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4章 恩科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小两口腻歪地在马车上,上演讨债还债的戏码,一路甜甜蜜蜜地回了公主府,至于到底是怎么算账的,就不足为外人道也。

    武顺帝的寿辰虽然过了,但帝都依旧热闹不减,昨夜在鸿盛楼那一场南北举子之间的较量,自然早已传了出去。

    北地少年英才,力压南地举子的结果,虽然让不少人惊讶不已,但北边举子的风头也只是在普通百姓面前出出而已。

    风声传到那些达官贵人耳中,也只是多听了一耳朵,他们的视线,都聚焦在两日后的贡院,在他们眼里,风头什么的都是浮名,只有在科考场上,才能见得了真章。

    因昨日从陈东行那里得知了河东之事的新进展,所以祁青远一到神机营,就密切关注起神龙卫的情报来。

    就算黄澜舟在河东有意帮衬陈家,但派到河东的人,可不止他一个,以神龙卫的本事来说,今明两日,河东的消息也该传回来了。

    果不其然,在今日收到的密报中,最上面的是一封红色特急加密信函,祁青远玩味的把信函抚了抚,起身向周副统领的营房走去。

    “禀报副统领,这是今日收到的特急加密信函。”祁青远躬身行了个礼,把信函呈了上去,像这种红色加密信函,只有神龙卫的几个高层可以拆看。

    周彦昇先是确认了信函的确是密封状态,才拿起裁刀沿着封口划开,取出信函阅了片刻后,嚯地起身就往外走,走到营房门口时,却顿了顿步子,面色凝重道:“你也跟着来。”

    因为祁青远已经早一步得知,信函上所言何事,心里有了底儿,况且神机营的人并不知道,他牵涉其中,就算管大将军等人召见他,也只是试探,或是警醒而已。

    所以祁青远不慌不忙地道了声是,跟在周彦昇身后,出了营房,看周彦昇急匆匆的步子,和前行的方向上看,知道他是要找管大将军等人商量。

    周彦昇拿着密函独自进了管大将军的营房,不一会儿,海大师等人也接踵而至,而祁青远在旁边的次间等候召唤。

    祁青远捧着一碗热茶,僵直着身子,坐在红木椅上,心里不断打着腹稿,猜测着海大师几人会如何看待河东之事。

    河东离帝都太远,在许多事上,神龙卫再有本事,都鞭长莫及,陈家的动作虽然说不上隐蔽,但胜在迅速,又有黄澜舟这个内应,河东现在还在陈家的掌控中。

    现在就看武顺帝的态度如何了,是对陈家暗中施压,把刺客一案压下来,还是默许陈家把幕后主使挑破开来。

    热腾腾地茶水慢慢失去温度,在要续上第二杯前,祁青远终于被唤进了营房。

    “末将祁青远,参见管大将军。”祁青远行了一个常礼后,就被管大将军叫了起,祁青远撇了撇四周,空空如也,营房内除了他,只剩坐在上首的管大将军。

    “坐,”管大将军指了指下边的红木椅,又把信函递给祁青远,面色如常的说道:“先看看这个。”

    祁青远双手接过,低头看信函上写着“确认悍匪身份,但再次失去悍匪踪迹,疑已被他人锁拿”,接着又禀报了在河东发现陈家人活动的迹象。

    祁青远满脸震惊的抬头,难以置信地连声发问:“悍匪是指之前的那伙刺客么?真的抓到了?陈家?”

    管大将军一双鹰目牢牢地锁在祁青远身上,目光如炬的上下打量着祁青远,好半天才沉声问:“若情报属实,你觉得该如何处理此事?”

    祁青远面上风云变幻,沉吟片刻后肃声道:“末将一切听从大将军的吩咐。”

    管大将军眼神闪烁,好半天才开口,“你就当今日没看到这封密函吧,河东之事,圣上英明,早有决断。”

    祁青远神色一凛,躬身道:“末将领命。”

    等出了管大将军的营房,祁青远浑身竖起的汗毛,才慢慢软了下来,可眉眼间却染上了一丝愁苦。

    早有决断,祁青远慢慢咀嚼管大将军所说的这几个字,是提醒还是警告?

    想到之前魏荠之曾向他暗示过,武顺帝对神机营下的命令,结合管大将军今日之言,看来陈家想把刺客一案,公之于众的算盘,怕是要落空了。

    祁青远轻声叹息,还好昨日与陈东行商量过,河东一事急不得,一切以武顺帝的圣心为重,只要刺客在陈家手上,就掌握了一张对付礼亲王的底牌。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