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生了孩子就离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独孤君宇醒来后已经是晚上了,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向房间,便见昏黄的灯光下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忙碌,看到这个声音,他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是小言,真的是小言,她回来了。

    温心言感觉到了身后的注视,转过身,看到独孤君宇已经醒来,立刻开心的跑过去:“宇,皇上,你醒了。”

    温心言的这句皇上,将独孤君宇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准备坐起身。

    温心言立刻上前搀扶。

    独孤君宇却无情的将她的手推开了,坐在龙床上,瞪向她。

    温心言立刻转身走到桌前,端过药碗走回床沿:“皇上,我帮你熬了药,你喝下吧!”

    独孤君宇看向她手中的药,冷冷一笑道:“朕敢喝吗?”

    温心言一脸的愧疚:“对不起。”

    “你就这么希望朕死吗?”独孤君宇瞪向她冷冷的质问。

    温心言摇摇头:“我不希望你死,我从未希望过你死。”

    “那为何要给朕下毒?三年了,你每天帮朕沏茶,朕以为是你贴心,没想到你每天都在跟朕灌下毒药,时刻想要朕的命。”说起这件事,独孤君宇的内心便充满愤怒。

    温心言跪下来自责道:“对不起!可是我真的不希望皇上死。皇上,这是我帮你配置的解药,皇上体内的毒是慢性毒药,若要解掉这毒,只需连续三个月服用解药,便可彻底的解掉毒,我一定会帮你将体内的毒清理干净。若是皇上不信这是解药,我先帮皇上喝一口。”说着便要喝。

    独孤君宇却抢过了她手中的药碗,冷冷道:“拿汤匙来,朕要让你喂朕喝。”

    温心言先是一怔,然后起身:“是!”去取汤匙。

    坐到床沿,亲手喂独孤君宇喝药。

    独孤君宇的视线一直在她身上,虽然她欺骗了他三年,可这一次,他还是愿意选择相信她,就算这是穿肠毒药,他也会喝,他要再赌一次,看看她会不会要他的命。

    药虽然很苦,却不及他心里苦。

    药喝完之后,温心言拿出了制作解药的单子:“皇上,这个是解你体内毒的解药,皇上只需每天让御医按照这个方子为皇上熬药,皇上的毒三个月便可解掉。”将方子递向独孤君宇。

    独孤君宇并未拿,冷冷的质问:“为何要给朕这个?”

    温心言苦涩一笑道:“皇上,我是罪臣之女,父亲谋反当满门抄斩,如今他们都死了,而我也是罪人,理应处死,所以请皇上收下这个方子,处死我。”

    独孤君宇看着她,大掌抓过床单,努力的平息自己的怒气,然后冰冷出声:“你是温心言,是朕捡回来的孤女,与云景侯谋反一事有何关系?”

    温心言惊讶的看向独孤君宇。

    独孤君宇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冷冷道:“温心言,三年前你设计来到朕的身边,现在你想永远离开,朕不会让你得逞的,以后你就是朕身边的侍女,每天呆在朕的身边服侍朕,直到朕厌烦了你,再决定你的去留。在朕没有让你走之前,你哪都不准去,听到没有?”

    温心言恭敬道:“是!”

    独孤君宇推开了她,起身道:“伺候朕更衣,朕要去御书房。”他不想伤害她,可是她对自己做的事情,他真的很愤怒。

    “是!”温心言立刻取来衣服,帮他穿上。

    将军府

    夜擎寒从北方回来已经半个月了,可是要迎娶云冰柔之事却迟迟没有动静,这不免让云冰柔有些担心。

    今日夜擎寒回到府中,她假装不舒服,让人去通知夜擎寒。

    夜擎寒立刻赶到了云冰柔的住处:“柔儿,怎么了?听小洛说你身子不舒服。”

    云冰柔温柔的笑道:“寒,不必担心,我没事,就是偶尔觉得反胃,想吐,大夫说这都是正常的怀孕反应。”

