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no15队长求婚阿九!(附新文通知)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清晨时分,清新早晨,这是一个美妙的早晨,对所有人而言。

    宫贤灿的家中,洋溢着和谐气氛,那是属于一家人的和谐氛围。

    南小沫与他母子同桌吃饭,一家子人合住了好一段时间,只有在这一个早晨的饭桌上,他们像极了一家人。

    戴亚秋给宫贤灿夹菜,宫贤灿给南小沫夹菜,转个向,南小沫给戴亚秋夹菜…而后,循环再换一换…

    戴亚秋自认为她还没有特别接受南小沫,但,南小沫给她的示好,全权接受。

    这天是周末,南小沫没有上学,也是头一次,她送了宫贤灿出门。

    跟个小媳妇一样,她跟在宫贤灿身后,给他提着公文包,嘴里急切又欢快的啰嗦:“小灿,晚上能早点回来吗?我可以去接你吗?我今天没上班,要不我跟妈去等你下班吧?”

    南小沫的改变真的很大,她自己有意识到,并且还认为她的改变不错!

    其实,她就是个没什么主见的孩子。本性不坏,也不聪明。

    处在什么样的环境,她就会被什么样的环境改变。交了什么样的朋友,她就会被带成什么样的人。

    南家过去是很嚣张跋扈的一个家族,家里的每一个人都暴力,有脾气,拽横不止。所以她也成了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太妹。

    在宫家,她做牛做马,脾气与忍耐度经受过磨练,那时,她已经开始有不知不觉地改变。

    而真正让她改变巨大的还是善良好性的宫贤灿。

    当了这么久的太妹,招了这么多人讨厌。现在开始转好以后,南小沫所见所感都有不少改变。

    戴亚秋对她那从讨厌到接受的转变态度,便是南小沫最得意的收获。

    她的目标还很远,她希望自己能成为文婷心一样的人,好到那么多人都喜欢,那么多人都想依赖她。

    她的这种心思,宫贤灿有所了解。

    他欣慰于南小沫的改变,也舍不得再拒绝更多。

    转身接过她手中的公文包,他嘴角上扬,轻轻笑开:“我尽量早点回来,你带妈出去逛逛也好。她一个人太孤单了,能出去逛逛心情也会好一些。”

    “那…那我们逛到你那里去,可以吧?”南小沫趁机问道。

    “可以,只是我可能没空迎接你。”

    “没关系没关系!”能让她找他,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那…那…”

    她撅起嘴,眨巴着眸眼,明示他该吻她了。

    不管是情侣,还是小夫妻,上班临行前都该亲热一番…

    南小沫期待这样的时刻,一直很期待…

    哪知,宫贤灿看懂以后,却只伸手揉了揉她脑袋,温笑着避开话题,“我走了,在家乖一些。”

    话音落下,他利索转身,就这样走了。

    等他的车就安放在大路上,南小沫没来得及抓他便瞅见他弯身进了车。

    “哎…”本来想叫,但是想到他嘱咐自己要乖,南小沫也就悄悄安静下来。

    她绯红着脸,说实话,仅仅是他一个摸头的手势,已足够她消化许久。

    这是多久以来的进步,南小沫不贪心。

    ……

    这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明媚,心情好与秀恩爱的人不仅仅是南小沫这一对儿。

    这天,正直精英队的一月一次的休息时刻。

    队内放假,队员闲散,火风也得了一天的空。而这一天,于火风而言却并不轻松。

    在他面前有一项很大的挑战,与阿九有关,也与他自己有关。

    交往的时日已有好几个月,但两人的会面次数越来越少。那次短短一周的假期到头,阿九依言回去了主母身边。自此以后,他二人便很少见面,之间的沟通也仅限于手机短信之内。

    说实在,虽然会面的次数少了,但两人的感情已逐渐步入稳定期,碍于自己年龄已大,火风认为他差不多该去将九号争取过来,早日完婚。

    于是,置于他面前最紧张的事便是……如何向主公主母开口。

    脱下一身英姿飒爽的军装,火风换上一身笔挺标致的西装,他梳齐发髻,系好袖口,自身仪容算数准备完善。

    “呼…”临行前,对着镜子呼了口气,火风调整自己的心态,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紧张。

    心理素质打底,很快,他便安顺下来。

    开车去买了些见面礼,转而前往主母家中,那一路上,火风面目严肃,强迫自己这颗浮躁不安的心安静下来。

    去找主母要人,似乎就像是去见家长一般。成婚前的第一步便是见家长,火风有着所有男人都该有的紧张。

    约莫十点半,他的车子在主母家附近的停车场停下,提出几袋见面礼,他徒步入内。

    火风来的时机刚刚好,这个点,文婷心跟阿九正带着孩子在院子外玩耍。绿茵草地,七彩滑梯,她们一人一个孩子扶在手上,玩的还挺欢快。

    没想,注意到他到来的,还是文婷心,她胳膊肘撞了撞阿九,边提醒边眼神示意,“哎…找你…”

    阿九侧转过身,正奇怪着谁会找她,后看到队长,她惊的睁圆了眼,嘴角不由自主往上扬起,“队长…”

    “约会是吧?”文婷心很开明,也很喜欢管些闲事儿,她抬手拍拍阿九肩膀,已大度开言:“去吧去吧,孩子给我。”

    真是约会吗?阿九不敢相信。

    跟队长分开的这段时间里,队长从来没提过约会的事情,即便是之前在队内,队长也是个懒得约会的人。现突然找上门,有何寓意,阿九不懂。

    火风迈步上前,目光对上她两人,点头示礼,“主母,九号。”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