可能会更惨!”

    于海和潘双勇来S市难道是偶然?他早已查出来潘双勇几次对杜依庭下手,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灭口,拿到杜仲留下的东西,还有杜依庭脖子上的项链。

    唐谦那边也回了消息,于海和潘双勇都没有动静,唯独古斌。打听到有人借车给他,顾莫深脸色猛地一变。

    “谦,你在医院吗?”

    “顾总,我离开了一下,马上回去!”

    顾莫深在心里说了声“晚了”,如果是古斌,他不会放过姜瑜,唯独能牵动他心神的只有两个人,除了杜依庭就只有姜瑜。

    果然没有五分钟的时间,唐谦回信,姜瑜也不见了!

    “查监控!”他极不冷静的吼了一声。

    人暴躁的在客厅里踱步,从进了老宅顾莫深的烟就没有离手,俊脸青的骇人,奉茶的人都不敢靠近他。

    这二十分钟等的顾莫深一点耐心都没了,他连着抽了几口烟,烟蒂被用力过猛的捻灭在烟灰缸里。

    在S市郊的位置查到了杜依庭的定位,几乎一秒钟都没耽误,顾莫深带了几个人飞车赶过去。

    唐谦也来了电话,姜瑜是自己离开医院的,在医院门口她搭上了一辆计程车。

    顾莫深吐了口烟,眉间带着一抹思考,他命唐谦去找姜瑜。除了老宅的后山,要么就是她租的房子,除了这两个地方他不觉得姜瑜有地方可去。

    等顾莫深快要接近杜依庭的定位,发觉位置又变了。

    “顾总,她的位置转移的太快,可能是在交通工具上,我们最好兵分几路,这样堵到的几率比较大。”

    为首的那人建议道,跟踪器上的地点不停的变,一个多小时几乎追了大半座城。

    忽然,那人又叫道。“顾总,您看,这是去老宅的方向!”

    顾莫深也发现了,他眉间泛着急促,与人互视。

    这会儿,管家打来电话,说找到了小马,人就躺在山下不显眼的草丛里。

    “问他是什么人干的?”顾莫深青着脸命令道。

    带走杜依庭的人绕了这么大的圈子,难道要他相信是杜依庭跑出去散心?他思虑,古斌的可能性最大。

    偏偏古斌的手机也跟瘫痪了一般,怎么都打不通。

    那头管家哀着一张脸,支支吾吾不回答,叫顾莫深发了火,质问人不是找到了,难道死了?他没闲工夫等他们酝酿感情。

    “少爷,人伤的厉害,许是救不过来了!”

    被顾莫深逼出来了一嗓子,管家在顾莫深面前从来都未大声说过话。他坐在救护车上,见小马死死的抓着手机,他晓得小马这是想给顾莫深打电话,顿时老泪纵横。

    找到人之后,小马就只有出气没有入气,救护车轻轻的颠簸下他口腔里吐出大量的血块。

    顾莫深缓缓的放下手机,锐利深邃的眼神像是浸泡在寒潭中一样,表情冷峻严肃。

    以前,越是遇到大事,他越能冷静自持。甚至顾洪磊去世的那天,他还能有条不紊的坐在顾氏连着下了几道指令。

    再次定睛看了看杜依庭的定位,他琥珀色的瞳孔无意地收缩了一下,要人开车去相反的方向。

    他笃定,劫杜依庭的人不会去老宅,在故意混淆他的耳目。

    S市毕竟是他的混迹的地盘,即使没有他,方浩的爪牙也不少。想找到一辆不敢停下来的车,并非难事。

    半小时后,顾莫深预料的没错,他的人马也成功逼近杜依庭的定位,只要将路两头的车辆全部拦截住,何况还带着一个孕妇,插翅也难飞。

    他没安排大动作,越野车稳稳的停在路口的位置,等着载杜依庭的车辆从他面前驶过,只要车子出现,在短时间内,那些雇佣兵会将人、车控制住,确保杜依庭的安全。

    他的人则站在反方向的人行横道上,锋利的一双眼眸炯炯有神的盯着每一辆过往车,耳边是定位人员给他的语音提示。

    “顾总,还有一千米、九百米……三百米、顾总您注意!”

    随着听筒里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是跟踪仪与定位器过近的电磁干扰反应,顾莫深神经倏地一绷。

    古斌驾驶着车子速度并不快,似有意要他看到,杜依庭嘴巴上封着胶带,无助地睁着大眼睛朝车窗外看过来。

    可能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他,她的眼睛睁得很大,惶恐地冲着他摇头。

    顾莫深冷厉的眼眸盯着在他面前一闪即逝的车子,他带来的人已经追上去,可是他的手机却拉住了他拔起的脚步。

    古斌最后只说了两个字,没错,他的目标是顾家老宅。

    如果带了人追上去,他就会十分不小心的发生车祸,然后车毁人亡,他不稀命,杜依庭一尸两命陪着他,值!

    他还补充了一句,问顾莫深有没有看清楚,车上是三个人,还有一个姜瑜。

    顾莫深英俊的脸庞愈加地漠然冰寒,面无表情的挂了电话,他看见了。

    ……

    他的车速度快,赶到通往老宅后山的公路,他站在车下,身躯凛凛、从容不迫,一双犀利的眼眸俯视脚下的山涧,在暮霭的夜色迎接古斌。

    风将他身上的白色衬衫吹鼓,抚弄着他黑色坚毅的短发,周围只有顾莫深一个人。

    古斌要的他知道,同样,他要的古斌也知道。

    没多久,古斌到了。

    他知道自己能在顾莫深的眼皮子下面能劫到杜依庭已经是幸运了,加上他成功的把姜瑜也骗来。

    车子停住后,杜依庭第一个抱着肚子从车上下来,古斌只用胶带封住了她的嘴和手,不像姜瑜,整个人都被捆住。

    跟着,古斌推搡着姜瑜,三人都站到了顾莫深的面前。

    古斌拽了杜依庭一把,将她拖到了路边,下面就是陡峭的悬崖。他的意思很明显,要是顾莫深动一动、或者姜瑜、杜依庭反抗,他第一个就把杜依庭推下去。

    顾莫深脸色沉了又沉,冷眸泛着寒芒,却没有开口。

    他的眼睛一瞬不瞬的落在杜依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