    夜擎寒松了口气:“如此我便放心了。柔儿,辛苦你了。”

    云冰柔摇摇头:“寒,能帮你生儿育女我觉得很幸福,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夜擎寒握住她的手,很感动:“柔儿,谢谢你。”

    云冰柔偎进了他的怀中,喃喃道:“寒,应该是我谢谢你,谢谢你给了我这个孩子。只是——再过几个月他就会出世,不知到时他要以什么身份面对寒。”

    “柔儿,你放心,我会给你们名份的。”

    云冰柔抬头看向他问:“寒,是不是公主不同意你娶我,公主嫁给你这么久了还没有身孕,而我却有了身孕,公主一定很生气吧!寒,你千万不要因为我们的事,与公主闹僵了。”

    夜擎寒立刻解释道:“不是,因为这段时间军营的事情比较忙,所以我一时间忘了,还未来得及与公主说呢!柔儿,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和孩子无名无份的,我会跟公主说的。”

    云冰柔开心的笑了。

    夜擎寒从云冰柔这里出来后,去了凌珺曦的住处。

    云冰柔有身孕的事情凌珺曦都知道了,虽然很伤心,但事已至此,她只能让自己接受,毕竟孩子是无辜的,至于云冰柔,她的真面目自己一定要找机会在夜擎寒面前揭穿她。

    夜擎寒走进了凌珺曦的住处,自从回来那天来过一次,这些日子他都在军营忙,没有再来看她。

    凌珺曦见他来,嘴角勾起了笑容:“相公,你回来了,快坐吧!”

    夜擎寒看向她,真不知如何开口,可是这件事却不能再拖了,孩子在柔儿的腹中一天天长大,再拖下去,别人会议论更难听的话。

    凌珺曦见他若有所思,询问道:“相公是不是有话要与我说?”

    夜擎寒注视她,终于说出了此事:“公主,柔儿有身孕的事想必你都知道了吧!今日我来是想与你说这件事的。”

    凌珺曦虽然不想谈论这件事,可心中也很明白,这件事是避免不了的,点点头道:“我知道,孩子是无辜的,我不反对她把孩子生下来,毕竟她腹中怀的是相公的孩子。”

    夜擎寒稍作犹豫道:“我打算娶柔儿进门。”

    凌珺曦的心被狠狠的刺痛了一下,可是要强的她却努力的隐忍着心中的悲伤,看向他质问道:“相公,你了解云冰柔是一个怎样的人吗?你知道她曾经做过什么事吗?”

    夜擎寒一脸坚定道:“我很了解柔儿,她是一个很善良大度的女子。”

    凌珺曦冷冷的笑了:“善良,大度?可是我看到的云冰柔为何不是这样的呢!我看到的她狠毒,有心机,会伪装。”

    夜擎寒不悦的瞪向凌珺曦:“公主,你怎么能这样说柔儿,就算我与她的事让你心中不痛快,可你也没必要如此诋毁柔儿吧!”

    “我没有诋毁她,这就是她的真面目,你可知她的内伤早就好了,却一直在你我面前演戏,还有她根本就不似你看上去的那么柔弱,其实她是会武功的,她背着你不知道做了多少伤天害理之事,之前寻儿来将军府,她竟下毒要杀寻儿,还有公公婆婆回来,也是她将这件事泄漏给她姑姑的,她是一个——”

    “够了!”夜擎寒一声厉喝,瞪向凌珺曦冷冷道:“凌珺曦,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位很大度很懂事的女子,面对我和柔儿的事情,你表现的很大度,我一直很感激你,我没想到你会这样诋毁柔儿,若是你不同意我娶她,可以直接说,没必要这样冤枉她,陷害她。”

    凌珺曦冷冷的笑了:“我诋毁她,陷害她?若她真是好女子,我怎么会这样说她呢!相公,是你不了解她。”

    “我不了解她,我认识她的时间比认识你长,我们朝夕相处过,她是什么样的女子我一清二楚,你少在这里挑拨我们的感情。”夜擎寒很不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