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一十五章 皇城夺嫡69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话分两头,司晨跟平宁两人僵持不下,硝烟弥漫,而司暮那边,却陷入了沉默中。

    “你让我出来,该不会就是为了看看风景吧?”洛延川扫了司暮一眼,平静地问道。

    司暮的目光一直紧锁在他身上,走到洛延川身边,低声问道:“福禄王,我们明人不说暗话,现在的公主,真的是公主吗?”

    “嗯?现在有一个甄宁公主,又有一个平宁公主,你说的是哪个?”

    洛延川开始明知故问,他的敷衍司暮看在眼中,她的眼眸微沉,通过洛延川的反应,也知道这其中确实是有他们不知道的真相。

    她试探性地又问了一句,道:“你明白我说的是那个公主,真的公主在哪儿?!”

    从甄宁清醒过来后,司暮就一直默默地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虽然看似和平日里的并无差异,可是跟她朝夕相处了五年,司暮对挽歌的一些习性还是了如指掌的。

    比如,她不喜欢用阴谋去度量他人,总喜欢用最大的善意去看待别人。

    又比如,挽歌看似成熟,其实心底还十分质朴,甚至可以说是还有些幼稚,但是现在的公主在他们看来,太成熟了。

    不仅仅是行动上表现的成熟,还有心智上的,以及为人处世上的。

    司暮记得司晨曾经也说过,挽歌不像是是皇室的公主,因为不管学多久,她都学不会皇室的那一套勾心斗角,只要不是别人招惹她,她都不会去找别人的不自在。

    可是现在的公主却凡是以利益为重,善用人心的弱点,只要能达到目的,不管手段多么肮脏,她都在所不惜,这样的公主,怎么是她认识的那个善良的公主吗?

    若仅仅是这两点。司暮或许还不会那么想,最主要的一点,是因为甄宁对司晨动了杀机。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的事情,在前两次的时候。甄宁撞见司晨跟奇人府上的人有摩擦,对司晨的态度就冷了几分。

    若是换做以前,她会将司晨叫到屋子里面去,好好教训他一顿,可是如今。她会将一切藏在心里,知道时机成熟,将其一举除掉。

    这样心机深沉,善于隐忍的人,绝对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公主。

    她现在找上洛延川,就像是找他讨要一个说法,真正的公主到底去哪儿了。

    她以为,以这个人对公主的执着,肯定不会对公主不利,谁知。洛延川眼中杀机乍现,他冷冷地看着司暮,道:“这件事,不是你能管的。”

    也就是说确实是有隐情的,也就是说,屋子里面的公主果然是假的?

    那真的公主去哪儿了?司暮确定这些天一直跟着挽歌的,他们若是有这么大的动静,她不可能没有察觉才对,还是说,用了更加巧妙的办法?

    但是为什么要瞒着她?司晨以为。挽歌有什么事情,是不会瞒着她的才对,还是说,她遇上了什么麻烦?比如说。根本没有真的苏醒过来?

    司暮的脑洞打开,越想,越觉得这件事蹊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